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师父的开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于是云漾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这个时候慕云看了盛千烨一眼,说道。“教主,属下还想劳烦你一下。”

    盛千烨听到慕云的话,心里十分疑惑。但是还是说道,“慕长老有什么事情尽管我。在下一定尽全力。”

    只听慕云说道。“教主,现在你坐在云漾姑娘的身后去,我要替她解火毒了。需要一个人帮助她护住心脉。我们圣教的功夫都是偏阴柔之法的,所以教主来帮助云漾姑娘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这个时候,颜如邀在一旁说道。“我们阴阳宫的功夫也是偏阴柔一类的。你为什么不让我帮助你护法。我看你明显就是偏心,把好事都往你们家教主一个人身上推。”

    慕云听了他这话呵呵一笑,说道。“我第一次听说要用内力帮人护住心脉还是一件好事。对于这么一件稍微不注意就会走火入魔的好事。我想阴阳宫宫主的见解可能是分外独特吧。”

    这句话说了之后。还没有等颜如邀反驳,慕云又继续说道。“现在,之所以要让教主帮助云漾姑娘护法而不是颜宫主你。是因为阴阳宫的功法不仅阴柔而且狠毒。要是让这样的内力进入到云漾姑娘的体内,以云漾姑娘现在的体质可能会走火入魔,心脉大乱。这样的事情。颜宫主你很想尝试一番吗?”

    颜如邀听到之类,暗地里腹诽自己的冒失,于是说道,“慕长老说得对,对于慕长老的话我一向都是十分认同的。自从慕长老救好了我之后,我就把慕长老当做在下的再生父母一样。”

    慕云对于他的恭维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看着盛千烨说道,“教主,我们开始吧。”

    盛千烨点了点头,一股内力所化之气就在他的手中升腾而起。只见他将自己手中那股精纯之气慢慢推入云漾的身体之中。云漾似乎受到了什么很难抵抗的外力一般,脸上开始出现极为扭曲的表情。

    颜如邀看到这一幕,心里十分着急。

    但是想到刚刚慕长老所说的后果,又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颜如邀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慕长老这个时候看着颜如邀,说了一句,“颜宫主,你来帮助老夫护法。”

    颜如邀听到这里之后,赶紧坐了过去。

    四个人排成了一条线。盛千烨和慕云分别将自己手中的内力慢慢输入云漾的体内。而颜如邀则帮助慕云维持住心脉。

    现在的情势非常危急,稍不注意,三个人都会走火入魔。颜如邀觉得自己的责任艰巨。

    他第一次要照看三个人,以前他都是让三个人走火入魔的,现在却要死死守住让三个人不走火入魔。

    阴阳宫的宫主变性了,只为了一个女人。

    或许自从遇到了云漾之后,颜如邀就觉得自己变了。以前喜欢的东西都不再喜欢,以前想要做的事情也不再想做。什么事情都会先从云漾的角度考虑,什么事情都会以她为优先。

    慕长老这个时候感受到了颜如邀的分神,于是说道,“颜宫主,请专注你的注意力,我们的性命可都在你的手里。”

    颜如邀听到这里,立马集中心神。要是云漾的病情因为自己而恶化,颜如邀一定会很自责的。

    四人专心致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四人的额头上都开始冒出汗珠。

    云漾刚开始还是一副十分难受的表情,之后便觉得不是很难受了。但是随着一阵阵热流的输送过来,云漾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盛千烨那边传来的一股股如冰一般的寒流,当这股寒流涌过来的时候,云漾会觉得自己的心脉十分舒服,像是身在冰山中一般。

    从慕云长老那边输送过来的是一股股暖流,那股暖流并不是自己的心之火流,相反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的心之火流还对慕长老的暖流有抵抗作用。

    之后云漾觉得自己的心脉开始接受了慕云长老的暖流了,甚至还有一点点融合的趋势。

    原来,慕云长老的暖流主要针对自己的心之火流起一个修补作用。

    这个时候,云漾在模模糊糊中仿佛看到自己的心都已经千疮百孔了。原来,云漾面对这样的情景的时候可以看到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景。

