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决定出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完,盛千烨就哈哈大笑,笑完还挑衅地看着颜如邀。

    颜如邀并没有被盛千烨的举动刺激到。相反。他还拉住云漾的手,说道,“云漾。我跟你说,我们醉春楼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地方。一般的人是见识不到的。要是你去了的话。我可以亲自带你见识,到那个时候,保管你印象深刻。”

    云漾听到这里。眼睛都亮了起来,看向盛千烨的眼神也是闪闪的。

    颜如邀知道,盛千烨是绝对不会拒绝云漾的要求的。只要云漾说什么。盛千烨是绝对会答应的。自己现在只要将云漾说动了,盛千烨就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到那个时候,不禁自己最心爱的醉春楼可以保住。而且自己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和云漾相处。盛千烨真是有苦说不出。

    盛千烨一眼就能看出颜如邀现在正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这是云漾想要做的事情。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帮助云漾完成。想到因为自己不在云漾的身边,让云漾平白受了那么多的伤害和委屈。盛千烨的心里就觉得十分过意不去。

    想到这里,他就决定。不管云漾现在提出怎样的要求,都要帮助云漾实现满足。

    云漾看着盛千烨一眼,说道。“盛千烨,你就帮帮忙好不好?你看,你现在这样子做,就能帮助到很多人,襄王、颜如邀和我。你这一举动可是真正的大好事啊,你是一定要做的。”

    盛千烨摸了摸云漾的头,说道,“好好好,我们云漾说什么都是好的。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做到的。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醉春楼嘛,孟国公那一点势力还没有放在我的心上。你要相信,你的相公其实就是无所不能的。”

    颜如邀听到盛千烨现在这么说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说道,“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圣宫的教主圣千年,也不是秦国的宁王盛千烨。你又有什么资格面对孟国公。孟国公是一个倔脾气,他要是拼了一死也不松口,那么醉春楼也还是开不了张。”

    盛千烨想了想,确实,孟国公是一个硬脾气。虽然平时喜欢做些关心百姓民生的戏,但是脾气是真的很差,一般的人都没有谁敢真正地得罪他。

    想到这里,盛千烨看了一眼襄王,说道,“皇弟,这件事情,其实还得你帮我才行的。我的身份,需要一个场合公布。现在秦国皇室都已经十分凋零,皇弟说话还算能够算数的了。所以,你要是不出力,我也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救醉春楼。”

    襄王听到这件事情居然还要自己出马,心里感到一丝惊奇,于是问道,“不知皇兄需要我帮什么忙?要是皇弟有什么可以做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盛千烨摆了摆手,说道,“拿需要你做那么严重的事情。”说完,他在襄王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襄王点了点头。

    第二日,宁王殿下回京的消息都已经传遍了秦国的京师。要知道,宁王那一战可是相当地惨烈。不仅全军覆没,而且皇子也失踪了。除了最近太子和楚国的战役,宁王殿下的那一战就是秦国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场了。

    许多从那修罗场逃回来的老兵,听到有人说宁王殿下回来的消息,心里都是十分激动的。要知道,宁王殿下当年的英姿还在他们的脑海里。

    当年宁王殿下跌落悬崖,尸骨无存,很多人的心里都觉得十分惋惜。

    现在宁王殿下回京的消息传了出来,怎么能不让人激动呢?听说宁王殿下住进了襄王府里,两位皇子的感情真的十分不错。

    秦国的皇室一向就是没有什么内斗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皇子们都不长命,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稍微有点出息的皇子,都会遭受到各种无妄之灾。很多关心国事的老百姓心里都觉得十分纳闷儿,但是有感觉是老天的安排。

    或许是秦国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所以才会一直面对这样的事情吧。要不然的话,好好的皇子,怎么会遭受到这样的无妄之灾了。

    当天早朝,盛千烨就身着蟒袍来到了朝堂之上。

    按照秦国的规定,皇帝穿龙袍,王爷则都是蟒袍。

    很多大臣看着一头白发的盛千烨都开始指指点点,不相信这是宁王殿下。但是他们除了眼前的这个人头发白了之外,和盛千烨长得是几乎一模一样。

    豫王殿下看到盛千烨之后,心里十分生气。

    现在内忧外患,本来就有许多人和自己争这皇位。没有想到,宁王殿下居然也回来了。想到宁王殿下曾经虽然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是十分有政绩,而且也深得民心。要是他回来了,插手朝廷上的事情的话,那么自己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

