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赶赴战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听了路人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秦帝显然是因为自己,才发动了这场战争。

    只是。他真的误会了。

    自己和百里云漾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但是自己对他也没有丝毫感觉,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云漾很想去说服秦帝收兵。但是,想想自己要是这么前去。定然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何况秦国对楚国觊觎已久。云漾不会天真地认为,秦帝真的是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发动了对楚国的战争。

    自古红颜多薄命,跟绮丽江山比起来。美人不过是眉间上的朱砂痣。有则美之,多了一丝风情;没有也行,只要江山还在。

    现在秦国对于楚国已经开战。不管自己做什么努力。秦帝都不会轻易退兵的。

    云漾看了看周围,四周的百姓脸上写满了苦处。他们原来可能在自己的家乡安居乐业,现在却因为战争的缘故。不得已背井离乡。

    蔷薇这个时候问道。“小姐。我们还要往前走吗?”

    这些灾民的情况让她心惊,现在还没有到楚国的边境。可以预想。要是再往前走,又会遇到怎样的情况。

    云漾回过头。看了蔷薇一眼,说道,“你和诺儿先回乱城。我发信号让人来接你们。”

    诺儿听到这里,嘴巴嘟起,说道,“不,我不回乱城,我要和你在一起。”

    云漾看了看她,说道,“诺儿听话,你先回去。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和蔷薇在这里,真的会让我分心的。战场嫌恶,要是我稍稍分心,那么等待着我的就能就是生死之间。诺儿,你是想我经历这样的事情吗?”

    诺儿一听,摇了摇头,她可不希望云漾死去。

    只是天底下那么多人,为什么别人不去打战,偏偏云漾就要去涉险。

    云漾看着她的疑惑,说道,“好诺儿,百姓这么凄苦,我身怀医术,自然是义不容辞地要去帮助他们。现在战火已经燃起,许多老百姓家的儿郎都在战场上厮杀。他们有的是父母的孩子,有的是别人的父亲,有的是别人的情郎。这件事情秦帝本来就以我的名义发兵,我定然不能让这些人白白受苦。”

    蔷薇和诺儿一听,知道自己不管再说什么,都无法扭转云漾的心意。于是只好等待乱城的勇士,希望自己不要拖了云漾的后腿。

    看着她们走了之后,云漾松了一口气。

    自己平时独来独往惯了,若是在乱城晓风残月还好,如果是要上战场,自己是真的很害怕自己顾不上她们。

    想起秦帝的决绝,又想起他的狼子野心,再想想他所用的这个借口。云漾的脸都红了,自己何曾有这么大的魅力,当得起帝王的冲冠一怒。

    她羞愧地低下了头,暗暗决定,自己一定要帮助楚国百姓打退秦兵。

    云漾策马直接往边境奔去,希望自己快一点为战事尽一份力。

    影卫突破层层守卫,直接来到了御书房。

    皇帝见是自己派去保护云漾的影卫回来,连忙起身。

    影卫说道,“启禀陛下,云漾姑娘并未回乱城,而是直接去了边境。”

    百里暮扬听见这里,赶紧问道,“她去边境做什么?现在战事连连,边境岂不是十分危险?”

    影卫答道,“云漾姑娘是在我国边境看到老百姓流离失所,凄苦不堪,心中不忍想去边境为他们尽一份心力。”

    慕容听到这里,说道,“云漾姑娘医毒无双,她若是去了边境,那我国勇士的伤情就有得救了。只是边境这般危险,陛下是不是要让人将她召回来。毕竟刀剑无眼,战场又人荒马乱,云漾姑娘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

    说话时,慕容一直看着百里暮扬,希望他表态。

    毕竟云漾姑娘心念决绝,恐怕只有陛下才可以将她制住。

    百里暮扬刚刚听说了云漾改道去了战场之后,整个人都被吓住了。

    现在想想,要是云漾去了战场,恐怕真的是会有很多好处。虽然自己十分担心她,但是云漾其实并不是一个小孩子。相反她医毒无双,武功高强,一定可以很好地照顾自己。

    慕容见百里暮扬没有说话,心里犯疑。料想陛下一定是最在乎云漾姑娘的那一个,只是看他似乎并没有阻止之意,不知有何用意。

    慕容屈膝跪下,请求道,“陛下,战场危险,请下旨让微臣将云漾姑娘带回来。”

