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师父的往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想到这里,眼角开始有泪痕涌出,自己的师父向来都对自己很好。可是现在呢。师父走了留下了自己一个人独自在这世界上。

    想想师父走了之后,自己真的遇到了太多的事情,走了太多的弯路。要是师父一直都在自己身边的话。那么就可以帮助自己出谋划策了。也许自己根本就不会离开乱城,一直生活在师父缔造的温暖港湾里。

    慕云看到云漾动情的样子。说道。“小丫头,你也不要伤心了。你师父这一辈子十分凄苦,他不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云漾看了一眼慕云。看着他慈祥的眉目,依稀有几分师父的影子。云漾抱着他,说道。“师叔。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就这么残酷,为什么师父这么好一个人会这么惨?”

    慕云叹了一口气,说道。“有些事情真的是很难说的。那些被人遗忘的些许事情。只要被翻出来都可以看到残酷的一面。小丫头,你现在还小。不应该想这些太过复杂的东西,你应该积极地向前看。只有这样你才可以活得更好。你知道吗?”

    云漾听了他的话,沉默了。

    这个时候,颜如邀走了过来。说道,“云漾,恭喜你康复!”

    慕云微微一笑,说道,“颜宫主现在说这话还太过早,愿望是好的,可能执行起来就不是那么给力了。你要知道,有些事情真的是很难说的。现在云漾的身体或许是没有大碍了,但是只要她一运用自己的心火之力就可能引来烧身之祸。”

    盛千烨听了这话,看了一眼云漾,说道,“慕长老放心,我不会让云漾有机会使用心火之力的。有我在她身边,她就不会面对上次那么危险的情况。”

    慕云笑了笑,说道,“年轻人愿望是好的,在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曾对着一个姑娘说过甜言蜜语。但是那个姑娘并不听我的。即使我说过再多的甜言蜜语,还是没有打动她的心,她最后还是跟另外一个人走了。”

    云漾听了这话,看了一眼盛千烨、颜如邀,心里那一颗八卦的种子开始燃了起来。

    于是,她看了看慕云,说道,“慕长老,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一位姑娘是谁啊?”

    盛千烨呵呵一笑,说道,“云漾,你就不要听慕长老说胡话了,他哪里会有什么心爱的姑娘,一切都是他的幻想。要是真有心爱的姑娘,曾经真的动过那样的心,那么慕长老现在可能早就儿孙满堂了。”

    慕云听到这里,说道,“你这个死小子,胳膊肘往外拐,有了媳妇儿就忘了谁才是你的救命恩人。”

    云漾低下了头,这个慕云长老说话实在是太过直接。

    慕云看了一眼云漾,呵呵一笑,说道,“云姑娘平时对于这些真的是不太介意的。我告诉你啊,我是真的有过心上人,就是我们的表妹。”

    云漾的思绪开始飘到了楚宫,那个唤作怜儿的女人究竟是有什么魔力,让这么多人对她魂牵梦萦。

    师父为了她终身未娶,楚王为了她甘愿犯错,眼前的慕云也说她是自己的一生所爱。

    云漾开始想象那个女人的绝代风姿,能够生出百里暮扬这样长相的人的绝对不差。即使是她老了的时候也是挺美好的一个人。

    慕云笑了笑,说道,“那时候,师弟和怜儿一起离开了鬼王谷,我的心里真的很遗憾。我开始还在想,他们就这么出去,学艺也不是很精,一定会吃亏的。但是,你知道吗?谈了恋爱的人胆子都很大。”

    云漾听到这里之后,整个人开始微微一笑,这些她是知道的。

    自己为了百里暮扬可以不顾一切,一生痴恋,天底下的人都在叹惋;

    自己为了盛千烨可以什么都不顾,管他什么将相王侯,我只在乎我心中所有。

    她的目光穿过了黑白,随着慕云长老的话回到了那个青草上有光的年代。

    那个时候,毒老叟、怜儿、慕云都在一起,他们在鬼王谷学医。

    毒老叟和慕云师承鬼谷王。

    师父对他们一直都很严格。

    毒老叟并不是十分满意现在的状况。要知道,他想要的不过是将自己的理想发散出来。

    可是,师父就像一个老古板一般,永远接受不了新鲜的意见。他不明白自己为了那些药物花了多少心血,一本一本的笔迹,一道一道的印迹。所有的,都是自己花费的。

    想到这里,毒老叟的心里就觉得十分委屈。

    天妒英才,师父并不能发现自己的厉害,可是,师父是一个真有本事的师父。鬼王谷天下闻名,外围的瘴气让天下人难以踏进这里一步。这里对于世界上其他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只听说过,没有走进来过的存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师父鬼谷王的声名却传了出去。

