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八章 白人飞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觉得自己似乎快控制不住火了,自己身上的火好像并不只是火了。它们源于自己的怒火,却又逐渐喷薄而出。

    云漾觉得自己的心口有点痛。真的很痛很痛。她觉得自己似乎是要死去,但是还残存着一丝气息。

    想到这里,她就想熄灭自己的心火。但是自己刚刚太过用力。已经收不回来了。

    她心力开始衰竭,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她看到了秦帝。看到了云家。他们都在她的眼前晃荡。似乎想要向她靠近,但是又被什么东西所阻挡。云漾觉得十分难受,想用手去抓。但是怎么着也抓不住。

    她想起了前世,自己还叫欧阳匪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如此单纯,深深眷恋着百里暮扬。

    虽然百里暮扬一直都很嫌弃自己。但是自己依旧对他不离不弃。想到这里。云漾就觉得十分好笑,如果不是神级的眷恋是达不到这个层次的吧。

    “百里暮扬,前世今生都与你无缘。虽然有份。但是徒增伤悲!”

    她想到了百里暮扬曾经的挽留。“颜如邀只会围着一个女子转。那个人就是欧阳匪。”

    她张开迷鹿一般的双眼,懵懂地看着他。“所以,你知道我是欧阳匪。”

    他点了点头。目光肯定而坚决,说道,“这一世。我就要和你一直在一起。上一次是我辜负了你,但是这一世我一定要给你最美好的未来。小匪,只要你答应嫁与我,我定会许你十里红妆。”

    十里红妆,铺满整个京师。云漾自然是觉得十分浪漫,人生有一场这样的婚礼,定然是死而无憾。

    只是,自己这一世的心已经给了别人。

    盛千烨,那个在尴尬中解救自己的男子,那个在生死中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人,那个宁死也要护住自己的男人。云漾的心,已经给了他。

    可是,他又在哪里?为什么,他会这么放弃自己?

    想到这里,云漾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百里暮扬都已经大婚,自己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盛千烨,你到底的在这里?

    云漾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么揪住一样?

    扑通扑通,似乎就要跳出来。

    她抓住自己的胸口,撕扯着衣服,好想就这样死去。

    “难受,真的好难受……”

    火势越来越大,开始像内侧蔓延。

    楚兵们看到这样的场景,赶紧进城四散逃离。

    楚兵甲这时候说道,“这个火虽然是长了眼睛的,但是似乎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刚刚秦兵们惨死的样子,真的太令人印象深刻。我可不想自己变成那个样子。”

    说到这里,他就准备撤退。

    但是火势太大,已经将他包围,虽然没有燃烧他的全身,但是也将他笼罩。

    楚兵甲看到这样的场景,觉得自己求生无望,开始哭了起来,“苍天啊,你怎么这么不长眼睛。我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要是万一就这么死了,怎么对得起生我养我的母亲啊。”

    说到这里,他的心里涌上了一丝愤怒,于是决定以一己之力去对抗那个火苗。

    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向火苗走了过去。

    只见他靠近一步火苗,那火苗后退一步。他不能穿过,只是火苗将他笼罩。

    刚开始他还觉得新奇,觉得自己还有一丝希望。之后就觉得厌倦,周围都是人体烤焦的气味,他觉得自己身在修罗场,实在是不想待下去了。

    “火啊,刚开始你还是长了眼睛的。怎么现在你开始认不清自己人了呢?”

    火儿听不懂他说话,就这么默默地围着他。

    他被围在火的中央,唇角舌燥,心里十分烦躁。

    这个时候云漾已经顺着城墙坐了下去。她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火已经不受控制,许多楚兵都被火种包围,失去了抵抗力量。

    用不了多久,这些楚兵就会失去自己的力量,尽量被火燃烧。

    但是云漾并不清醒,她的意识已经逐渐消失。大火将她包围,似乎要将她燃烧殆尽。

    战场上火苗染红了天空,士兵们的尸体传来了烧焦的味道。四散逃离的楚兵是这修罗场的唯一活物,但是他们似乎也逃不过被火席卷的命运。

    大火越来越大,将他们团团围住。

    许多楚兵发出恐怖的哭声,那哭声听者泪落。若是不懂事的三岁小儿听了这哭声,一定会听自己父母的话,不肯在做多余的打算。

    多年后,许多楚兵回忆起这一幕,就觉得自己是被阎罗包围。

    那么多死亡的气息围绕在自己周围,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己不过是牺牲品。那么渺小的自己,却要贡献给这么庞大的国家。有些楚兵心里真的是哭笑不得,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运?

