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只是救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老者哈哈大笑,这一下终于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了,刚刚受的气一下子烟消云散。老者只是觉得神清气爽。看向盛千烨和龙一的目光也就和蔼了些。

    看着他们两个十分急切的目光,老者说道,“你们两位其实不用焦急。这个病都是慢慢治疗才会好的。我是个爱干净的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怎么都不给我清理一下呢。这么好看这么干净的床。被我这么一躺,你觉得是真的好吗?”

    龙一听到这里,急忙说道。“来人啊,快放水来给老先生沐浴更衣,另外再换一条新床单。”

    吩咐完这些之后。龙一将宁王殿下扶起坐着。

    谁知盛千烨并不想坐。只是说道,“老先生刚刚苏醒,身子恐怕还需好好调养一番。这样的话我们也不好长期打扰。这样吧。老先生先休息。今天晚上我在大厅为老先生接风洗尘。”

    那老者也不推辞,直接就应下了。

    宁王在大厅设宴。接待这位老先生。虽然他从这位老先生的穿衣打扮中看出这位老者不同寻常,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救的这个人居然还可以救自己一命。

    那老先生喝了一杯酒之后也不见外。就向宁王自我介绍了起来,说道,“我是辽东的海东青。这些天刚刚来到秦国。谁知没有多久就被仇家盯上了,因此才会有街上被你所救的事情。说到底,我都应该感谢你。现在你们都是十分能耐的,所谓的英雄出少年啊。我这个人废话也不多说,医术我是略知一二的。”

    然后他看了一眼宁王,说道,“我可以救你,但是你要保密,不能说是我救的。另外,你们秦国的形式我也是十分了解。你的病治好了之后不可张扬,要不然恐怕会有杀身之祸。”

    这个时候,宁王对于海东青更加崇拜了。说道,“没想到海老先生对于我国形式还这么精通,只是我父皇实在太过偏心,有很多时候,我都十分不服。”

    海东青看了一眼宁王,说道,“有时候,你也不要不服。你父王做事是十分不讲道理,但是你要知道这其实也是你的福气。有些东西不要也就那么回事,别人都想要的不一定就是对你好的。”

    他说得十分隐晦,但是盛千烨也知道他是在暗指皇位。

    于是盛千烨对他的态度更加恭敬了些,说道,“不知老先生是什么身份,为何对我国国情这么了解?”

    那老者呵呵一笑,说道,“这个天底下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小子也是造化,居然救了我一命。罢了罢了,这也是缘分。”

    说到这里,他就从身上掏出一件天蓝丝的衣服交给盛千烨说道,“不知宁王殿下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盛千烨摸了摸那布料,一下子就十分惊奇,说道,“莫非这是用天蓝丝织成的衣服。”

    那老者点了点头,赞许地说道,“这天蓝丝一根都十分难得,用来织成衣服也是十分稀罕。我敢说,这天底下没有几件天蓝丝的衣服。就是你父皇,也不一定有这个福气享受。”

    盛千烨点了点头,这个老者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天蓝丝十分珍贵,又是极寒之地才有的东西。辽东并不属于秦国的范畴,即使父皇想要也是鞭长莫及。

    秦国皇宫倒是有一串用天蓝丝编织而成的手链,父皇将它赐给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子。传说天蓝丝不仅无坚不摧,还有抵御百病的作用。

    这个时候,那位老者说道,“这件衣服就送你了,就算报答你救了我一命。这件衣服你要穿在身上,不仅可以帮你抵挡坚固利器的损伤,还可以慢慢治好你身上的病。”

    盛千烨听到这里,坚决推辞道,“老先生,这件衣服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那老先生听到这里就生气了,说道,“难道在你宁王的眼里,我的命还没有一件天蓝丝衣服值钱?”