    现在秦国的朝纲崩坏,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考量。许多诸侯王都想自己掺和一脚,大臣们也想立自己中意的人。而且秦国剩下的几位皇子,都不是什么出色的人选,因此许多人才一直犹疑不定。秦国的皇帝死了这么久了,所以皇位还空虚着。

    现在盛千烨回来了,想起他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要是他继承了皇位,可以说是众望所归。

    想到这里,豫王就十分生气,凭什么自己以前辛辛苦苦,就是为了他人做嫁衣裳的。这样的话,真的是十分不公平的。

    豫王看了一眼站在朝堂之上的盛千烨,说道,“大胆贼子,居然穿上蟒袍假扮皇子,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我告诉你,你这样子是完全可以满门抄斩的。”

    襄王听到这里之后,呵呵一笑,说道,“怎么,豫王是要连自己都斩了吗?你难道没有看见吗?这就是宁王殿下啊。你要是治他一个满门抄斩的罪,我看你是自己也不想活了。活着多好,豫王殿下不要那么想不开。要是真的活腻味了的话,可以自己了结,不要拉上被人垫背。说到底,我也是你那个满门抄斩范围内的一个人啊!”

    豫王看到襄王殿下也在帮盛千烨说话,气焰就小了很多。因为豫王是宫人所生的孩子,一直以来都在皇室里得不到重视。跟襄王不一样,襄王一直都是皇妃生的孩子,而且还有孟国公这样手握重权的大臣加持。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豫王在襄王的面前,就觉得有一点抬不起头。

    想到这里,豫王看了襄王一眼,鼓起勇气说道,“襄王殿下,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辨真假就把这个骗子往皇宫里面请,这是不是有点不合常理。臣弟在这里帮你质疑一下,你还这么危难臣弟,你置皇室的纲常于何在。”

    襄王听到这里,呵呵一笑,说道,“我们皇室要是有纲常的话,就没有你这个人在这里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想要打我四哥的主意,我襄王第一个不放过你。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所有的事情都揽在手里,但是一件事都没有做好。”

    豫王听了襄王的话,装作十分委屈的样子说道,“我这难道不是为了我们秦国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又何必这么辛苦呢?而你现在竟然这么说我,我真是觉得十分冤枉。如果襄王殿下不沉迷于花酒,那么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至少我还可以看一看一些治理国家的书籍。如若不然,面临这样的情况,我真的就是觉得十分心酸的。”

    襄王看了豫王这个样子笑了笑,这个豫王是出了名的会演戏。当年他的母亲在后宫里生下他之后,也是东躲西藏,才将他养大。所以这个豫王长大之后的权力欲特别强,很多不该他插手的地方,他也插手,给很多人带来了不少的困扰。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觉得十分讨厌他。

    不过说起来他也是个可怜人,因此很多人并不愿意和他计较,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才会让人觉得是十分怜悯的。说起来,这个豫王也还是比较惨。正是一直都没有活在阳光下,只是现在父皇仙逝了之后才被某些居心叵测的大臣推出来,所以他的办事能力在诸多皇子中显得十分弱小,根本没有什么能力。

    襄王看了豫王一眼,心里有一点点过意不去,但是豫王现在挡着自己的道了,再过意不去也要跟他对抗。于是说道,“皇弟是在怪哥哥平日里是不懂事吗?我告诉你,我还是可以帮助你的。现在皇兄就可以帮你减轻负担,而且四哥也回来了。皇弟可以轻松一下了。”

    豫王听了襄王的话,心里真的十分愤怒,襄王这不是在夺自己的权吗?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久,难道就是为了给他人做嫁衣裳。想到这里,豫王的心里十分难受。

    盛千烨看到豫王这么质疑自己,于是走到他的面前,说道,“豫王这么质疑本王,不知可否拿出什么证据否认本王的身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