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没兴趣夺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圣千年回到圣宫之后,就把云漾放在了圣宫的千年冰床之上。

    千年冰床上面寒气颇多,但是并不侵体。对于心脉受损严重的云漾来说十分有利。

    圣千年看了看云漾,心里觉得有一丝幸福的感觉。要是云漾现在醒过来就好了。

    但是云漾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什么动静都没有。想起之前云漾在自己身边的古灵精怪。圣千年叹了一口气。

    襄王这个时候在醉春楼里喝得欢天胡地。

    孟国公这个时候走了过来,静静地看着他。

    襄王看了他一眼。没有理。继续喝酒。

    周围的樱红柳绿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刚刚那种莺莺绕绕的氛围消失殆尽。

    襄王看了看孟国公。说道,“孟叔叔,你看。你来了什么乐子都没有了。”

    孟国公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还在找乐子。你知道吗?宁王回来了!”

    襄王睁开半醉的双眼,说道,“孟叔叔你老糊涂了吧。宁王早就死了。怎么可能回来?”

    孟国公叹了一口气。说道,“恰恰相反。宁王不仅没有死,还活得好好的。我的探子来报。宁王现在已经是圣教的教主了。”

    襄王哈哈一笑,说道,“这个宁王。真是厉害。我刚开始还以为他死了,没有想到,他不仅没有死,还成了圣教的教主。我们兄弟几个,被父皇弄得死的死,伤的伤。宁王倒是一个有造化的。”

    孟国公这个时候听得十分有气,说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还好意思笑。我告诉你,宁王一回来,这个皇位就没有什么你的事了。”

    襄王看了一眼孟国公,说道,“孟叔叔,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根本就不想当这个皇上,你就不要为我操心了。你还是去选择其它的明主吧,比如说宁王,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兴趣。”

    孟国公叹了一口气,说道,“假如你母妃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心里又会是怎样的难过?”

    襄王这个时候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自己的母妃,真的是很久远的一个女人啊。不知道她现在在天上还好吗?父皇这样的人是要下地狱的,即使他死了,母妃在天上肯定也还是十分安逸吧。

    孟国公说道,“姐姐临死的时候,特意嘱咐我,要让我看着你成才。没有想到,你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让我以后死了怎么去见我的姐姐啊。”

    襄王听到这里,觉得头都大了。这个孟国公,每一次教训自己的时候都拿自己的母妃来压自己。

    襄王看了一眼孟国公,说道,“好了,舅舅。我听你的就是了,我现在就离开醉春楼,换一个地方喝酒。”

    孟国公听到他要离开,心里十分高兴,说道,“这就再好不过了。只要你不待在青楼,去哪儿都成。这要是传出去成何体统,一个好好的皇子,怎么成了青楼的常客啊?”

    襄王根本不想理迂腐的孟国公。他现在只想找一个地方安静地待着。

    原来就已经对父皇失去信心了。

    现在父皇死了、太子崩了,自己倒成了最有希望的一个了。连一向都十分淡泊名利的舅舅,这一次也开始替自己操心了起来。

    他们真是看错了人,自己又怎么是当皇帝的那一块料子。

    父亲当年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眼,自己做什么在他的眼里都是讽刺。现在自己已经长大了,错过了那个需要讨好别人的年纪了。想到这里,襄王呵呵一笑。

    现在所有的人都死了,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谁也勉强不了自己,自己就愿意做这样的自己。

    那些年,自己痴痴恋着云意晴。她是云家的大小姐,温柔可人、端庄贤惠。但是,她却不喜欢自己。

    在最开始的时候,云意晴还对自己笑笑,后来干脆就不理自己了。

    想到这里,襄王不禁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是真的太傻。一个女人要是不理你了,只能说明她是有其它的男人了。

    但是那个时候的自己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多,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惹自己心爱的女人生气了。

    自己那个时候每天换着花样讨好云意晴,可是云意晴呢,由刚开始的爱理不理到最后的闭门对待。襄王觉得自己的心都被伤得透了。

    她的妹妹,云漾只不过是一个庶女。但是云家打得一手好算盘,想要将这个女人嫁给自己。

    但是,自己还是想要接受的吧。

    不过是纳个妾,又不是娶正妻。

    可是,自己的四哥却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事情。他居然当众宣布要娶那个女人。四哥是疯了吗?一个庶女而已,娶一个庶女不是会伤了他皇子的身份吗?

