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变化的病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里暮扬听到这里,轻蔑一笑,说道。“圣千年,你也不要说我。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当年你掉下悬崖的时候,云漾哭得死去活来。那个时候。是我陪在她身边的。”

    圣千年听到这里,陷入了沉思之中。当年掉下悬崖。确实是意外。自己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会被圣教的教徒所救。

    这么多年没有露面。除了上一次的伤势严重,一直没有康复之外。还因为自己现在被视为父皇的眼中钉,要是自己露面的话。不免又会引起父皇的追击。

    百里暮扬看到圣千年的沉默,知道自己戳到了圣千年的痛处。现在圣千年的实力要比自己强大很多,要是不小心应对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葬身圣千年之手。

    于是百里暮扬又说道。“你一直都在怪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楚国的君王。楚国虽然疆土广阔,但是这么多年的沉积下来。早就外强中干。我不过是从父皇手里接过了烂摊子。一直都在勉力维持。所以。面对强大秦国的进攻,才不得已借助云漾的实力。我知道云漾是一个十分强悍的女子。也知道她能够面对这样的局势。”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圣千年的神情,看到他专心致志,于是继续说道。“可是我没有想到,秦国国君居然对云漾的情绪这么激烈。圣千年,你觉得这样的事情究竟拜谁所赐?要不是因为你,秦国宁王殿下的身份,云漾至于和秦王如此水深火热吗?所以,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其实还是因为你?”

    圣千年听到这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就是因为自己,云漾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百里暮扬继续说道,“我要是你的话,早就拔刀自刎了。可是你呢,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真是脸皮够厚。这么多年以来,云漾一直都在找你。你埋怨我娶了别人,却不知道我曾经放下自尊挽留过云漾。你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吗?云漾拒绝了我,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云漾一片真心对你,可是你呢,明明活着却一直没有出现。你这样,真的对得起云漾吗?”

    圣千年听到这里,彻底愤怒了。虽然知道,百里暮扬现在说这样的话,不过是逃避自己的追杀。但是,圣千年不得不承认,他说得确实有道理。

    要是自己一直在她的身边,她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于是,他放出大招,向百里暮扬攻去,想要阻止他继续说话。

    可是,由于他的情绪过于激动,实力已经大不如前。

    百里暮扬看到这里十分欣喜,赶紧奋力阻止他。现在圣千年的实力大减,百里暮扬勉强可以和他战个平手。

    二人在院子里上下打斗,直至精疲力尽。

    百里暮扬上气不接下气地看了圣千年一眼,没有说话。

    圣千年此时也是疲惫不堪,看上去愁容满面。

    这个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雨。

    那雨倾盆而下,将百里暮扬和圣千年淋了个彻底。

    圣千年沐浴在雨水之下,大声吼了一声,似乎要将自己心中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

    百里暮扬看了看圣千年脸上淌着的雨水,直接坐在了地上。他实在太累了,刚刚跟圣千年的缠斗消耗了他大部分力量。

    这个时候,圣千年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扶起来。

    两个男人手握着手,相视一笑。

    已经过来三天了,云漾还是没有苏醒。

    霍成、王猛、祁连都已经过来看了好几次,可是自己的军师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圣千年仔细检查了云漾的心脉,还是十分稳健的。

    这些天,自己一直都在用真气帮助云漾疗养心脉。要知道,自己修习的是圣教绝无仅有的心法,自己的真气十分精纯,用来治疗云漾的心脉再好不过。

    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尽力,云漾就像睡着了一般,从未睁开眼睛。

    霍成、王猛、祁连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圣千年,似乎在说,“你不是圣教的教主吗?圣教的医术向来十分高明,怎么我们的军师现在还没有醒?”

    圣千年被他们看得也十分怀疑自己的实力,但是自己确实已经用心去做了。难道云漾还受了什么更加严重的伤?

    百里暮扬责怪地看了圣千年一眼,说道,“圣千年,你的医术想来也不过如此。现在已经三天过去了,云漾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你难道想要云漾变成一个活死人吗?”

