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利用了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时候圣千年看了百里暮扬一眼,说道,“你利用了她!”

    百里暮扬听到这句话。没有说话。

    过了半响,他才从嘴里支支吾吾地吐出了几个字,说道。“可是,我爱她!”

    圣千年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说道。“你爱她?你是怎么爱的她?一直抛弃她,娶别的女人?让她为你抵挡秦军,牺牲性命、舍生入死?你这样的爱。你觉得她稀罕吗?”

    百里暮扬没有说话。

    他想到了在乱城里面的那些日子,那个巧笑倩兮的欧阳匪。

    要不是颜如邀的不离不弃,自己根本分不出来云漾就是欧阳匪。

    是的。圣千年这次说得对。自己确实就是利用了云漾。

    百里暮扬很早就知道秦国要发兵,不仅是秦王的野心勃勃,还因为秦国已经为这场战争准备了多时。

    在秦国也有楚国的探子。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但是。楚国现在百废俱兴,根本就不是势力强盛的秦国的对手。或许。楚国拼尽全力,还有一丝和秦国抗衡的可能。但是拼尽全力之后呢。又是几十年的忍耐才有的兴旺。

    要是这几十年里,又有一个国家盯上了楚国……

    百里暮扬不能冒这个险,他是一国的君主。自然要深思百虑。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私欲,置楚国以万劫不复之地。

    云漾确实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女子,要是她能够替自己去抵挡秦军,那么楚国的压力就会小很多。百里暮扬知道,以现在霍将军的实力,或许守住楚国的危城还可以。但是,要面对秦军的大举进攻,就显得格外单薄。

    危城是楚国的三百里沃野的最后一道屏障,要是秦国越过了这一道防线,就可以单刀直入楚国三百里,如入无人之境。

    百里暮扬不能冒这个险。因此,他选择了牺牲云漾。

    他原本以为,以云漾的实力,是可以轻而易举地退击秦兵的。

    只是没有想到,秦王对云漾的偏见如此之深,以至于知道了她在危城之中以后,竟然又派了三十万大军过来。

    这个时候,危城里面粮草又断绝了。

    百里暮扬很想过来救场。

    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理智。自己现在或许是可以救得了一时,但是自己却永远保不了危城一世。

    三十万秦军,加上原来就有的十万秦兵,总共四十万大军压在危城。楚国所有的兵力加起来只有二十万,而危城就有十万了。

    现在这十万根本抵挡不住,自己再也不能拿剩下的十万兵马冒险。

    想到这里,他就打算牺牲掉危城,牺牲掉在危城的将士。

    三百里沃野也可以不要了。在三百里之后,是崎岖的高山,那里有百年的瘴气,有极深的沼泽,是楚国的天然屏障。

    楚国疆土千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但是,看到云漾现在这个样子,百里暮扬又觉得自己十分混账。

    自己不管再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涉险?一个男人要靠自己心爱的女人守住江山,那这个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男人,就应该建功立业,上场杀敌,守卫疆土,收复河山。

    而女人,就该躲在男人身后,享受着岁月静好的一切。

    可是自己呢?百里暮扬不禁苦笑了一下,自己却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推了出来。

    要不是自己如此混账,那么也不至于如此。

    那天,百里暮扬知道她们的离开,也知道她们的必经之地,也知道在路上等待她们的是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想之中。

    他了解云漾的性子,因为深爱,所以了解。当云漾面对这样的情况的时候,是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以云漾的才华,定能帮自己守住危城。

    但是当秦军的三十万大军来了之后,当秦太子丧心病狂之后,云漾也不受控制了。

    那场燃烧了天际的大火,整个楚国都为之动容。

    许多老百姓议论纷纷,以为末世降临。小孩子哭闹不已,仿佛阴魂转世。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黯淡无光,那么没有神采,那么毫无意义。

    百里暮扬终于按捺不住,亲自前往危城。

    可是,当他来到危城的时候,看见的却是白衣胜雪的一群人。

    圣教,这个六国之中十分超脱的存在。不属于王权,却有超越王权的实力。圣教在楚国也颇有实力,甚至有很多大臣都是圣教的信徒,只是百里暮扬不知道。

    凡是楚国推行的针对圣教的政策,最终的结局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就这样,圣教在楚国发展得越来越壮大。