    盛千烨摇了摇头,自己只是觉得这衣服珍贵,皇室都拥有不起。这老先生出手太大手笔,自己实在不敢收。

    那老者哈哈一笑,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你就将这件衣服收下。一个大男人千万不要这么扭扭捏捏,这样根本不是做大事的料。”

    说完之后他便大快朵颐,吃饱喝足了之后便告辞离去。

    盛千烨想到这里就觉得十分好笑,自己的师父有时就是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他走到城墙边上,一把抱起云漾,说道,“漾儿……”

    云漾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这个人似乎十分熟悉,只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好不容易开口,说了一个名字,“盛千烨……”

    谁知那人的脸色一僵,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盛千烨。我是圣千年,是圣教的教主。”

    云漾眼睛微微张着,心里十分不适,但是这个时候她又不能直接倒下,只得苦心撑起,说道,“圣教?”

    云漾当然知道圣教的来头,这个教众十分多的宗教一直都是各大帝国心中的心腹大患。很多次,六国几乎都准备联手绞杀圣教的教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都没有成形。

    据说圣教的教徒无孔不入,相信就是他们搞的鬼吧。

    不过云漾并不是很在乎圣教是什么东西,因为她不在乎。

    圣教又不同于白莲教,白莲教一直都是害人的,因此虽然口号喊得十分响,老百姓并不买账。

    自己和盛千烨曾经也一起联手绞杀过白莲教,效果很好。

    但是圣教又不一样,圣教打着光明的旗号,要带老百姓走向更好的未来,因此一直在老百姓当中颇有声望。有时候朝廷好不容易盯上一个圣教教徒,想要从他口中套出圣教的秘密。那人都会被老百姓藏着,从此再也见不到人。

    面对这样的硬骨头,朝廷刚开始还费大力气准备绞杀,后来见难度实在太大,于是就放弃了。

    而且圣教确实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偶尔治病救人积攒民心。

    秦皇对于这一点是不屑一顾的。老百姓能够做什么事情,真正能够做事情的只有强大的军队。只有军队强盛了,自己才能够所向披靡。因此他并不关心圣教一些小恩小惠笼络人心的举动,所以面对这一切他才格外纵容。

    而且圣教在他在位期间,也没有动什么要摧毁皇室的歪心思,因此秦皇才置之不理。

    云漾在乱城的时候也听说过圣教的存在,据说这个宗教是最近几年才发展壮大的。以前虽然有实力,但是一直都是十分低调神秘的,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

    现在的这个新教主很有一手,不仅培养了很多忠于圣教的优秀教徒,还收拢了大批卫士。

    由于他们一直的努力,很多老百姓都对他们非常相信。

    可以这么说,要是九州大地上有一个人可以统一六国,那个人只可能是圣教教主了。

    别看秦国这么强大,一直都是东奔西战,但是要是圣教教主想要一统天下的话,秦国根本就不是对手。

    云漾看了那个人一眼,她并不关心他是不是圣千年。他又不是自己心心念着的那个人,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圣千年一把抱住云漾,想要将自己的真气灌输给她,护住她的心脉。可是,云漾拒绝了他。

    她不想要被他救治,现在自己就只有孤家寡人一个了。经过这一场十分残酷的战役,自己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想法。

    与其这样,不如就这么死去还比较干脆。

    想到这里,云漾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圣千年本来还想再一次努力要救一救云漾,但是云漾坚决地拒绝了他。

    喃喃间,圣千年似乎听到了云漾的嘴里在说什么。

    他靠近一听,只听云漾一直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盛千烨,盛千烨……”

    圣千年心里大喜,于是一把抱住了云漾,说道,“云漾,你不要死。你听我说,我就是盛千烨。”

    云漾听了这话,艰难地睁开双眼看了一眼他。虽然很像,但是云漾记得刚刚他有说过自己不是盛千烨,而是圣教的教主圣千年。

    盛千烨怎么会成为圣教教主,这是不可能的。

    于是云漾拒绝了他的医治。

    眼见云漾就只有最后一丝性命了,再不救治的话云漾就很有可能会魂归西天了。圣千年的心里十分着急,说道,“云漾,是我啊。我是盛千烨,是你的丈夫。我回来了,回来晚了,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云漾睁开了双眼,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微微一笑,说道,“千烨……”

    宁王再也不敢不承认了,于是只得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

    云漾听到他答应了之后,心满意足地笑了,于是直接昏睡了过去。

    圣千年注意到,她的眼角似乎还有泪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