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治病救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盛千烨看了一眼云漾,说道,“云漾。你放心,我一定会就好你的。”

    他一把抱起云漾,走进城中。走到了云漾住的营帐里面。

    这时候,楚军中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地撤回城里。他们看到白衣胜雪、银丝万千的盛千烨。自动让出一条道理。

    他们看向盛千烨的眼神里有好奇、有探究。像是盛千烨是什么谪仙一般。他身上那种高冷出尘的气质,似乎能够冷炼这世间所有戾气。

    盛千烨现在没有什么时间管他们的眼神,况且这样的眼神他也已经习惯了。他的心里现在只有云漾。要是云漾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绝对不能原谅自己的。

    盛千烨将云漾放在了床上,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说道。“云漾。你知道吗?这些天以来,我一直都在想你。你现在睁开双眼,看一看我。好吗?”

    但是云漾没有听他的话。眼睛没有睁开。

    盛千烨似乎觉得十分难过。没有想到云漾竟然是这么地绝情。

    要是自己能够一直陪在云漾的身边,那么云漾就不会经历这些了。那么现在的云漾还是好好的一个人。

    想到这里,盛千烨就特别埋怨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喧哗的声音。

    盛千烨回过头一看,霍成、王猛、祁连都走了进来。

    盛千烨对他们并不陌生,也知道这些天他们在云漾心里的位置。于是他向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了自己的礼貌。

    霍成看着眼前这个银发冷冽的男子,眼睛都睁圆了,只听他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盛千烨看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个霍成身材威猛,却有一丝正气,是个良将之才,心里对他颇有好感。于是说道,“我是圣教教主圣千年。”

    霍成再孤陋寡闻也听说过圣教。虽然圣教的发展对于朝廷来说十分不利,似乎有一种夺主之势。但是凭自己的良心说,霍成还是十分支持圣教的,毕竟圣教这么多年来以来救了很多百姓。

    虽然自己经常打战,因为战争也死了很多人。但是打战是为了更持久的和平,这一点是霍成心中的信念。所以自己和圣教的宗旨十分相同。

    作为楚国危城的主将,霍成不便向圣千年靠近,只是微微说道,“不知教主来到这里,所为何事?”

    圣千年语气淡淡地说道,“为了我的女人?”

    霍成看了床上的云漾一眼,只见她脸上的药汁已经全然消失,和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个云漾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了。

    虽然她现在好像没有什么生气一般,但是还是十分动人。霍成再看了圣千年一眼,心里了然。

    祁连听到这里,真的震惊了。没有想到,云漾居然和自己一直崇拜的、高高在上的圣主有这样的纠葛,真的超乎自己的想象。

    霍成看了圣千年一眼,说道,“久闻圣教医术高超,这次能够救好我们的军师吗?”

    云漾原来从军的时候只是一个军医,后来霍成负伤之后云漾在风口成为了代理主将。现在霍成已经醒了,云漾自然就成为了楚军的军师。

    圣千年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云漾运功过度,导致心力衰竭。我圣教虽然可以保住她一条性命,但是也要花诸多心力。并且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愈合。现在,我要运功帮助云漾护住心脉。要不然的话,她可能就会心脉衰竭而死了。”

    听到这里,再迟钝的人也知道圣千年是在赶人了。

    于是,霍成、王猛、祁连齐声说道,“那教主赶快帮助军师治疗伤情,我们这些粗人只懂得打打杀杀,对于这些并不是十分了解。因此,我们就先行离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直接到营帐外面派人通知我们就行了。况且军师对于我们楚军来说恩重如山,只要能够为她做的事情,我们都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圣千年点了点头,心里明白。

    云漾来到这里,付出了这么多心力。这些楚军也不是没有感情的,对于云漾也是真的有几分关心。

    于是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那好,你们先离开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一定会让人去叫你们的。”