    可是自己也不是独自一人啊,自己还上有老,下有小。为什么要让自己来担当起这样的宿命。

    这个时候,天空似乎出现了一团白色的云朵。

    仔细一看,那云朵似乎还会移动。只见一个个白人从天而降,他们身穿白衣,头发雪白,似乎并不是来自人间的模样。

    他们的身上有一丝清冷的气息,带着高高在上的味道。

    这时,有人喊道,“是圣教,是圣教的人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人都往天空看去。圣教,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存在。

    要知道,所有的帝国,所有的都城加起来都没有圣教的实力强厚。

    每一个人,即使是楚国的百里暮扬,秦国的秦帝,见到圣教,都要顶礼膜拜。圣教教徒无孔不入,是连接这个大陆最广泛的存在。

    圣教不仅掌握着这个大陆人民最深层次的信仰,还掌握着各国的经济命脉。

    在这个世界,最强大最为广泛的宗教信仰便是圣教,圣教弟子遍布各地,可圣教本身却极其隐秘从不在江湖现身,无论是国家或者是帮派,从不会自找没趣与圣教为敌。

    正是因为这样,圣教的地位才会一直超乎寻常。

    哪里都能找到圣教的弟子的存在,哪里都有圣教的踪影。它凌驾于皇权之上,所有的人都要听他号令,一直都颇有民心。

    而且,圣教的教主从来都没有人看见过。

    有的人说他白衣胜雪,有的人说他缥缈孤鸿,还有的人说他生得十分丑陋,因此才不敢出来见人。

    众说纷纭,却抵挡不住圣教势力的不断壮大。

    这个时候,天空上的白云逐渐降落完毕,足足有一千余人。

    为首的那个人,素衣胜雪,银丝三千,通身清冷不似人间烟火。

    他仿佛是来自天上的男子,带着一丝神秘的气息,拥有着一股神秘的可以执掌人心的力量。

    圣教弟子降落之后就赶紧灭火。

    云漾觉得自己的心口似乎舒服了一些,她睁开了双眼,看见一个男子向自己走了过来。

    那个男子的脸刚开始是模糊的,但是后来却越来越清晰。云漾笑了笑,那个人仿佛是盛千烨。

    云漾暗笑自己糊涂了,盛千烨早就死了,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在云漾很小的时候,曾经听到过这样一个传说,要是一个人将要死的时候,她死去的亲人就可能会过来接她。

    云漾想了想,或许自己将要死去了吧。

    要是自己真的死去了的话,第一个能够见到的人就是盛千烨吧。

    想到这里,云漾似乎开心了很多。死,似乎并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相反,反而值得期待啊。

    那个男子,一步步走向云漾。

    而其他的圣教弟子从空中整齐地降下。

    他们人数众多,足足有一千多人。

    只见他们全部都端坐在蒲团之上,穿着雪白的教服,嘴里念念有词。

    周围的楚国士兵开始跪了下来,纷纷三跪九叩,嘴里说道,“救苦救难救众生的圣教啊,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吧。求求你们了。”

    哭声如此整齐,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了。

    祁连这个时候也跪了下来。圣教在楚国一直都颇有威望。

    一直以来,他们都在暗处活动。不仅给予百姓诸多帮助,还在朝廷里颇有影响。

    朝廷里面很多人都是信仰圣教的。

    因此朝廷里的每一个决策,都要考虑圣教的意愿。

    祁连对于圣教并不反感,相反,他还受过圣教的恩惠。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家里人丢弃了。

    那个时候,他浑身都是重病。家里特别穷,本来不想放弃他的。但是父母辗转求医花光家里所有的积蓄之后,不得不做了一个艰难地选择,就是放弃他。

    那是一个雪夜,七岁的祁连被丢弃在了路边。

    他瑟瑟发抖,身体里传来的疼痛感染了他的全身。

    他希望自己快点死去,这样就不会受苦了。

    但是他并没有死,身体的疼痛一直都在提醒着他,他还活着。

    这个时候,一个穿白衣的男子走了过来。他轻轻抱起还躺在地上的祁连,说道,“孩子,你想活下去吗?”

    那人的怀抱温暖舒适,带着一丝令人信服的味道,鬼使神差般地,祁连点了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