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惊天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就安静了,说道。“愿闻其详。”

    只听太后悠悠道来,说道,“这个宫中有很多肮脏的事情。是你不知道的。很多人以为,入了宫之后。就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殊不知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我是从十四岁那年入宫的。

    入宫那年皇帝依旧俊朗,但后宫佳丽已有许多。我并不是最受宠的那个。

    上官家势力庞大,皇上对此忌惮不已。因此对我并没有什么真感情。

    他喜欢上阳宫那位女子,温婉柔顺,我见犹怜。

    但是那位。似乎并不喜欢他。”

    说到这里。太后哈哈大笑,仿佛进入了痴狂状态。

    云漾看着她如此模样,心里十分震惊。这后宫女子。都是这般模样?这人间炼狱一样的地方。又该如何生存?

    太后继续说道。“上阳宫那位并不喜欢他,虽然他对她百依百顺。搜罗天下奇珍异宝来讨好她。但是女人的心是很小很小的。就像我的心一样,住进了先皇。就再也住不了其它人了。那位也一样,住进了她的青梅竹马,也住不了其它人。

    那年。天下大乱,皇帝就像现在的百里暮扬一样,还没有站稳局势。

    太皇太后却在这个时候生了重病,宫中百医药石无灵。

    面对这样的情形,有人献出一计。乱城之中有一毒老叟,据说医毒无双,必定有方法治好太皇太后的病。

    只是这个毒老叟性情古怪,乱城又不受各方势力的制压,因此要请动毒老叟看病,也是十分困难的。

    先皇是什么人,中年之后开疆辟土、雄霸一方,年轻的时候自然也不在话下。

    他听闻了大臣的建议之后,决定亲自走乱城一趟。

    先皇到达乱城那日春和景明,虽然乱城的天一直都是黄沙飞舞,那日却破例开了很多鲜花,似乎是为了欢迎这位年轻的帝王。

    可是先皇走进乱城之中,却没有打听到毒老叟这个人。相反,乱城子民听说他在打听毒老叟的时候,都避之不及。”

    太后说到这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云漾见她情绪激动,本不欲让她继续说下去。只是此事牵涉到自己的师父,想起师父平日里那一副古板的模样,听一点他年轻时候的事迹对于云漾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

    太后这时却没有继续说乱城的事情了,只是说道,“先皇真的负我,我一片真心对他,他却害我如斯。”

    说完,她抓住云漾的肩膀摇晃到,“你知道吗?他对上阳宫那个女人也挺绝情的。先皇就是一个绝情之人,他根本就不值得爱。皇帝的心里是有很多人的,根本就不适合我们这样的平凡女子。”

    云漾不无怜悯地看了她一眼,心想,“你也不是平凡女子,你是握有一国权柄的太后啊。”

    太后又笑了起来,说道,“人人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当上皇后,那时候我并不是宫里最受宠的那个,相反陛下看到我躲都躲不及。可是你知道吗?是我为了避开了所有的腌臜事,是我帮他掩护好了一切。”

    云漾看着她这般失序的样子,心里十分震撼。

    太后悠悠道,“怜妃是我毒死的,但是是在皇上的默许下毒死的。是我替他杀了怜妃,杀了他曾经最爱的女子。因此他让我登上后位,却再也没有进过我的后宫。”

    云漾看她终于承认了这一点,心口的一块大石松了下来。只是她还没有放松多久,就听见了另一件惊天大秘密。

    太后忽而一笑,十分诡异,令云漾觉得心惊。

    只听她说道,“百里暮扬并不是先皇的亲生子,哈哈哈,楚国绝后了。先皇辛苦一生,最后为别人打下了江山。”

    说到这里,她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云漾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直接捂住了胸口,说道,“百里暮扬若不是先皇的亲生子,又怎么可能登上皇位。如果他不是先皇的孩子,又能是谁的?”

    太后听到这里,神秘地看了她一眼,说道,“百里之所以能够当上皇帝,自然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我。是我,一手将他扶持上了皇位。他本来就不是先皇的孩子,他是怜妃与毒老叟所生的孽种。”

    云漾听到这里,倒退了一步,神情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太后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这个世界的人都以为我之所以成为皇后是因为我娘家上官家的势力,可先皇是什么人,他会受别人的制约?