    霍成、王猛、祁连看了他一眼,心里想道,“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你才是活死人,敢诅咒我们的军师变成活死人。”

    但是,这只是他们的想法而已,他们都没有说出来。

    要知道,现在的百里暮扬可是他们的皇帝。就算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万万不敢这样的。

    圣千年回到床上,再一次检查了云漾的病情,说道,“我要带她回秦国的圣宫去。云漾已经昏迷了三天还未苏醒,肯定是另有伤情,要是再这么拖下去,肯定会有不好的因素的。”

    这个时候,百里暮扬拦住了他,说道,“你说要把云漾带到秦国去,就带到秦国去啊。你们秦国现在对云漾这么不友好,云家又不是特别亲近云漾,她回到秦国去又有什么好处?”

    圣千年解释道,“圣宫的总部是在秦国的,在圣宫之中,有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药物。要是自己可以将云漾带回去治疗,那么对云漾的病情要好很多。而且,圣宫里现在还有一个千年寒冰床,云漾的心脉受损,要是能够躺在那个床上加以疗伤,恢复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百里暮扬还是不允许,只听他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一直都没有出现,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不仅治不好云漾的伤情,还要带她走。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允许它发生。”

    圣千年看了百里暮扬一眼,十分鄙视地说道,“试问楚国的国君,你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带走云漾?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还是秦国的宁王殿下,而云漾,是我明媒正娶的宁王妃。”

    百里暮扬听到这里,语塞。

    是啊,自己是没有什么资格阻止他。云漾确实也是秦国的宁王妃,而自己,却连一个名分也没有给过她。不管她是欧阳匪,还是云漾。如果要论关系的话,和自己,几乎算是陌生人吧。

    想到这里,百里暮扬就像泄了气一般,直接给圣千年让出了一条道路。

    圣千年抱起云漾,哼了一声,直接坐上马车,日夜兼程赶往秦国的圣宫。

    百里暮扬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心里十分伤心。

    他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像是失去了所有一般。

    想起欧阳匪曾经的天真、一心一意,百里暮扬不禁露出了笑脸。但是想到自己那么狠心,曾经拒她于千里之外,百里暮扬就不禁骂自己是个混账。

    现在,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资格待在云漾身边,以至于眼睁睁看着她被其它的男人抱走。

    百里暮扬哈哈大笑,他仰头看着天,心里想到,“自己机关算尽又能怎么样,到现在呢,自己又是孤家寡人一个。楚国皇宫也没有什么好的,少了云漾的自己就像失了魂魄一般。现在自己才明白了过来,少了云漾,即使得到了天下也是索然无味的。”

    这个时候天空又下起了雨。

    这一次,雨没有那么倾盆,只是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百里暮扬哈哈大笑,说道,“老天爷,你也在嘲笑于我吗?我是不是真的很傻,为了一些根本不是很重要的东西伤害了对自己最为重要的人。老天呀啊,你说,我要是可以重新来一次,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经历。老天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求求你了。”

    看着自己的国君如此失魂落魄,霍成走了上去,说道,“皇上,军师已经走了,你就不要这个样子了。而且,军师只是被那个所谓的圣教教主带去治病,又不是不回来了。只要她的伤好了,想要回来就是随时可以回来的。所以皇上你不要这么伤心,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现在,楚国的百姓和国运都在皇上你的身上。”

    百里暮扬听了他的话,摇了摇头,说道,“霍成,你不懂。云漾这一走,她就不会回来了。你看看我,这么混账,和圣千年比起来有云泥之别。云漾那么聪明,她知道怎么选的。你就不要安慰我了。”

    霍成看了百里暮扬一眼,说道,“皇上,我是一个粗人,对于这种事情并不是很懂。只是微臣知道,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龙体。”

    其实,霍成不得不承认,这一次皇上做得真的有一点过分。虽然是为了大局着想,可是君王的心真的太过残酷。想到自己也是被牺牲的那一个,其实霍成的心里也是怨气颇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