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公子的噩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时候,老夫人说道,“梦兰。你去把大公子叫过来。”

    这个时候,原本立在床头的一个丫鬟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屋子。

    毒老叟看着那姑娘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倒吸一口气,说道。“老夫人其实还蛮有威信的嘛!”

    小麟听到了毒老叟这话。赶紧接了过去,说道,“是啊。我们家里的人没有一个人不听我母亲的。违背我母亲命令的人,都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

    老夫人这个时候十分严厉地看了小麟一眼,小麟立马噤声。

    毒老叟看到这一幕。不禁在心里腹诽。“这么厉害的一个老婆子,难怪会生这一场恶疾。肯定是坏事做多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要知道。其实毒老叟对于这样的欺负奴仆的主子并没有什么好感。这一次来救这位老夫人只不过是看在小麟的面子上。所以也不会管他的母亲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

    这个时候。那位叫梦兰的丫鬟领着大公子过来了。

    大公子刚刚被毒老叟打过,似乎还有点不舒服。只见他捂着自己的胸口走过来。整个人在老夫人的面前气势很弱。

    要不是真的见过大公子的嚣张跋扈,毒老叟完全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会是那个十分嚣张的大公子。

    小麟看了大公子一眼。没有说话。

    他知道,只要自己母亲一醒来,这个所谓的哥哥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过。这几日。自己伏低做小的日子也真是受够了。以后要嘱咐母亲早日将很多事情的权力移交给自己,这样的话,即使再有什么突然变故自己就不用看人脸色了。

    虽然喝得想法对于自己的母亲来说十分不好,但是这才是自己的真实想法。

    这一次,要不是自己九死一生从鬼王谷请来神医,恐怕家产全部都要落在大公子的手里。

    想到这里,小麟的心里就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凭什么自己的家产就要落在别人的手里,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太过不公平。

    要知道家产可是自己的娘亲和爹爹拼了命才打下来的,可不能便宜别人的孩子。

    想到这里,小麟的心里就十分愤怒。

    要知道,自己确实就是很想要看到自己可以当家做主的一面。只是因为自己的年纪尚小,时时受制于眼前这个所谓的哥哥。

    在小麟的心里,一直都没有把这个人当做哥哥。要知道,这个人平时的话,不过是母亲面前的一条狗。在母亲病了的时候,居然一下子翻身当起了主人。

    小麟这个时候也才算看清别人的真面目。要是不好好看管的话,狗也不会一直都是狗的。要是不好好看管,狗一下子就能够变成主人。

    想到这里,小麟就看了看大公子,说道,“母亲,就是这个人一直都在欺负我!”

    毒老叟听了这话,看了小麟一眼。他根本没有想到一直温顺的小麟,居然也会告状。

    小麟看了看毒老叟,说道,“神医,我知道这些天以来,这个大公子一直都是对你十分不敬的。你要是对他有什么怨言也可以说出来。现在我母亲醒了,她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你有什么不满的,都可以告诉她。她会帮你做主的。”

    毒老叟这个时候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也是不需要别人帮我做主的人。我这个人自由惯了,别人是欺负不到我的。要是真的有人欺负了我,我就是会当场还给他的。”

    小麟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毒老叟看了一眼小麟,说道,“小麟,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十分温顺的人,没有想到你也有这么雷厉风行的一天。”

    虽然毒老叟的话里全是讽刺,但是小麟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出来。只见他十分得意地说道,“大丈夫能忍人所不能忍。我这段日子是因为母亲生病,所以才不得不屈服于大公子的淫威之下生活。现在我母亲的意识清醒了,这个大公子我就不放在眼里了。”

    大公子这个时候看了一眼毒老叟,说道,“这个时候,你知道你自己救的是什么人吧?”