    其实真正让我当上皇后的是我和先皇的交易。他知道百里暮扬不是他的孩子之后十分生气,他秉性刚愎,从来就容不下别人给他戴绿帽子。怜妃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先皇当即决定除去她。

    这件事情无比龌龊,先皇第一个考虑的就是我。

    真是讽刺,我一片痴心对先皇。没有想到,在他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生来就不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

    先皇让我设计杀了怜妃,只要怜妃死了,我就可以当上皇后。

    当年我对先皇痴心一片,他让我去死我也愿意,何况只是杀一个我讨厌的背叛了他的女人。

    后来想想,皇帝只是怕脏了他的手,借我的除之而已。

    怜妃死了之后,我整个人都十分不安。每日每夜都在做噩梦,每天晚上都能见到怜妃。她在问我,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要杀她……”

    太后依旧在絮絮叨叨,神智似乎越来越不清醒,云漾的思绪却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原来百里暮扬并不是先皇的孩子,而是怜妃和师父毒老叟的孩子。

    原来先皇是那么恶毒的一个人,不仅毒死了原来自己最爱的女子,还陷害了一个最爱他的女子。

    可是这一切要是让百里暮扬知道了,又该怎么接受了?

    师父也真是可怜,和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分开,生不能同居、死不能同穴,唯一的儿子还跟被人姓。

    云漾不禁幻想,要是百里暮扬不姓百里,而姓狄。那么自己与他,是不是很小就可以认识?那么上一世,自己也不必如此苦苦痴恋。

    云漾不禁随着太后的话语,来到那个草长莺飞的季节。

    那是乱城难得的一个明媚春日,刚刚登基的帝王为了自己母亲的疾病,来到乱城求医。

    他四处询问,却一无所获。

    沮丧之际,他来到一个小酒铺,想一醉方休。

    他喝了很多很多酒,想要将过去的一切遗忘。

    心中似乎潜藏着很多压抑,只有乱城里这个小酒铺的酒才可以将他的心抚慰。

    酒铺里的老板娘见他如此牛饮,一面心疼自己的美酒,另一面又担心他的身体。

    她拦下了他……

    他抬头看了看她……

    这一眼奠定他和她的孽缘。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这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

    眉不画则黛,清流之意点亮整张脸;眼似新月弯弯,自有一番春情无限;眸似寒星点点,似乎能看透每个人内心的模样。

    他被迷住了。这世间竟有这般女子,自己一定要得到她。

    自己本就是楚国的国君,天底下所有的黄土未来都在自己脚下,何况这么小小的一个乱城女子。

    老板娘并不知道自己的容颜勾起了别人的贪欲,也不知道未来等待着自己的是炼狱。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沽酒客,他就是一个来自修罗地狱的屠夫。

    她见他如此牛饮,料想此人必定有什么伤心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越是伤心的人过得越苦。

    他们不把自己的辛苦向别人诉说,自己一个人承担了很多不该承担的。

    就像自己的心上人,乱城城主,世人皆道他医毒无双。年纪轻轻,就享誉九州大陆。

    只是她知道,他有很多很多难眠的夜,为了那了无止境的医书。

    眼前这个伤心的人,就是这样的。

    老板娘想到自己的情郎,对眼前这位男子也心生怜悯。

    她走上前来,拦住了他正在牛饮的杯子。

    他看着她,说道,“来者即是客,老板娘岂有不让客饮的道理?”

    小怜笑了笑,说道,“虽是客人,但好酒何必牛饮?”

    百里傲霜笑了笑,觉得十分震惊,说道,“老板娘好生自信,你的酒店甚小,又开咋这小小的乱城之中,怎么敢确定自己这里的酒,就是好酒?”

    小怜听他这么一说,也不恼,“是不是好酒,客官一饮便知。若客官觉得不好,那也得让我服气。你得拿出你所谓的好酒,跟我这里的酒对比,这样我才能相信于你。若是客官觉得,拿了银子就可以黄口白牙地污蔑于我,那怕是就来错了地方。”

    周围的酒客听到这里,纷纷起哄,说道,“城主夫人开的酒铺,也有人敢闹事,简直是不把我们乱城人放在眼里。”

    小怜听到外人的起哄,脸都红了。她低下了头,瞬间又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百里傲霜,希望他拿出自己的说法。

    百里傲霜并非没有见过美人之人,只是这么活色生香的美人,在哪儿也不多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