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收拾蛀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到这里,祁连十分动情地给她跪下,说道。“谢谢你,云漾。”

    云漾听见这话,并不居功。只是将他扶起来,说道。“我只不过是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罢了。要是真的性猛的秦军我恐怕也坚持不住。说到底,这一次之所以能这么有惊无险,还是多亏了兄弟们的齐心协力。”

    祁连听到云漾的谦虚。对云漾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这个时候,城楼上的楚军有人说道,“现在霍将军昏迷不醒。而秦军又对我们虎视眈眈。现在正是危急存亡之秋。必须要有人带领我们走出险境。只是现在群龙无首,我提议让云姑娘担任我们的主将,带领我们守住城楼。击退秦军。”

    祁连听到这里。十分欣喜地看着云漾。

    云漾拒绝。说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军医。并不懂得治兵打战之术。楚军中定然有很多能人,他们比我更有才华。一定可以带领各位守住城楼的。”

    这个时候王猛站了出来,说道,“末将王猛。愿请云姑娘担任我们的主将。楚军中有没有其它的能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只认云姑娘你。”

    云漾看了一下这位自称王猛的将领。只见他浓眉大眼,嘴角颇有戾气,是一块军营的料子。他的身上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有一股猛劲儿,所有看到他的敌人都会被他身上这股子劲道吓到。

    云漾还是推辞道,“这一次,我不过是为了帮助军营救治伤患而来,并不想担任主将。况且我才疏学浅,能力微薄,恐怕要辜负将军的厚爱。”

    王猛见此,跟祁连说了什么,也没有继续强求下去。

    云漾见他没有继续坚持,于是想了一个借口,就独自走下了城楼。

    祁连听了王猛的话,并没有挽留云漾。

    因为要云漾顺利接手主将的位置,恐怕还有一点难度。

    虽然说云漾表现出来的军事才华让他们很惊艳。但是军中还有很多元老一直都盯着主将的位置。他们或许没有什么能力,士兵的死活也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但是他们是一定不会放弃主将之位的。

    祁连其实很恨这帮老蛀虫,平时对于军营并没有什么贡献,只是凭着自己的老资历,官大一级压死人。

    要是云漾能够担任主将,一定可以带领他们战胜秦军,走出这样的尴尬境地。

    云漾离开城楼,一个人来到了民丰街。

    这是危城里以前最繁华的一条街,现在因为战事四起,许多百姓都已经逃离了危城,也没有了过路的商人。因此这条曾经最繁华的街道,现在显得格外冷清。

    不过相比于其它已经废弃了的街道民房来说,这条街还是稍微有一点人气的。

    云漾走进这里之后,本想找个地方静静坐着,想想问题。

    没有想到,却看到不该看到的一幕。

    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妙龄少女沿桌乞讨。老头挨着询问,只要有人愿意,妙龄少女就会开始唱歌,唱完之后听歌的人就给钱。

    这个时候有几个兵痞模样的人就开始缠着那个妙龄少女,开始在她的身上摸来摸去。妙龄少女看上去十分不情愿,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

    在这个乱世,人活着比狗更不如。为了一点点银子,妙龄少女决定牺牲自己的尊严。

    那几个兵痞模样的人看到这副情景,更加放心大胆了。于是纷纷说出下流的话,妙龄少女虽然不情愿但是并没有拒绝。那个老头也没有说话,只是呜呜地哭了出来。

    云漾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十分不舒服,没有想到这个世道这么惨烈。

    同是女子,云漾特别明白那个妙龄少女的心情。

    要知道,如果对方是自己心爱的人,那么所有的举动都是温存。而如果对方只是自己看不上的地痞流氓,那么他们所有的举动都是侮辱。即使是碍于情势,无法反驳,那么自己的心上也会被刻上一道道刀疤,自己都会十分厌恶自己。

    而这样的厌恶随着时光的流失并不会消失,而是越来越厚,将整个人的心堵死。负罪感就像石头一般压在人的身上。承受它的人整个人都会失去精神。

    云漾想到这里就觉得十分看不下去了。现在正值城楼战乱,这几个穿着楚军军服模样的人居然还在这里喝酒吃肉。看他们餐桌上的样子,应该也不是突然来到这里了,怕是在这里停留了一两个时辰了。

