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人追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圣千年将云漾的头枕在自己腿上,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脸,双眼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根据圣宫的探子来报。秦国局势混乱,许多势力蠢蠢欲动。

    可是,圣千年并不感兴趣。朝廷的那些东西又能有什么劲。哪有自己怀里的云漾能够让自己心情愉悦。可是,云漾。你为什么还不醒?难道。你要让我就这样一直等着你吗?

    是的,都是自己不好,不应该一直不出现。

    “要是自己在。”圣千年想道,“云漾的情况一定比现在好得多吧!”

    至少自己可以为云漾遮风挡雨,在她受百里暮扬利用的时候。会义无反顾地拉着她的手渐渐走远。这个世间的事情实在太过复杂。人与人之间的欲望又实在太多。那么,我们不参与就是了。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对着云漾的脸亲了一口。说道。“你说对不对啊,云漾?我们不参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两个在一起,一起过我们的小日子。”

    这个时候。马车猛地停了下来。

    圣千年觉得很疑惑,但是并未查看。

    过了很久,马车还是没有动静。圣千年打开帘子一看。周围全是黑衣人。

    圣千年笑了笑,说道,“你们是哪一个不长眼的派来的?请速速离去,我可以留你们一条命。”

    那些人听了他的话之后,不仅没有离去,反而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圣千年看着这些赴死的黑衣人,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只见他左手捏了个字诀,嘴里念念有词。那些黑衣人就像是中了一种神秘的巫术一般,浑身上下开始舞动起来。

    场面现在异常奇怪。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黑衣人,现在居然跳起了稀奇古怪的舞蹈,只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异常痛苦。

    圣千年看了一眼云漾,说道,“漾儿,你曾经最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现在看到这一幕,你会不会觉得有些欣喜。你快睁开双眼啊,这些人都在为你祈福跳舞。”

    但是云漾并未回答他,眼睛一直闭着。

    圣千年看到这里,心里一怒,直接将手伸出帘子之外。一个黑衣人就被他吸了过来。

    圣千年用手掐住他的脖子,厉声说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那个黑衣人脸上开始发青,刚开始他还不愿意说,但是随着圣千年手上力道的加重,那个黑衣人才开始说道,“是豫王殿下。”

    圣千年听了之后,直接松开了手。那个人掉落在马车之下,骨碌地在地上滚了几下站了起来。

    圣千年撤去法术,说道,“滚!”

    那些人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立马全部离开。

    圣千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没有想到这些这么怂。豫王殿下,你手下的人真是让我佩服。

    但是现在,圣千年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儿,云漾才是自己真正的重心。等到漾儿好了之后,自己再与你们算账。

    马车行到秦国都城,就被堵住了。这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圣千年现在已经开始不耐烦,所有的好脾气都要开始被磨尽了。

    圣千年打开门帘一看,就看到很多人都围着自己马车,而且这些人都是乞丐。

    周围的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那些人看到其它围了过来纷纷都躲了起来。

    圣千年笑了笑,看着这些滥竽充数的乞丐,说道,“你们这些人,又是谁派来的,烦请赶紧离开吧!”

    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花白的老者走了上来,说道,“公子,请你好心打发点吧。我们并不是谁派来的,都是些平苦百姓。只是因为最近秦楚两国的战争实在太胶着了,我们的家乡也受到了波及。年轻的人都去打战去了,都没有回来,我们这些老人哪有什么活路啊!公子,可怜可怜点吧!”

    圣千年十分不耐烦,说道,“是吗?我看你们这里不是有很多年轻的乞丐吗,为什么不回去种田呢?”

    那老者听到这句之后十分生气,说道,“你这个人,真的十分不讲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打发点,你今日就别想离开。”

    圣千年听到他口气这么厉害,反而笑了,说道,“是吗?那我就是不打发一点,我看你到底又能怎么样呢?”

    那老者吹了一声口哨,周围的所有乞丐都围了上来。

    只见他们都用棍子在地上点点点,嘴里念念有词。

    圣千年看到这样的情景,眼睛眯成了一条弧线。

    这样的事情,也只有那个伪君子孟国公才搞得出来了。

    孟国公此时正坐在自己的庭院里品茗,突然就打了个喷嚏。只听他自言自语地说道,“突然就转凉了,我这个老头子就要注意天气变化啊。”

    说完,他就转身回了屋。

    圣千年厉声说道,“我再说一遍,你们赶紧离开,要不然的话我会对你们不客气的!”

