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百里大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告诉自己一定要振作。战场无情,自己能够救治一个人就救治一个人。

    霍成看见云漾离去之后。沉默了一会儿。

    今日这场恶战,要不是因为云漾的帮助,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云漾回到军营。看着喝酒唱歌的将士,心里十分感慨。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些热血儿郎们,年纪轻轻来到战场,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有今朝没明日。

    云漾被他们的气氛感染,也拿起一壶热酒,一饮而尽。

    战士们看见这位女军医这么豪迈。纷纷喝彩。起哄让她再喝一杯。

    云漾也不推辞,拿起一壶酒直接一饮而尽。

    战士们高兴得闹了起来,第一次见这么能喝酒的女人 。

    云漾一直都很能喝。好像是天生的。

    前一世。自己苦追百里暮扬。但是百里却对自己十分厌恶。那个时候的自己并不知道原因,只是一杯接一杯的苦酒往自己肚子里灌。

    好久不喝酒了。一喝却突然想到了他。云漾微微一笑,心里全是苦涩。

    这个时候祁连走了过来。大声地说道,“神医,这一次我要敬你一杯。我的腿要不是得你救治。恐怕现在就已经废了。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云漾也不推辞,拿过他递来的酒,直接就喝了下去。

    大家伙儿纷纷喝彩,起哄道,“祁连一回来就跟我们说有一位神医,医术了得、妙手回春,今日得见十分有幸。”

    霍成这个时候也走了出来,说道,“今日特别感谢云姑娘的鼎力相助,要不是云姑娘,我们在山谷里的那场恶战不知道还要损失多少弟兄。云姑娘不仅医术了得,治疗了我们诸多兄弟,还善于用兵打战,真是难得的一位奇女子。”

    听到这里,在场的将士们对云漾都流露出一种敬仰的神情。要知道沙场无情,如果有得力的医者,可以免于很多士兵死于非命、突遭横祸、伤上加伤;如果有一位善于调兵遣将的能人,又会避免很多人免于受伤。

    霍成将军的话,在他们的心里打下了烙印。此时的云漾,在士兵们的心里几乎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霍成说道,“让我们大家都敬一杯谢谢云姑娘,要不是她,今日我们可能不会这么容易就大胜。”

    士兵们听了霍成的话,纷纷拿起自己手中的杯子,将敬仰献给了云漾。

    云漾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心里十分感动。于是也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自己定然会尽自己的全部心力,将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通通做好。

    祁连看着被人群触拥着的云漾,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突然有点自私,不希望别人看到如此耀眼的云漾。但是要不是云漾如此耀眼,那么自己也会看不到她吧。

    想到这里,祁连苦笑了一声,只要云漾开心就好。

    自从山谷苦战了之后,秦兵损失颇为惨重,连日来一直休战。

    楚军也没有乘胜追击,因为皇帝大婚,普天同庆,全军休战。

    那一晚,朝廷送来了很多牲畜美酒犒劳边疆的战士。

    战士们都是食肉动物,看见这么多美食、美酒,纷纷大乐。歌叹陛下大婚,皇上、皇后娘娘永远幸福。

    云漾拿起自己的那壶酒,离开了人群,来到城墙边上,坐着发呆。

    上官媛最后还是没有当成皇后,她的心里一定很伤心。其实她也不是一个坏人,只是上官家族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她从生下来就是为了成为楚国皇后而存在。

    所以她一直想要达成自己的目标,为了上官家族不免做了很多错事。

    云漾突然郁结。一个女子,为什么生下来就要有这么多的压力?不仅背负着家族的期望,还要照顾自己所爱的人。

    云漾知道,上官媛是爱着百里暮扬的。

    只是,爱情真的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你爱着她,她不一定爱你。

    百里娶的是慕容家的小女儿。那个娇小的女子,一定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皇后吧。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妙,越是想要,越是得不到。

    云漾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多愁善感,为什么百里大婚,自己会这么愁肠百结?