    霍成、王猛、祁连看着圣千年脸上的笑容,都觉得惊呆了。那种场景,就像千年的冰山开了花一般,真的十分罕见。一开,却令人为之欣喜,印象深刻。

    圣千年看着他们如此震惊的模样,心里十分奇怪。

    霍成、王猛、祁连这三人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打扰到了谪仙,于是纷纷自请离去。

    等到他们走了之后,圣千年开始运起自己的内力,为云漾护住心脉。

    要知道,火功的运用全凭自己的心力。云漾居然能够远程控制心火燃断了秦皇的心脉,不仅说明了她实力飞涨,也消耗了她的大部分精力。

    战场绵延百里,云漾的火也燃了百里。

    许多秦兵都没有逃过云漾心火的攻击,而云漾也没有逃过被自己心火反噬的命运。

    本来云漾可以不用这么惨的,但是这是她第一次能够控制心火到这种程度,而且是她无意识的状态之下激发出来的。

    所以云漾根本就没有收住,直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面对这样的情景,云漾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要不是自己来得及时,恐怕云漾现在已经被自己的心火反噬成和秦皇一样的命运了。虽然,现在的情况似乎也没有好多少。

    圣千年走了过去,盘坐在床上,将云漾扶起,把自己身上的内力源源不断地传输给她。

    云漾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温暖之中,她觉得自己刚开始的时候似乎是在冰冷的湖里,湖里十分寒冷,她的骨头都在发酸。现在却是像生活在温暖的火里,刚开始暖暖的、很舒服。但是渐渐的,火似乎越来越大。云漾不想待在这里了,她觉得自己快被这个火烤化了。

    她全身发抖,一会儿冒出冷汗,一会儿又在说一些呓语。

    圣千年知道,云漾现在正处于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自己千万不能分心。

    “啊,好痛,好冷,好热……”

    云漾的呓语深深感染了圣千年,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这么痛苦,他好想受伤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云漾不能够这么痛苦,自己也可以代替她承受这些折磨。

    云漾的脸开始扭曲了起来,她的骨骼也开始咯咯作响。她的心扑通扑通,似乎要跳了出来。圣千年一运力,云漾惨叫了一声,直接倒在了床上。

    圣千年为她掖好了杯子,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心里松了一口气。

    现在云漾的心脉算是护住了,接下来就是持续不懈地调养了。

    只要用上圣教独有的药材,那么云漾的身子就还有得救。圣教一直都是以救人救苦为使命的,他们的药物、医术得到了九州六国人民的赞许。而且圣教之中有很多稀世的药物,有一些云漾都没有听说过。

    或许云漾醒了,看见了之后会向自己讨要吧。

    圣千年觉得有点好笑,他知道,当云漾还是欧阳匪的时候,真的是一个药痴。

    为了研究药物,她可以整月整月泡在药房里面不出去。即使是她的师父毒老叟想要带她出去散散心,她也是不会去的。

    这也是为什么,欧阳匪可以成为继毒老叟之后医毒无双的又一人。

    可是,她却爱错了人。

    想到这里,圣千年的眼睛开始黯淡了下来。他不愿意再想这些事情,关于云漾,他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不管她曾经是欧阳匪也好,还是其它人也好,只要她现在是自己的云漾,是自己的宁王妃。

    但是圣千年的心绪还是被拨动了,他觉得自己有一种莫名地烦躁。于是他决定出去散散心,以免自己不安的情绪打扰到了云漾休养。

    当他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一个人影站在那里。

    他背对着圣千年,一身青衣显得格外落寞。

    圣千年还是认出了那个人,百里暮扬!

    想到云漾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全部都是拜他所赐。都是他,让云漾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引起,才会义无反顾地抛下乱城来到危城。

    都是他,让云漾身陷落寞,独自一人在城楼上饮酒,因此才会撞见秦太子,引发更大规模的战争。

    要是没有了这些战争,云漾就不会引发心火。

    现在,云漾内外俱损,肝胆俱废。要不是自己来得及时,云漾要么当场毙命,要么成为了活死人一个。

    曾经那么灵动的云漾,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都是眼前这个男人所害。

    这个男人根本不顾云漾的生死,他自己知道面对不了这样的战情,于是偏偏利用云漾的能力。

    百里暮扬,这个人并不是第一次利用云漾了。

    想到这里,圣千年捏起拳头,一把打了上去。

    百里暮扬没有躲避,任由他的拳头如密雨一般盖了下来,他也毫不躲闪、脸上也没有畏惧之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