    那些乞丐根本没有把圣千年的话当一回事,只是在那里一个劲儿地敲着自己手中的棍子。

    圣千年运起一股内力,直接从帘子外面涌了出去。

    瞬时间,站在前面的乞丐都被波及。两边的店招也被内力弄得四处翻飞。

    那刚刚说话的老者还站在人群中央,一动不动地看着圣千年。

    圣千年不禁暗想,“这个老者还挺厉害,或许是自己没有怎么用力。”

    这个时候,他又将自己手中的内力加重了几分。

    然而那个站在人群之中的老者,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周围的人都被吹倒在地,那老者的身影显得格外挺立。这个时候,圣千年开始重视了起来。

    没有想到这个孟国公这次居然还下了血本儿,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请来这样的高手。

    圣千年想到自己还小的时候,有一次去到孟国公府上做客。那个时候孟国公刚刚从云南迁回来,所有的东西都是旧的。

    按照圣千年的理解,刚刚搬的新屋子里面一切的东西肯定都是新的,为什么孟国公府上的东西都是旧的呢?圣千年好奇地问道,“孟大人,为什么你府上的东西都如此破旧?”

    那孟国公听到年幼的圣千年的问话并没有生气,相反还笑眯眯地说道,“我这里的东西都是这样的风格,我比较喜欢一些有历史感的东西。这些旧家具总给人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一般。”

    这个时候,父皇却在一边笑道,“你可别听你孟叔叔胡说,你孟叔叔就是舍不得。什么都是旧的,都是从其它地方淘汰过来的,所以就不用花钱了啊。”

    圣千年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没有想到孟叔叔这一次为了自己,居然花了这么大的价钱。

    孟叔叔是秦国的异姓王,当年跟父皇是拜过把子的过命兄弟。

    后来父皇登上皇位之后,孟叔叔就被分封到了云南。本来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怎么再见面的,可是后来父皇心血来潮却将孟叔叔一个人迁回了京城。

    孟叔叔在京城就是一个孤家寡人,他的妻儿都远在云南。

    曾经的圣千年并不知道父皇为什么这么做,后来长大之后就开始明白了过来。一直以来,他心里都是十分同情孟叔叔的。只不过孟叔叔的心里,却是一定很恨父皇的吧!

    本来的天伦之乐却不能享受,只是因为君王的猜忌。

    现在了,原来的君主死在了自己的前面,也许这样对自己来说才是一件好事吧。

    孟国公这一次一定是下了血本儿,才请来了如此高手。圣千年在圣宫修习已久,所习功法都是天下至尊的心法。这个老乞丐却能在自己手底下撑这么久,实属相当能耐。

    这个时候,圣千年却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情,那老乞丐的嘴角开始溢出一丝鲜血。

    只见那鲜血开始涌出,怎么也堵不住。

    圣千年才明白了过来,这个老者在自己第一次发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只是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倒下去,自己才以为他还活着而已。

    没有想到这些被派来的人都如此不堪一击,圣千年已经由刚开始的欣喜、烦躁变成了现在的无聊。

    现再皇上、太子都死了,圣千年倒是开始怀念起以前父皇在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父皇虽然十分刚愎自用,但是朝野上下一派亲和,没有人在下面搞小动作。因为父皇一直都在监视他们,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父皇的眼皮子底下。而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们一直都是十分认真的。

    现在呢,所有人都开始要揭竿而起了。仿佛自己的父皇当年虐待死了他们,现在都是要翻身农奴把歌唱。

    以前,圣千年只用防着父皇一个人。因为他对太子的偏爱,使他容不下其它同样有才华的皇子,欲除之而后快为太子铺路。

    现在呢,圣千年要防着所有有野心的人。从刚开始跨入秦国地界到现在,已经有两拨人前来行刺。虽然手段都不是十分高明,但是未来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在等待着自己,圣千年的心里有些叹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