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医不轻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时候,少年人拉住毒老叟,说道。“我知道你是这个鬼王谷的人,我求求你去带我去见见鬼谷王。我的母亲真的病重,要是没有鬼谷王的话。她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毒老叟听到这里,面露难色。

    少年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于是问道。“不知神医是否有难处?”

    毒老叟点了点头,说道,“我能看得出来你是一个伶俐的。只是我实话告诉你。我师父不轻易接待客人的。每年听到谣言来到我们鬼王谷求医的人不计其数。但是我的师父也没有给他们什么好脸色看。你现在来到了这里,并不一定就能够达成愿望。”

    少年听到这里,脸色开始凝重起来。说道。“神医,你就带我去见见鬼谷王吧。我现在来到了这里,就不可能半途而废的。我的母亲现在还躺在病床之上。所以我现在有一丝希望就不能够轻易放弃。”

    毒老叟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说道,“我带你进去可以。只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师父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到时候有可能我们两个都要受到牵连。”

    少年人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吧。你这个恩情我一定铭记在心。”

    听了他的话,毒老叟将他往鬼谷王的地方带了过去。

    那个少年人见到鬼谷王之后,直接就跪了下来。

    但是鬼谷王似乎见多了这样的场景,什么都不想理,于是也不说话。

    那少年人一直跪在地上,乞求鬼谷王治病。

    但是鬼谷王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毒老叟见到这一幕,说道,“师父,你为什么这么绝情?这位少年人的母亲生了重病,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治病求医的。你就是看在他这一片孝心的份儿上,也要将他的母亲救一救啊!”

    鬼谷王看了一眼毒老叟,说道,“我是不应该把你们都关在这个鬼王谷里面的,你看看你们队江湖事情真的都所知甚少。你知道吗?这样的人见人就能跪,说明他的自尊不是很高。而且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见过我鬼谷王的真正实力,他听到别人的谣言就能自己找过来,说明了他也有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意味在里面。你是我的爱徒,我不想要你受到伤害。这个人,我不杀他。你把他打哪里来,送到哪里去吧。记得,下一次不要再带人进来了。不然的话,我格杀勿论。”

    毒老叟听到这里,直接过去将少年人拉起,说道,“你跟我走吧!”

    少年人听了这话,坚决不走,说道,“神医,我母亲还重病在床,我不能走!”

    毒老叟少年心性,听了这句话十分不忍,说道,“我都跟你说了,我只负责带你过来,一开始就让你做好了准备的。我师父不打算救你的母亲,即使你跪在这里一百天都是没有用的。而且,你不能在这里跪一百天,要是你现在不走的话,我师父就会置你于死地。”

    少年人听到这里,才开始站了起来。只见他一步三回头地看了看鬼谷王,但是鬼谷王依旧面无表情、铁石心肠。

    毒老叟看他这个样子,心里十分生气,说道,“我都跟你说过了,这件事不要祈求我的师父,是没有什么用的。”

    少年人看了一眼毒老叟,眼泪都流了出来。

    走到瘴气林的时候,毒老叟说道,“我在这里学医多年,小有所成。不如我跟你回去见见你的母亲吧。”

    少年人听到这一句话,感激不已。

    毒老叟看到他这么感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说道,“我只负责帮你母亲治病,其它的我什么都不会管的。既然你说过你的母亲现在病重,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去吧。要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很多疾病现在都是不等人的。”

    少年人听到这里没有再说什么,于是就带着毒老叟回到了临安。

    毒老叟这是第一次来到宋国,他觉得十分新奇。

    宋国身在南方,有一种十分清逸的江南之感。

    少年人的家似乎十分富有,住在一个豪宅大院里面。毒老叟跟着他走过几个厅房,穿过花廊,来到了一个清幽的院子里面。

    一走进那个院子,毒老叟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那一阵阵药味,似乎都在昭示着这院子里居住的人将不久于人世。

    毒老叟看了少年人一眼,说道,“你母亲的病一直都是谁治疗的?”

