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反咬一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麟听到这里,说道,“不管花多少代价我都要治好母亲的病。只是有点为难先生了。”

    毒老叟摆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个我倒是不在乎。其实像我这样的人,越难的病对我来说越有挑战性。要是那个病是很容易治好的病的话。我反而不愿意浪费时间来掺和了。”

    小麟笑了笑。说道,“那么谢谢神医了。”

    毒老叟摆了摆手,表示完全没有问题。

    年轻的毒老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是他噩梦的开始。这个时候,老夫人病重,家里的两位公子为了争夺自己拥有的权力开始大打出手。

    要知道。这个家里还是家产颇丰的。虽然毒老叟看不上眼。但是很多人都是眼馋着。大公子只是一个妾所生的,自己又没有什么能力,但是野心还颇大。

    以前老夫人身体康健的时候。大公子一直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在老夫人和小公子面前伏低做小。现在老夫人重病在床。小小的小公子,大公子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现在毒老叟来了。要治好老夫人的病,大公子怎么肯依?

    这个小公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从小就跟在自己的母亲身边。耳濡目染见惯了权力的斗争。大公子的心思,他们母子二人都十分清楚。之所以还一直容忍着他,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没有想到。老夫人却在大公子之前重病在床了。留下现在的小公子一个人,对付已经成年的大公子,相对来说还是有点孤立无援。

    毒老叟查看了老夫人的病情,将一颗排毒丸塞进了老夫人的嘴里,然后就离开了。

    毒老叟走进院子里,绕过七七八八的回廊,开始来到了一个湖边。

    那湖里种着亭亭的荷叶,让人看起来还是十分舒服的。

    毒老叟看着那一湖的荷叶,心里轻松了很多。

    于是毒老叟开始唱起了歌,心里想到,师父不给自己机会证明自己的方法。现在自己找到了一个人试验自己方法的重要性。

    毒老叟想到这里,就觉得十分开心。没有什么比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更为重要的了。

    虽然自己与师父的见解不统一,但并不意味着自己不是对的。要是自己能够治好老夫人的病,就直接印证了自己的方法能行,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不用这样子了。

    不听师傅的也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学医,不就是为了治病救人。只要能够达到这个目的,为什么还要讲什么方法,这不是本末倒置,十分可笑吗?

    毒老叟呵呵一笑,面对眼前的荷叶,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跑了过来。

    毒老叟看见他们从湖的另一边向自己跑来,心里十分惊讶。他一动不动,一直看着她们奔跑。

    等到领头的那个人跑过来,毒老叟好笑地看着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胸脯一抖一抖的,仿佛心脏都快要从衣服里面跳出来的样子。

    毒老叟好笑地看着她,说道,“姑娘,你可以跑慢一点。前面没有银子,后面也没有什么人追你?”

    那姑娘看着毒老叟,说道,“老夫人,老夫人快不行了!”

    毒老叟听到这里话,赶紧运起轻功,往刚刚那个院子赶去。

    那丫鬟看到这一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高人啊!”

    毒老叟直接走进了院子里面,闻到了一股令人恶心的气味。

    小麟看见毒老叟过来之后,赶紧拉住了他,说道,“神医,我的母亲不行了。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在吐。”

    毒老叟一看,果然,满地都是秽物。刚刚那令人恶心的气息就是她发出来的。

    毒老叟捂住自己的鼻子,说道,“你先让人将这里清理干净,我们出去再说。”

    小麟看了看在病床上难受的母亲,心里十分犹豫。

    毒老叟看见他这个样子,说道,“你这个人,就不要磨磨唧唧了。你的母亲其实是没有什么大事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自己去看。”

    小麟其实根本就没有走近看自己的母亲,母亲呕吐出来的秽物实在是太令人恶心了,所以他不想走太近。

    现在毒老叟让他自己去看,他当然不会去。虽然母亲没有生病之前一直对自己很好,但是也轮不到自己现在这么为她牺牲。

    想到这里,小麟看了一眼毒老叟。

    毒老叟说道,“你放心吧,你母亲现在的情况其实是十分正常的。要知道,她现在正处于一个排出体内毒素的关键时期。其实,她还有几天好吐的。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小麟听到这里,问道,“神医,要是我母亲这么一直折腾下去,她的身体会不会吃不消啊?”