    那个时候,正是楚军和秦军在城楼上十分胶着的时候。这几个人不仅没有上去帮忙退敌,还在这里喝着花酒,调戏姑娘。

    云漾想到这里,气都不打一处来。

    那么多士兵费尽心血守住城楼,可不是给这种人提供暖床的。

    云漾一拍桌子就走了过去。

    那妙龄女子和老头看了一眼云漾没有说话。

    云漾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给妙龄少女。妙龄少女见此赶紧道谢,拉着自己的爷爷就离开了。

    那几个楚军看见云漾赶走了他们的乐子,十分生气,说道,“你这个女子蛮不讲理,我们的乐子被赶走了,你看你怎么赔偿我们?”

    另外一个楚军说道,“大哥,那个姑娘走了。我看她虽然长得没有那个姑娘好看,但还是可以将就,不如……”

    说完,就开始上下其手。

    云漾啪地一下给了他一耳光。

    那几个楚军见此就纷纷拔刀,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小爷怎么收拾你。”

    云漾并没有理会他们的虚张声势,而是直捣黄龙,摸住他们的筋骨啪啪两下就给他们折断了。

    那几个楚军见到云漾露了这一手,十分震惊。暗道自己倒霉,出门遇到高人了。于是也不纠缠,纷纷离开了。

    云漾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不禁疑惑。这模样,这认输的气度,也不像是一般人啊。

    云漾摇了摇头,决定不去想这些。她结了自己的账之后,也离开了小店。

    第二日,云漾被请到楚军的大营。

    大营里面有很多人,云漾不仅看到了祁连、王猛,还看到了昨日闹事的那三个人。

    云漾不禁觉得十分震惊。没有想到那几个地痞流氓的人物,居然还是楚军的高层。难怪楚军的战斗力如此不堪,除了没有合适的军师,军队里有蛀虫也是其重要原因了。

    想到这里,云漾直接走进了军营,故意在昨日那几个人的面前晃了一晃。

    那几个人的手还没有好,纷纷打着绷带。

    云漾看着他们的样子,哈哈一笑,也不说话。

    这个时候,那几个人也见到了云漾。他们开始小声说话,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其实回来之后,他们就知道了云漾的身份。

    因为他们的手被折断之后,就有士兵过来询问原因。这几个人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调戏民女,被路见不平的人伤了。只是推说自己走路不小心,掉了下去。

    这话换做谁,谁都不会相信的。走路而已,这么三个大活人,一下子会摔伤三个。

    但是既然别人不愿意说,那么问的人也就不太好意思再继续问下去。何况这些将军在楚军已经多年,颇有声望,要是得罪了他们必定没有好果子吃。

    很多人见他们受伤了之后,就让他们去找新来的军医。据说这个军医虽然是女子,但是医术了得,有妙手回春之能。

    这几位将军常年在外寻欢作乐,并不了解楚军现在的情况。他们跟人打听了一下这位新军医的形貌之后,就断然拒绝了这些人的好心。原来他们得罪的那个人,就是现在的新军医。

    自己就是被她所伤,还去找她医治,难道不是自取其辱吗?

    王猛走上前去,说道,“今日召集大家,主要就是为了选出临时主将一事。霍将军现在昏迷不清,形势危急。而秦军又对危城虎视眈眈。要是没有一个得力的人带领我们的话,那么我们很难在这样的局势下坚持下来。”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四周,重点关注了一下那几个绑着绷带的人。

    那几个就是楚军里面的老油子,平时打战的时候都躲得远远的。要是有什么好处,一定少不了他们。

    王猛十分厌恶他们,但是作为楚军里面的新秀,他不好对这几位老人下手。而霍将军又是一个老好人,向来都是看着他们随军时间比较长,通常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这次要选出代理主将,这几个人很有可能又要插一手。如果让他们当中的其中一个当上代理主将的话,那么整个危城就相当于直接让给秦军了。

    王猛觉得,自己定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云漾看了看那几个打着绷带的人,看周围人对他们的态度,相信他们在楚军中的地位还不低。

    云漾想到这里,真的十分生气。自己辛辛苦苦守城,可不是为了这样的蛀虫的。

    有这样的蛀虫在,楚军又何以壮大。如果是自己遇到这样的蛀虫的话,一定第一个将他们推上城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