    少年人答道,“是我哥哥的朋友长安居士开的方子。虽然一直没有什么作用,但是母亲至少没有那么痛苦。”

    毒老叟仔细闻了闻空气里的味道,心里有了计较,只听他说道,“你能带我见一见那一位长安居士吗?”

    少年人点了点头,自然同意了。

    毒老叟跟着他走了几个回廊,绕到另外一个院子里面。

    院子里传来一阵欢声笑语,一个穿着居士服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就是贵公子模样的人正在下棋。

    看着他们走了进来,那位贵公子模样的人,说道,“小麟,你带朋友回来了啊?”

    那位少年人的名字原来叫做小麟,毒老叟在心里说道。

    只听那小麟说道,“不是,这不是我的朋友,只是我在药王谷请来的神医。”

    毒老叟听了他的话,心里不是很舒服,以为自己现在已经是他的朋友了,没有想到却被他当面否认。是啊,哪有名字都不知道的朋友。

    这个时候,那位贵公子看了毒老叟一眼,说道,“这位先生看起来风度不凡,既然被小麟称作神医,自有高明之处。不知你对我母亲的病情有何见解?”

    小麟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说道,“哥哥,这位先生还没有看过母亲的病情?”

    那贵公子听到这里便不再为难毒老叟。

    只是那居士着装的人看了毒老叟一眼,说道,“小麟公子可能是嫌弃在下的医术不太高明,所以另请了先生。我看先生年纪也并不是很大,想必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毒老叟对他的问话并不是十分心虚,出了鬼王谷,自己的医术敢认第二,就没有人要认第一。

    只听毒老叟说道,“过人之处倒是说不上。只是我这个人是一个粗人,听不懂各位说的一些稀奇糟八的东西。只是对于老夫人的病情,我还是有了一点点了解的。”

    那居士说道,“听闻先生连老夫人都没有见过,就敢说自己对于老夫人的病情有了了解,先生口气就够大的啊?”

    毒老叟笑了笑,毫不示弱地说道,“我的口气再大,也没有你的胆子大。罂粟花就能往病人的药里加,你怎么不添加曼陀罗。都是一样的作用,只怕是曼陀罗让病人支撑不了这么久吧?”

    那居士听到毒老叟这么说了之后,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只听他对大公子说道,“我来到这里,本来就是出于大公子的信任。现在二公子既然不信任在下,从外面找了一个所谓的神医才拆我的台,那么我觉得我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听他这么一说,大公子赶紧挽留,但是那居士怎么也不肯留下来。

    毒老叟看到这里,说道,“慢着,你这个时候别想走。你给老夫人吃了那么多罂粟,现在她的神智已经不清明,命悬一线。你这样草菅人命,现在就想走,哪里会有那么好的事情?”

    小麟拉了拉毒老叟的衣袖,说道,“这位居士是我大哥的朋友,还请神医给他留点面子!”

    毒老叟听了这话,不屑一顾地说道,“人的面子不是靠别人留的,而是自己给自己挣的。这位居士明显来路不正,而且看起来十分不高明,为什么要给他留面子。”

    小麟说道,“神医刚来本地有所不知,这位居士的医术高明,在本地颇有声望。这一次哥哥请他过来也是破费了一番心血。”

    毒老叟哈哈大笑,说道,“给每家每户的病人食用罂粟,肯定是受人欢迎的。只是你这样子做,不是很下作吗?医者,应该有一颗治病救人的心,而你只是拿罂粟在害人。”

    那居士听到这里暴跳如雷,说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怎么一直都在说别人。你这个人真的好不要脸,我对你简直是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毒老叟听了他的话其实也并不介意。只是听到他这么说了之后,觉得十分好笑而已。

    但是现在老夫人命悬一线,也不应该和这种神棍纠缠下去。

    于是毒老叟说道,“小麟,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先去看看老夫人的病情。这样的神棍,我不需要和他多说太多。他现在或许凭借少量的罂粟混得风生水起,但是之后东窗事发的话,肯定会被许多人唾骂。我不需要和这样的人浪费时间。”

    小麟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先生所言极是,那么现在我就带你去看看我母亲的病情。”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大公子说话了,“慢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