    这个时候云漾才知道,这一次自己引火流少秦兵是一件多么冒险的事情。自己的心都快穿了,难道盛千烨他们会这么生气。

    这个时候,云漾自己也开始讨厌起百里暮扬了。

    一个人要是真的害你,不说会对你好,至少不会伤害于你。百里暮扬自小都是不会爱人的,他很少得到爱,对于爱的理解就是索取。

    云漾心里想到,盛千烨和颜如邀对于自己才是最真心的爱。

    真正爱一个人,是愿意付出的,而且是千方百计要为那个人付出。

    想到这里,云漾呵呵一笑,觉得自己的心里很是甜蜜。

    这一次修补完成得很好,慕云长老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对云漾说道,“你好好注意自己身体,要多休息。你放心,你身上的火毒很快就会完全好的。”

    云漾听到这里,心里特别感激慕云长老。

    正当她想出言感激的时候,慕云长老说道,“算了,能够救毒老叟的弟子本来就是我慕云的荣幸。我和毒老叟斗法多年,相信你也是知道的。只不过现在毒老叟已经死去了,想起他也算是真的可怜。不过云漾,你知道吗,当年我是深深嫉妒着他的。”

    说到这里,慕云长老的眼神开始放空,似乎想到了十分久远的事情,只听他说道,“那个时候,毒老叟因为和师父的意见有些不一致,因此离开了师门。而且,他走的时候还带走了怜儿。或许你是知道怜儿的,她就是我们的表妹,后来楚国王宫里的怜妃。“

    云漾点了点头,师父和怜妃的事情一直让她唏嘘不已。这也是为什么她要帮助百里暮扬退敌的一个原因。因为百里暮扬是师父的孩子,是师父和怜妃的唯一血脉。就是为了这一点,自己也要帮助百里暮扬。

    百里暮扬其实也是一个十分可怜的人,一直被自己信任的人所欺骗,一直受伤的都是他。而且为了向自己信任的人证明自己,却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害自己的亲生父亲。想到这里,云漾的心里就有一点难过,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不容易。

    但是,云漾觉得,自己欠师父的情已经还给了百里暮扬。现在的自己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因此再也不会帮助他做事了。

    慕云长老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和你师父长得这么相似吗?”

    云漾听到这里也十分疑惑,这个慕云长老长得和自己的师父毒老叟十分相似。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看到了慕云长老,还以为他就是师父。

    不过仔细一看,这两个人其实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师父的气质比较古朴一点,而且有点沧桑感和落魄感,似乎经历了很大的风霜。而眼前的这位慕云长老,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久居高层所涵养出来的面相。

    慕云长老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们本来就是孪生兄弟,那一年我们被送到了鬼王谷学医,一学就是七年。每一天我们在师父的教导之下认识各种药材,之后也互相切磋医术,久而久之我们之间的感情十分复杂和微妙。师弟一向喜欢剑出奇招,喜欢用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物。他有很强的专研精神,每一次遇到一种对他来说是新的药物的时候,就会仔细查询它的药性。”

    听到慕云长老这么说了之后,云漾不禁想到密室里那么多的药稿。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师父才能够成为一代药王吧。

    看到云漾沉默了之后,慕云长老继续说道,“只是我们的师父鬼谷王并不喜欢师弟这样,他一向是崇尚循循渐进的,不喜欢像师弟这般的出奇出格地使用药物。”

    云漾不禁看到一个刻板的老头在克制一个天才的能力一般,但是这样子做其实是对后者有好处的。太过恃才傲物的人需要经历一些挫折,或许因为他们的成长经历,认为一切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吸引力。因为学什么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都十分快,所以他们反而没有什么耐性。

    云漾笑了笑,说道,“我相信鬼谷王那个时候一定也是为了师父好,循序渐进不仅可以使基本功深厚扎实,最主要的是磨炼少年郎的心性。”

    慕云长老看了一眼云漾,不可置信,说道,“云漾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看法,真是青出于蓝啊。不错,那个时候师父对于师弟的要求颇高,也正是看出了师弟的不足所以才这么做的。但是师弟对于师父的做法并不理解,反而认为了师父阻碍了他的研究之路。”

    云漾听到这里,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个倔强少年的身影。难怪后来的师父对自己特别有感觉,恐怕是自己的倔强让他想到年轻时候的自己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