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云漾初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时候圣千年突然想起,苦苏叶若是与红莲酒相结合,可以解火毒。

    想到这里。圣千年立马拿起自己的药书,苦寻这个药方。功夫不负有心人,圣千年在翻遍了三大本医书之后终于找到这个药方了。

    走到圣宫的药炉里。圣千年运气将药炉的火点起。

    丹炉里温度正好,圣千年将手上配齐的药物依次放下去。渐渐的。丹炉里有烟雾升起。

    云漾睁开了眼睛。她打量了四周,看见一个男人守在自己身旁。

    她突然想起,在昏迷之前。自己似乎遇见了一个和盛千烨十分相似的人。她觉得自己脑子有点晕晕的,实在搞不清楚方向。

    云漾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只见他穿了一身白衣,连头发都是白的。

    云漾情不自禁摸了摸他的白发。银丝如缎。摸起来还是很舒服的。云漾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个时候,圣千年才发现云漾的醒来。

    自己这几天没日没夜都在炼丹药,根本没有合过眼。云漾似乎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在她身边之后就会很容易睡着。

    圣千年对着云漾笑了笑。说道。“你醒了。你已经昏迷很多天了,这些日子我一直守着你。但是你一直都没有醒。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你整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云漾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人似乎有一点眼熟。他的眉眼好像宁王!

    想到这里,云漾的眼睛有泪涌出。盛千烨,你到底在哪里?

    圣千年看到云漾哭泣。心里觉得很是为难,说道,“云漾,你哭什么呢?你知道吗?你要是哭的话,我的心里会很难受的。我希望你不要哭,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开心一点。”

    云漾点了点头,说道,“你到底是谁?”

    圣千年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云漾没有说话,她在等待眼前的这个男人开口。这个男人虽然十分清冷,没有盛千烨那种生命力,但是云漾却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十分相似的点。

    圣千年说道,“云漾,我回来了……”

    云漾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十分震惊。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够和盛千烨相逢。

    云漾摸了摸圣千年的脸,说道,“盛千烨,是你吗?”

    圣千年抓住了云漾的手,微微一笑,说道,“是的,云漾,是我。”

    云漾哭得更厉害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盛千烨在自己身边,自己仿佛更加脆弱了一般。

    好想把自己心里的委屈向他哭诉,好想告诉他自己现在究竟在做什么。现在云漾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面临这样的事情。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用管了。

    云漾一把抱住圣千年,说道,“盛千烨,你这个大坏蛋。我一直都在找你,找了你很久,后来我都放弃了。现在你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你就是盛千烨。你这样真的好吗?”

    盛千烨听到这里,一把抓住云漾的手,说道,“云漾,对不起,是我不好。其实我一直都在,只是不好露面。我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你在找我,那个时候我受了很严重的伤。和你一样,也是昏迷了很久。后来,等我醒了之后,很多事情都变了。父皇和太子两个人已经把持了朝廷,我的出现势必会让他们追杀我,因此我不好露面。”

    云漾听到这里,一把抓住了圣千年,说道,“你也受伤了吗?你到底伤到哪里了?能让我看看吗?”

    圣千年见云漾自己都还十分受伤却一直关心自己的样子,心里真的十分感动,于是说道,“云漾,你不要管我,我现在真的很好。你知道吗?你才是让我担心坏了。在楚国的时候,我怎么救你,你都不醒。来到圣宫之后,你也是一直昏迷不醒。我的心里真的十分害怕,害怕你整个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说到这里,他深情地看着云漾,说道,“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绝对不能够让你消失。”

    云漾看了一眼盛千烨,说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消失了就不出现。你怎么不一直消失了,这样才比较好啊?”