    那些白衣人足有千多名,看起来场面蔚为壮观。

    百里暮扬看着一个人慢慢向城楼的方向走去,百里暮扬知道,云漾就在城楼。

    刚开始,他还比较紧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不过这些都是圣教的人,百里暮扬并没有实力要去与圣教的人抗衡。于是,他再一次当了缩头乌龟。

    百里暮扬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不仅要让女人替自己守城,削弱秦国的实力,还要让被人欺辱自己的女人。百里暮扬隔得远远地看着,心里格外委屈。

    这个时候,他的眼神开始露出光彩。因为,那个男人,他真的十分眼熟。

    那个人,是盛千烨。

    在秦国的时候,百里暮扬与盛千烨颇有交集。虽然现在他的头发全部化作了银丝,但是百里暮扬还是认出了他。

    想到云漾曾经还是宁王妃,百里暮扬就放下了心来。或许,他是来救她的。至少,他不会害她。

    他就这么安慰着自己,迟迟没有上前。

    直到看到白衣人抱起云漾走回了营帐,百里暮扬才跟了过来。

    圣千年现在十分看不起百里暮扬。这个男人胆小怕事、诡计多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牺牲女人。而且,他还口口声声地说自己心里爱着云漾。

    天底下有这么自私的爱吗?

    根本没有,这个男人最爱的人始终是他自己。

    想到欧阳匪曾经为他付出的一片痴心,想到现在云漾的肝胆俱废,想到眼前的百里暮扬那不知廉耻的口口声声,圣千年心里气极。

    密集的拳头开始往百里暮扬身上招呼了过去。

    百里暮扬刚开始还忍受,但是看到圣千年的怒火实在太过强盛,于是就出手反击。

    只听他说道,“圣千年,你不要这么过分。我刚开始就已经承受了你的怒火,现在我们都一笔勾销了。你再这样下去,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不会轻易放过你。”

    圣千年知道,刚开始百里暮扬之所以不出手,实际上是顾及着圣教的势力,并不是因为心里对云漾有多少愧疚。

    想到这里,他就替云漾感到十分不值。

    天底下那么多的好男人,为什么偏偏就爱上了这么一个人渣。

    不过那个时候,云漾还不是云漾,只是欧阳匪而已。幸好,云漾现在爱着的人是自己。等到云漾醒来之后,自己一定不会再离开,要和云漾安稳地度过下半辈子。

    于是圣千年说道,“随便你怎么不客气。我说过要让你客气了吗?现在,你有什么实力通通都使出来吧,我可以让你万劫不复。”

    百里暮扬不知道他话里的成分有多少,但是自己的实力也不是吃素的。自己好歹也是楚国的一国之君,即使面前的这个人是圣教教主又怎么样,自己依旧要让他看到自己的厉害。

    于是他一招天女散花使了出去。

    只见那剑花密密麻麻,就像飘散的花瓣一样,密集却又不失美感,招招剑锋都会致命。

    圣千年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不屑一顾地笑容,说道,“雕虫小技,我根本不放在眼里。百里暮扬,你有什么本事就请通通都使出来吧。”

    百里暮扬见自己的剑花遇到圣千年之后就化为乌有,心里很是光火。于是又一招隔空捞月使了出来。

    这一次,剑似乎变得十分厚重,每一招都是有形,似乎敌人轻而易举就能化解。

    但是百里暮扬知道,重剑无锋。越是有形的剑法,越不容易对付。这一招,自己已经练了很久。不管圣千年的道行有多高,都一定会受伤。

    圣千年看到这剑法之后,面色凝重了下来。他运起真气,以内力深深地抗衡着这剑锋。

    百里暮扬嘴角溢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将手中的力道加重。

    圣千年看到此情此景,心中怒火大盛,于是运起自己手中的真气,直接将百里暮扬震到了院子里的树上。

    百里暮扬被大树狠狠地吐出一口暗血,只见他靠在树上,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说道,“圣千年,你一直都在怪我,你认为是我陷害了云漾。”

    圣千年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然呢?难道这一切都不是你设计的吗?百里暮扬,你一向诡计多端,现在就不要再狡辩了。我并不是云漾,是不会那么心肠柔软地听你的花言巧语的。你为了自己现在的一己私欲,不惜牺牲掉她,让她一个弱女子去帮你削弱秦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