    毒老叟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说道,“这一点,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会用药丸帮她续命,不管她再怎么难受,还是会活着的。”

    小麟听到这里,心里就有点想不开。只是看到自己的母亲那么难受,自己也觉得十分不该。自己作为一个儿子,居然让母亲就那么难受地躺在病床之上。

    要是这一次能够治好她的病也还好,要是治不好她的病的话,又白白受了这么多罪,那不是一件很惨的事情。

    毒老叟笑了笑,说道,“小麟,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你要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帮你治好你的母亲的。”

    小麟这个时候看向毒老叟的目光十分疑惑,要不要相信眼前这个人。若是母亲这么难受,还不如听信那个居士的。虽然说不一定治得好母亲的病,但是显然母亲不会这么难受。

    这个时候,大公子带着那位居士来到了院子里。

    一进来,大公子就捏着鼻子,说道,“天啊,这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臭?”

    小麟走上前去,说道,“母亲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你可千万不要打扰到母亲。而且房间里面的味道也不是很好,哥哥你就先离开这里吧!”

    谁知大公子听到这里,反而不愿意走了,说道,“我不能现在离开,我一定要去看看母亲的病情。作为一个儿子,母亲现在生病了,我一定要在他身边。”

    他的表情十分浮夸,小麟不禁在心里腹诽,“你根本不是母亲的儿子,对于母亲也不是十分关心。以前的时候都十分恨我们母子,现在只不过是想看看母亲还能活几天。”

    想到这里,小麟就对大公子说道,“哥哥,你就先离开吧。”

    大公子不仅没有听小麟的话,反而带着那位居士直接就走了进去。

    进门没有多久,大公子和那位居士就逃也似地跑了出来。

    毒老叟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说道,“大公子,你不是要表示自己的孝心的吗?为什么你还跑得这么快?据我所知,里面并没有什么吃人的老虎,只有满地的秽物。要是大公子真的有孝心,就应该亲手将那些秽物收拾干净,而不是这般见了恶鬼似的跑出来。”

    大公子听见了毒老叟的讥讽,想到刚刚的场景。真的是满地的秽物,完全就没有其它别的东西了。那种从肠胃里消化了很久很久东西的感觉,在整间屋子里飘荡。

    大公子觉得,那种味道,是个活人肯定都受不了。

    虽然现在自己是应该做做面子的时候,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这么牺牲自己。要知道真要在里面多呆几分钟,就肯定是要折寿的啊。

    于是大公子恶狠狠地看着毒老叟,说道,“你这个恶棍,你自己说说,你用了什么东西才让我的母亲变成那个样子。以前居士治疗的时候,我的母亲还好好的。现在到你手上,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毒老叟说道,“我能有什么不良企图,我和你们又不熟。相反,我看大公子才有不良企图。而且是司马昭之心。要不是因为你让这个居士给老夫人吃了那么罂粟,我这一副药下去能有这个效果。不把你们给老夫人下的毒全部清理干净,我又怎么能治疗呢?”

    大公子听到这里,直接一脚向毒老叟踹去,说道,“你这个恶棍,你血口喷人。我会是给母亲下毒的那种人吗?天地可鉴,我对母亲一片孝心。”

    毒老叟躲开了他的脚,鄙视地说道,“对于你这样满口谎言的人,天地是不屑于为你作证的。”

    说完之后,他直接一掌打在了大公子的身上。

    大公子被毒老叟内力的气流直接撞到了床上,然后顺着墙慢慢地滑了下来。

    小麟看到这一幕,虽然心里十分解气,但是还是有点犹豫,说道,“神医,这样子做,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毒老叟看了一眼那居士,说道,“这不叫残忍,相反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是别人都要踹我了,我还这样置之不理,我是不是有点活该呢?对付这样不知道尊敬被人的人,就是应该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