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秦帝相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变化,心里十分惊诧。到底是哪里出了乱子,才会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的心里十分埋怨秦帝。就是他,才让自己变成这样。

    时光倒回到几年前,那个不知名的下午。

    云漾只记得天有些黑。似乎是要下雨的节奏。

    她和盛千烨被皇帝传召,到御花园一叙。

    虽然盛千烨是宁王殿下。但是并没有被秦帝单独这样传召过。皇帝的心里只有九皇子。因为那是他和她最爱的女子所生的孩子。这个,是秦国朝野上下公认的事实。

    盛千烨收到这样的邀约,心里十分高兴。

    他认真打扮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检查自己是否失宜。

    他的高兴感染了云漾,云漾因此也十分期待。那个时候云漾很是落魄,被云家看不起。但是却被盛千烨所扶持。

    但是云漾其实并不计较这样。不管自己是什么样子,也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作为一个重生了几次的女子,云漾深深地为自己折服。要是自己真的听信他人的言语。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个清醒地认知的话。那么自己必然要受到很大的伤害。

    想到这里。云漾就知道,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下。自己都要坚持自己的原则。也不论别人说什么,或者别人想要自己做什么。自己不能犯懒。要对这个世界有一个十分清醒的认知。

    云漾跟着盛千烨来到了御花园,秦帝早已等候在那里。

    今日的秦帝身着一身黄袍,眉宇间似乎有些喜气。看见云漾和盛千烨走了过来。对他们颇为亲昵。

    盛千烨第一次蒙自己的父亲如此深宠,心里有点忐忑不安。

    秦帝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安,于是说道,“千烨,不必拘束。今日你我仅仅是夫子之间的闲聊,不涉及君臣间的对话。”

    盛千烨听到这里,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样的对话,他在皇家听到过很多。都是些无用的开场白,最后也只不过是为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做一下铺垫。

    盛千烨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这么对自己。

    但是他还是按捺住自己的难过,说道,“是的,父亲。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吩咐吧!”

    秦帝听了他的话,心里十分欣喜,但是脸上还是显得十分不情愿,说道,“千烨,你我父子之间,有什么事情可以用得上吩咐这个词呢?你这么说,为父的心里真的会很伤心的。”

    盛千烨听到这里,看了一眼秦帝。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会这么对待自己。有一次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接二连三。

    难道在他的心里,只有那个女人所生的孩子才是他的孩子。而他们,都不是他可以信任的人吗?

    盛千烨微微一笑,说道,“父皇不要想太多,儿臣只是随性而发。父皇也说过,今日只是父子间的闲谈,想必不会怪罪儿臣的鲁莽。”

    这时,云漾看了一眼盛千烨,她不明白,什么时候这个人也学会了说如此假惺惺的话。

    她又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皇上,心里全部都明白了。

    秦帝虽然十分厌烦盛千烨,但是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是没有办法说什么。

    于是只好斟了一壶茶,一饮而尽,说道,“千烨,为父这一次找你来,就是为了西南边情的事情。”

    云漾这个时候才知道,西南边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以前,云漾只知西南是一个重镇。很多蛮夷都生活在这里,相比于秦人的文明,楚人的巫情,不少蛮夷还处在一个茹毛饮血的状态。

    秦帝向来是一个很有征服欲望的霸主,虽然蛮夷之地现在不甚繁华,也没有什么可以精耕细作的土地。但是西南地区面积广阔,要是将其征服,秦国的版图又会扩大几番。

    而且,蛮夷之地和楚国接壤。要是控制了蛮夷之地,就可以趁机挟制楚国。可谓一举两得。

    而况乎西南之地还有各种奇珍异宝,虽不出产膏腴沃米,但是却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后宫的女子历来都十分喜欢这些物品,想到这里秦帝也是十分开心。要是自己可以征服蛮夷之地,那么自己心爱的女人一定会对自己亲眼有加。

    云漾和盛千烨并不知道他这些十分龌蹉的念头,只是觉得秦帝这样去侵越他国有点不太好。

    于是盛千烨便道,“父皇,现在秦国民生相对凋敝,经历了多年的战乱之后,最重要的是恢复生产。父皇现在要去攻打越族的话,恐怕对己对人都是十分不利的。”

    秦帝听到这里,直接把手中的杯子砸在了地上,说道,“混账,这个江山是你坐,还在朕做。朕做决定自然有朕深思熟虑的考量,你一个黄发小儿又怎么知道那些深层次的东西?”