    百里暮扬看了一眼慕容,说道,“不用了。既然这是她的决定,那就让她去吧。”

    慕容听到这里,心里十分讶异,说道,“这……”

    云漾一路打马狂奔,很快就到了边境。

    只是以前繁华的边贸城市,现在已经鲜有人迹。一些受伤的士兵相互扶着,路过的时候还看了云漾一眼。

    云漾用了遮容的药水,遮住了自己绝世的容颜。

    毕竟这是战场,要是太过耀眼,对于治病救人来说其实并不好。

    她来到了将军的营地,让人通报,希望自己可以效命于朝廷。

    守营的兵卫见她一介女子,心里不免轻视,于是问道,“你有什么作用,为何宣称自己可以效命朝廷?作为一个女子,就应该好好待在家里,伺候相公,照顾孩子,来到军营做什么?”

    旁边的营卫听到这里,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云漾见此情景,其实并不恼。

    她心里早有准备。军营是男人的世界,鲜有女人插手。只是军营也是实力的世界,有实力的人在哪里都混得开。

    云漾拿出一排银针,说道,“实不相瞒,我是一名医者。两军交火,伤残无数。我想贵军一定也很缺军医吧,不知为何将我拒之门外?”

    那营卫看她拿出银针,煞有其事,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要知道现在两军交火,自己的许多兄弟确实都受了重伤。只是苦于军中医者和药草的不足,很多兄弟现在都十分凄惨。这个女子若是真的医者,那么她的到来必然会帮助到自己很多兄弟。自己要是这么将她赶走了,不知道要害了多少兄弟。

    想到这里,他就对云漾说道,“你稍等一下,我去通报将军。你到时候有多少实力,直接向他去证明。”

    云漾听到他肯去通报,心里就乐了,自然同意。

    此次随军指挥的将军正是楚国的将军霍成,他骁勇善战,任人唯贤,不拘一格任用人才。听到自己的士兵禀告有一女子上门,自称医者,愿为楚军效力。便知这个女子十分不平凡,于是马上让人引她进来。

    云漾走了进来,看见端坐在正中的将军。只见他浓眉如剑,眼目呲咧,面上虽十分凶狠,嘴角却自有一股柔情,于是印象好了几分。

    云漾走上前去,拱了拱手,说道,“将军!”

    霍成见到这个平凡无奇的女子,心里略微失望,只是问道,“听闻你擅长医术,不知道有何证明?”

    云漾看了看他,说道,“不知将军可听说过乱城?”

    霍成点了点头,摸了摸胡须,说道,“自然是听过。”

    云漾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现在的乱城城主,老城主毒老叟是我的师父。”

    霍成听到这里,肃然起敬。但是多年行走军营的经验让他还是小心谨慎,只听他说道,“既然姑娘说自己是毒老叟的弟子,那么请问你又有何证明呢?”

    云漾笑了,说道,“我早知将军会有此疑问。只是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只要轻轻一试便够了,有何需要我证明。”

    霍成听了这话,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就让手下抬来一个士兵。

    云漾看了看那位士兵,手臂上有淤青,膝盖上不仅淤青、还有紫血。

    她看着霍成说道,“将军,这人是坠马所致,身上的伤虽然看上去并无大碍,若是不小心处理,必然会酿成大祸。”

    霍成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一眼就能看出士兵是因何受伤,而且也不妄自尊大,并且也能十分深刻地认识病情。要知道,这个坠马跌落之伤看上去并不严重,要是不好好治疗的话,可能就会落下隐患。

    自己身边有很多弟兄都是轻看了这样的小伤,所以才给自己的以后落下了一个终身的毛病。

    霍成看着云漾,若有所思地问道,“那么姑娘既然看出了是什么伤,请问姑娘又有何治病救人的方法呢?”

    云漾看着霍成,直接说道,“要是让我出手救这位弟兄,那么他明天就可以站起来走路,不到三天伤口就可愈合。只是……”

    霍成问道,“只是什么?”

    云漾犹疑了一下,说道,“我出身甚好,毒老叟的亲传弟子。天底下所有的药物我都亲自试过,也能轻易得到。再加上师父一直待我很好,我对药理又颇有专研,所以我身上的药物是举世无双的。这位兄弟得我相救,必然会好得很快。只是药物再好,也是有限的。我只能救几个人,剩下的人还是得用军营里的医药治疗。”

    霍成听到这里,并不介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