    天底下都知道鬼王谷有一个鬼谷王,医毒无双。但是就是进不去,那人也不轻易出来。

    那些年里,毒老叟看过很多求医的人在鬼王谷的瘴气林外碰碰运气。那些走入绝境的人,真的是什么都愿意做的。要不然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毒老叟看了一眼那些人,想到自己师父的吩咐,不要轻易出手。这样的话,他们自己自然而然就会走了。没有希望的事情,没有谁会愿意做的。

    毒老叟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就是很绝情。

    他想,学医不就是为了治病救人吗?为什么这些人都在这里求救,师父却不愿意出手。

    毒老叟真的想不明白。

    那天,毒老叟走在瘴气林里,看到一个少年正在瘴气林里艰难地行走。

    那小孩儿亦步亦趋,每一步都走得特别的艰难。

    看到他这个样子,毒老叟心里既有同情也有赞赏。

    瘴气林里的瘴气平常的人吸入一点可能就会晕阙,而这个少年却能从外围走到这里。虽然走得十分艰难,但是看得出来功底还是十分不错的。

    毒老叟看了他一眼,说道,“少年郎,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少年听到人声,心里吓了一跳,赶紧向四周看去,却没有看到一个人。

    毒老叟心里觉得好笑。这瘴气林里瘴气密集,白雾寥寥,只有我看到你的,你是看不到我的。

    那少年见四周都没有人,以为是自己幻听,于是继续往前走去。

    毒老叟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了不对。

    这个少年的步伐开始不稳,给人一种头重脚轻之感。

    “一、二、三……”,毒老叟数到。

    没有十步,那少年郎就倒下了。

    毒老叟看到这里,心里觉得自己特别牛,很容易就看出了这个少年郎的外强中干。

    毒老叟并不能够将这位少年郎带回谷里去,要是被师父鬼谷王知道了,自己恐怕要受到责罚,而且这位少年的小命也保不住。

    毒老叟想到自己一直被师父埋怨的医术,心里想,“这位少年郎拼了命也要往这个瘴气林里闯,恐怕是特别重要的人有了什么不治之症。自己不如做个好事,成全一下他,顺道也证明了自己的医术其实并没有师傅所说的那么差。”

    身在鬼王谷当中,毒老叟并没有什么机会验证自己的医术。鬼王谷瘴气密布,一般没有什么人可以进来。而且,所有的人面对这么浓密的瘴气,也经常说不出来的胆怯。

    现在好不容易撞上了一个十分对自己胃口的少年,那么自己就一定不会再放过他了。

    想到这里,毒老叟就给这位少年服了一颗清热解毒丸。

    少年感受到一丝清苦进入了自己嘴里,他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下,一颗药丸就顺着肠道进入自己的肚里。

    少年人觉得一阵心惊,自己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灵台开始清明了起来。

    他睁开自己的眼睛,看见一位青衣少年此时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少年人想起,自己是来鬼王谷求医的,而且自己已经进入了瘴气林。莫非……

    少年人反应过来了之后,跪地就拜。

    毒老叟哪里见过这个阵势,于是赶紧扶他起来。

    少年人说道,“神医,请你救救我的母亲。她已经躺在床上很久了,我们那里的大夫都说她没有办法再治了。我是听别人说,在这西南边境有一个鬼王谷,这里住着神医鬼谷王,只要请他出马,什么病都可以被治好的。”

    毒老叟的眼神黯淡了一下,说道,“你是被谁骗过来的,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人难道没有说过,基本没有人遇到过鬼谷王吗?而且鬼王谷的四周都是瘴气林,来到这里一般都只能是送死的。”

    少年人的目光十分坚毅,说道,“那人倒是真的没有说过这个。只是我来到这里之后,心里就明白了。我只是在想,只要有一丝机会,那么就不要放弃。不然的话,我母亲的病情可能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为了母亲,我甘愿做任何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