    盛千烨听到自己的父皇这么说自己,心里十分难过。只是按捺住自己的性子,不再说话。

    见盛千烨受委屈,一向心直口快的云漾说道,“皇上,你这话儿臣觉得十分不切身。宁王殿下也是陛下的孩子,陛下这话未免会让他寒心。”

    秦帝看了一眼云漾,虽然这个女子一向端庄自持又很有主见,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将她放在心上。要知道她仅仅只是云家的一个庶女而已,算不上什么台面。

    秦帝在心里想到,不知道千烨到底是哪根筋不对,非要娶一个庶女作为王妃。

    虽然他对盛千烨并不是十分宠爱,但是秦帝心里的等级观念是很重。他开始有点愤怒了,说道,“你虽然是千烨的媳妇,但是也不能在男人议事的时候随便开口。或许是身为庶女的缘故,云夫人并没有好好教导你。凡为女子必定要以夫为纲、以父为纲,你这个样子实在不像大家出身的样子。”

    云漾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气极。心想,“这个老古板,还敢议论自己的出身。”

    盛千烨听到这里,知道云漾的心里会十分不舒服。只是这是自己的父皇所说的话,因此定然不能让人误会自己不孝。可是,云漾跟了自己,定然不能让她受这种委屈。

    于是盛千烨说道,“父皇,你从小就教育我们,不以出身论英雄。刚刚云漾的话虽然鲁莽了一点,但是父皇要看在她也是为了儿臣着想的份上,就不应该苛责于她。古人云,娶妻当娶贤。云漾现在能在父皇的龙威之下舍身维护儿臣,父皇应该为儿臣感到高兴才是。”

    这一句话唤起了秦帝的恻隐之心,想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子,恐怕她也是愿意为自己如此舍生取义的。

    秦帝听到这里,于是便说道,“罢了,罢了。谅在云漾这一次也是为了你初犯,父皇便不为难她。只是父皇想知道,你对西南战事的看法?”

    盛千烨听到这里,知道自己绕不过去。父皇这一次叫自己过来,就是为了让自己率兵去攻打西南越族。

    盛千烨不禁觉得十分为难。其一是自己并不想攻打越族,越族老百姓在盛千烨的眼里和秦国百姓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破坏别人家园的事情,盛千烨并不想做。

    其二,秦国现在因为多年的征战,民生凋敝,需要时间恢复。如果这个时候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必定会增加百姓的负担。想到这里,盛千烨觉得更加不能发动战争了。

    只是秦帝向来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他虽然是问自己对战事的看法,恐怕是早已计划好了一切。之所以询问自己,而不是其它的皇子,盛千烨觉得,这次在父皇心中的征战之人便是他。

    云漾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她看了一眼盛千烨,没有说话。

    秦帝向来对自己十分看不顺眼,云漾觉得要是自己说话的话,必然会给盛千烨带来其它的困扰。

    盛千烨已经够维护自己了,自己万万不能再让他受伤了。

    盛千烨说道,“儿臣认为,现在越族之人虽然还生活在莽荒时期,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却是极强。臣常闻江湖侠客走遍越族之地的感叹,因此对于越族也并非一窍不通。要是现在要对越族用兵的话,必然需要十足的兵力才可以获胜。”

    秦帝听到这里,十分高兴,说道,“好好好,我就知道我没有选错人。你果然是朕的好儿子。”

    说罢,他拍了拍手,左右送来一副地图。盛千烨一看,正是越族的地形图。

    盛千烨的眼睛眯了起来,父皇这一举动更加证明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盛千烨看了秦帝一眼,说道,“父皇莫非要出兵越族?”

    秦帝哈哈大笑,说道,“我大秦版图广阔,沃野千里。可是并没有多少山地,虽然民产甚丰,但是缺少山地所特有的珍奇之物。朕欲发动战争,占领百越之地。朕知你一向十分有能耐,因此派你去做朕的先行官。”

    说完,他拍了拍盛千烨的肩膀。

    盛千烨觉得有点反应不过来。先行官?准备给自己派多少兵呢?莫非是让自己去送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