    就算他那个时候病怏怏的,身体似乎不太好的样子。但是,也不至于要娶一个庶女为皇妃吧。

    现在,襄王才知道自己是有那么肤浅。

    当云意晴为了成为太子妃抛弃了自己,选择了太子殿下。而那个庶女却一路陪着四哥披荆斩棘,甚至面对父皇也没有什么惧色。

    时过境迁,现在云意晴在战场上死于非命。听说她死前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因为太子殿下的心里其实并不爱她。

    不知道她死前有没有后悔,后悔当初选择太子而没有选择自己。要是选择了自己,自己一定会好好对她的吧。

    可是,这些女人真的就是十分现实的。她们根本就没有爱情,谁对她好,就跟谁走了。

    名利场上的女人是,谁更有势力,就跟谁走。

    襄王呵呵一笑,现在,自己怕是所有人当中最有实力的那一个吧。

    虽然各地诸侯王都是虎视眈眈,但是,自己才是最名正言顺的那一个。

    想到这里,襄王笑得最开心了,什么都不想管。

    看着吧,曾经自己想要这个天下的时候,这个天下你不想给我。现在,即使你求着我要这个天下,我也是不会要的。

    朝廷现在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秦皇死了,各皇子都凋零了。唯一一个襄王却是迟迟不肯登位。即使是有抱负的大臣,这个时候也觉得有一种报国无门的人。

    而对于那些贪官污吏来说,这个时候却是最好捞钱的时候。

    不仅可以大发一笔战乱财,还可以哄抬物价,坐收渔翁之利。

    秦国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分混乱的地方,百姓们民不聊生。很多青壮年男子不是去打战了,就是去当山贼去了。

    既然辛辛苦苦做事,还是会饿死。那么又何必这样呢?不如当一个山贼,揭竿起义,让自己也来当当皇帝。

    一些诸侯趁乱也是打着镇压山贼的名义,纷纷向京师进军。

    眼看有很多诸侯王联合起来就要攻城的时候,许多大臣们都在纷纷商议,要不要带着自己的家人、财产去其它地方避一避。

    昔日辉煌壮大的秦国,现在已经走向了陌路。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想再为它付出一分,只想从它的身上尽可能多的得到。

    圣千年本来是有一颗报国的心,尤其是知道,对于云漾来说,一定会愿意看到百姓安居乐业的一面。所以,她才愿意以身涉险,一个人去到危城帮助百里暮扬的楚军。

    但是现在云漾昏迷不醒,圣千年不禁也觉得十分泄气。

    即使这个天下再好又能怎么样,现在云漾昏迷不醒,自己拥有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

    没有云漾分享的江山不是江山,没有云漾分享的美食也索然无味。要是云漾不醒过来,那么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孤零零的。不如到那个时候,和云漾一起走吧。

    想到这里,圣千年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自己终于可以为云漾做一件事情了,让她走得不是很孤单。

    这个时候,豫王殿下听到圣千年已经回到了圣宫,开始急得团团转。

    在众多皇子之中,自己是最不占优势的那一个,甚至都不是名正言顺的。自己只不过是秦皇一时兴起和一个浣衣女所生。甚至那晚临幸之后,秦皇便忘记了这件事情。

    要不是浣衣女最后小心翼翼地生下自己,恐怕就没有自己的今天了。

    想到自己的母亲这么多年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却连一个名分都没有。豫王的心里就觉得十分难受。

    等到自己当上皇帝之后,母亲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后。

    可是,现在秦国的局势这么混乱。自己又不像圣千年那样,有势力庞大的圣教撑腰;也不想襄王殿下那般,有朝中众多老臣加持。

    自己所能依靠的就只是自己了。想到这里,豫王不禁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不管付出任何代价,自己都要得到皇位。

    圣千年看着冰床之上躺着的云漾,将自己的整个身子也躺了下去。冰床很冷,但是云漾不得不躺。就让自己也这么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吧,这样的话云漾也就不会孤单了。

    云漾,以后不管是看花还是看花,我都要陪你一起。我们,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