    毒老叟万万没有想到大公子居然能听懂自己话里的含义。要知道一向乖巧的小麟,此时正在洋洋得意,完全没有听出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大公子呵呵一笑,说道,“你不必这么正经,我一直都是苦读诗书,所以一般的文人雅士都爱和我交朋友。你那次看到的那位居士,就是我的一个朋友。”

    毒老叟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还会这么发展。

    他可以想象,现在大公子的日子会有多么的惨。

    想象到这一幕,毒老叟就觉得十分惨烈。这位大公子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都是拜自己所赐。要是自己不过来救活这个老夫人的话,那么这个家完全就是大公子当家做主了。

    现在看来,这个小麟也不是什么善茬。

    难怪曾经师父警告过自己,让自己离这个人远一点。毒老叟虽然一直没有出入过江湖,但是也曾听师父说过一些关于江湖的事情。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有经历的人,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就被人骗了。或许自己不是被人骗了,只是有一点识人不清。

    想到这里,毒老叟就呵呵地笑了起来。

    有时候,自己就是这么傻吧,傻兮兮地被人利用了。

    “跪下!”老夫人严厉地说道。

    大公子听到这句话之后,直接就跪了下去。

    毒老叟看到这一幕,心里有点过意不去。男儿膝下有黄金,何必要给自己并不喜欢的一个老女人下跪。

    想到这里,毒老叟就沉默了。

    老夫人拍了拍桌子,说道,“你这个贼子,真是好大的胆子。我生病的时候,就在家里为所欲为。我看你平时挺老实的,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你为什么不继续装久一点,这样的话,整个家产都是你的了!”

    大公子呵呵一笑,说道,“我根本就不想再装了。我觉得很累。我虽然是一个妾所生的孩子,但是我也没有肖想你们的家产。我原本只是想跟我那些朋友谈诗聊史,可是你们了,偏偏说我不务正业,硬要让我接手生意的。我知道,这些事情发生在父亲没有去世之前,你们只是做做样子给他看。”

    说到这里,大公子呵呵一笑,“只是你们没有想到吧,对于家里的生意我是真的很有天赋。我不仅将家里的生意发扬光大了,底下的人也对我心服口服。你们碍于情面,迷于利益,所以才会一直利用我。”

    想到这里,大公子吟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想我满腹经纶,一直做这铜臭之事,但我也没有任何怨言啊。只是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是做错了什么?”

    老夫人拍了拍桌子,说道,“你这个逆子,你以为你做了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现在还在这里狡辩,你以为又有谁会相信你吗?我告诉你,现在我醒来了,这个家里是我做主了。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你不要和那些无聊的人来往了,赶紧去京里打点家族里的生意。”

    大公子用余光看了毒老叟一眼。

    毒老叟感受到了他眼里深深的怨言。

    这个时候,毒老叟才相信,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做错了。

    或许,很多事情都是不应该的吧。要知道,自己现在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就是不应该插手这些家族里的俗事。尤其是想到自己居然还是背着师父跑出来的,毒老叟更加觉得自己是染了一身孽债。

    毒老叟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虚脱了。

    只见他踉踉跄跄地走出这间大院,来到了人来人往的街上。他开始分辨不出今夕何夕了,街上的人也开始指指点点地看着他。

    毒老叟直接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看到大公子守在自己的床边。只见他看到毒老叟醒来之后,说道,“我不恨你!”

    毒老叟这个时候还想为自己辩解一下,说道,“治病救人本就是医者的分内之事,不管她是好人还是坏人,医者都应该一视同仁。”

    大公子笑了笑,说道,“我不是说这个。”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这个时候,毒老叟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

    毒老叟抱歉地笑了笑。

    大公子说道,“我知道你是不知晓实情的。只是现在你将老夫人救好了,这也是她的造化。我知道她病重,我也没有想过要毒死她。要不然的话,我可以采用另外一些毒药。你是医者,你应该知道罂粟确实有减缓病人痛苦的作用。只是老夫人的病实在太重了,所以剂量也有一点猛。”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说道,“说实话,先生的医术真的是让我十分佩服。要是我们家族里的药房能够请来先生,那么一定生意兴隆、救治苍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