    看着云漾生气的样子,盛千烨开心的笑了。自己并不是受虐,只是看着现在的云漾真的比刚刚躺在冰床上的云漾有感觉多了。

    盛千烨一把抱住了云漾,感受着失而复得的温暖。

    云漾被盛千烨抱住,整个人都觉得有一点蒙。

    盛千烨看了一眼云漾,微微一笑,说道,“云漾,你知道吗?我真的一直都很想你。”

    云漾靠在盛千烨身上,想将自己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让两个人的距离更近点儿。

    盛千烨感受到了云漾的动作,微微一笑,将云漾死死地搂住。

    云漾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转换不过来了,不过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跟盛千烨分开了。两个人死死地贴在一起的感觉,才觉得彼此对于对方是真的存在。

    云漾看了一眼盛千烨,微微一笑,说道,“你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盛千烨知道她是在说自己的头发。

    于是说道,“那一次,我陷入了父皇的陷阱,没有全身而退。相反,受了很严重的伤。在我跌落山崖以后,就被圣教的人救了。只不过,那一次我伤的很重很重,只能日复一日地用药物吊着,勉强续命而已。”

    云漾听到这里,说道,“你的头发,就是因为你吃了那么药物变白的吗?”

    圣千年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的头发就是吃了那些毒素很重的药变白的。因为自己身上的毒物十分厉害,只得以毒攻毒。那些药物对于人体有反噬作用,喝多了以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云漾看了一眼盛千烨,心疼地说,“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要是我当年找到你就好了,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受这样的苦了。”

    圣千年看着她这个样子,说道,“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的,圣宫的医术并不比乱城的差。相反,两者还十分有渊源。”

    云漾听了这句话,整个人都十分震惊。圣千年笑了笑,说道,“你不要这么震惊,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欧阳匪。”

    圣千年继续说道,“小匪,我还知道,你那个时候深深爱慕着百里暮扬。”

    云漾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十分生气,又羞又臊地说道,“你在说什么呢?你这样子我会很不开心的。”

    圣千年哈哈一笑,说道,“小匪,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生气的时候真的是特别可爱。”

    云漾不开心地嘟起嘴巴,说道,“圣千年,你要叫我云漾。我现在只是云漾,只是你的云漾,不是什么欧阳匪。要不然的话,我就去找百里暮扬,不跟你在一起了。”

    圣千年听到这里,赶紧抱住云漾,说道,“不要,云漾。你不要去找百里暮扬,我不喜欢你去。我好不容易才将你从他的手里抢回了,你不要再回去了。你现在是云漾,是我的宁王妃。云漾,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嫉妒百里暮扬,那个时候他拥有你那么热情、纯真的爱。”

    云漾听到这里,就不开心了。虽然整个人也陷入了那段回忆之中,那个时候自己那么爱慕着百里暮扬,可是他对自己只有深深的厌恶。

    因为,他被骗了。他以为师父毒老叟是他的仇人,而自己作为师父的徒弟,更是仇人的徒弟,完全就是不共戴天之仇。自己追得越猛烈,他对自己的厌恶也就越深。

    想到河里,云漾叹了一口气。

    百里暮扬听到她的叹气声,赶紧转移话题,说道,“云漾,你知道吗?你师父与我们圣宫颇有渊源。”

    云漾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十分好奇地看着他。云漾跟了师父这么久,从来没有听说他与圣教的人有什么牵连。而且乱城里面虽然人员闲杂,但是似乎圣教的人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云漾看了盛千烨一眼,说道,“我师父和圣教会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年了我从未听他提起过。”

    盛千烨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是后来受伤之后回到圣宫才知道的,以前我也是十分不明白。这次救我的是我们圣教的长老慕云老前辈,他老德高望重,一直在我们圣教里面颇有声望。治病的日子十分漫长且无聊,慕老为了打发我的无聊,就跟我讲他年轻时候的事情。”

    说到这里,盛千烨看了一眼云漾,说到,“云漾,你知道你师父是从哪里学来的医术吗?”

    云漾听到这里就震惊了,似乎,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师父究竟是在哪里学来的医术。除了师父那一段让人十分伤情的感情事,自己对于师父的过去知道也十分少。但是,在那段纠葛的感情发生之前,师父似乎就以医术闻名了。那么,医术高超的师父,究竟又是在哪里学习的医术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