    前一世,自己或许是喜欢他的。但是这一世,自己已经有了心之念之的人。

    或许是因为曾经付出太多,此时没有得到,才会这么扼腕。

    上官媛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心思百转千回。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云漾喝了一口酒,突然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不管百里暮扬娶谁,都与自己无关。

    云漾再喝了一口酒,觉得自己心里豪情满天。我,云漾,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曾经痴恋过百里暮扬,但那也是欧阳匪,不是我云漾。

    她喝得太多,开始有些站立不稳。

    自她离开之后,祁连一直跟在她身边,只是一直很注意不让她知道。

    看见云漾这么摇摇晃晃了之后,祁连再也忍不住,于是直接现身,将云漾手中的酒瓶扔下了城楼。

    云漾看着祁连,怒道,“你凭什么摔我的酒瓶?”

    祁连心疼地说道,“我是担心你,你已经醉了,这个时候不能再喝了。”

    喝醉酒的人最忌讳别人说她醉了,谁要是说她醉了,必定会说自己没醉。

    云漾也是如此,听到祁连居然敢说她醉了,这不是看不起她是什么。于是直接嚷嚷道,“我没醉,我没……醉。再拿一瓶,我也可以喝光。”

    祁连看着她这个样子,摇了摇头,说道,“好好好,你没醉。我们先回去好吗?回去养养身体。”

    这个时候,云漾没有说话了。

    祁连看见云漾呆若木鸡的样子,沿着云漾的视线看过去,大吃一惊,“云漾,你快回去,快回去通报将军,秦兵来犯。”

    谁知云漾并不听他言语,她借着醉意,直接飞到了秦兵面前。

    祁连并没有想到,云漾竟有这么好的轻功。

    她已然来到秦兵面前,距离他所在的位置已有两公里。

    虽然十分担心云漾,但是现在的祁连深知自己帮不了她。于是赶紧跑回军营,希望将军可以救云漾出来。

    云漾飞下城楼,开始有些站立不稳。她摇摇晃晃地看着一身黑衣的秦兵,哈哈一笑,说道,“手下败将,还敢来犯,纯粹找死。”

    为首的秦兵没有说话,直接做了一个手势。

    跟在他身后的秦兵见到那个手势,立马动手,因为那是杀无赫的意思。

    云漾并不在乎他们的举动,虽然她转眼之间就被包围了。但是这对她来说也并不是十分严重的事情。

    她从怀中拿出几包毒粉,借着醉意说道,“百枯粉、噬血散、痒痒笑,我该用哪一样呢?”

    为首的秦兵听到这里,十分吃惊。这名看似平凡的女子,说出的每一种名字都是剧毒之物。中毒者轻者残废,重则尸骨无存。

    云漾并不理会,说道,“你们要是再不走,我可就要出手了。”

    这时,他身后的一个秦兵说道,“殿下,你不要相信这个女子的胡言乱语,她不过是在装神弄鬼。你一声令下,我们几个走上前去,将她缚了,直捣黄龙。”

    云漾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说道,“无知小儿,还直捣黄龙。你们刚来的时候就被我们发现了,现在已经有人去通风报信了。你们再不离开,恐怕不用浪费我珍贵的药粉,就会直接死在这里。”

    那名士兵听到这里,十分生气,直接拿起自己手中的剑冲了上去。

    为首的秦兵见阻止不了他,于是一个手势,几个秦兵便加入了他的战营。

    云漾看见这几个秦兵凌厉的攻势,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

    这个时候,为首的秦兵才发现。这名女子虽然衣着朴素,面容也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地方,但是身上自有一股风采。这种风采,似乎很熟悉。

    他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说道,“云漾……”

    云漾听到他的呼唤,并不手下留情。一把药粉洒了出去,那几名秦兵直接倒了下去。

    在他们后面的秦兵吓呆了。

    因为那几名秦兵的脸上十分痛苦,身上的肉也在渐渐消逝。他们开始散发出一股恶臭,衣服也开始消融,最后只剩下一滩十分恶心的黄水。

    秦兵看到这里,纷纷退散,说道,“妖女,妖女……”

    云漾哈哈大笑,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真是十分久违啊。

    这个时候云漾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秦兵首领,说道,“殿下,你手下都跑光了,你为什么还不走?”

    那秦兵首领一把摘下自己的面纱,原来正是秦国的太子。

    他不解地看向云漾,说道,“你认出了我?”

    云漾不置可否。

    秦太子见此情景,连忙窜逃。

    祁连带着人来到这里,却发现只有云漾一个。云漾看见了他们,也没有解释什么,直接就往军营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