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舌战豫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豫王听了盛千烨的话,心里十分窝火,心想。难道不是你向我们证明你是不是皇子吗?怎么现在反倒反了过来。莫非时代真的变了。

    于是豫王盯着盛千烨,说道,“大胆狂徒。你根本不是我的兄长宁王殿下,在这里冒充他的身份其心可诛。来人啊。将这个逆贼拖下去。杖责三十大板。”

    襄王看到这里,直接就对豫王说道,“你凭什么在这里胡言乱语。你要再这样下去,我将会让你付出代价!你不过是小小的豫王,面对你的皇兄宁王殿下。怕是没有什么权力吆五喝六的。所以。你还是评估一下自己的实力然后再行动好了。”

    豫王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说道。“襄王殿下。你现在是脑子烧糊涂了吗?你说这个人是宁王殿下。他就是宁王殿下吗?什么时候,我们秦国的皇室是有这么随便了。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要是这么随便,就让别的人这么登堂入室。是不是真的不太好。”

    襄王殿下走到豫王的面前,说道,“我已经证实过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宁王殿下,还需要我说些什么吗?”

    豫王听到这里,说道,“没有充足的证据之前,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信的。想要作为一个皇子,就必须要拿出是皇子的证据出来。宁王不是已经在悬崖边上失踪了吗?或许一场大火尸骨无存,现在随便来了一个人就说自己是宁王,这也未免太过儿戏。”

    盛千烨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让我怎么证明自己就是宁王!”

    豫王听了盛千烨的话,心里有一点心虚,但是又不肯认输,于是说道,“你想怎么证明自己是宁王,就怎么证明自己是宁王。说句不该说的话,在我看来,宁王殿下已经在那场战火中离世了。虽然我很伤心,但是这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你现在凭空冒出来,就说自己是我的兄长,这未免也是太过好笑了一些吧。所以,你还是自己证明才好。”

    孟国公看了襄王一眼,这个时候说道,“其实要证明皇子的身份,并不是很难。在我们秦国,每一位皇子出生的时候,钦天监就会根据皇子出生的时辰摸骨,据说这样可以帮助皇子一辈子无忧。所以,要想证明眼前的这位是不是宁王,只要去钦天监查最终的记录,就可以了。”

    豫王听到原来有证据可以证明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宁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本来想弄一个死无对证,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有记录的。想到这里,他看了孟国公一眼,眼里充满了怒火。

    孟国公看了看豫王,说道,“豫王殿下要小心才是,要是豫王殿下失踪了又回来了需要辨认身份的话,还是十分困难的。因为豫王殿下的出生十分隐秘,因此钦天监也没有帮助豫王摸骨,因此也就没有了记录。所以,豫王殿下要是像宁王这般失踪了又回来,怕是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了。”

    豫王知道他这是在嘲笑自己的出身不正,心里十分恼怒。

    这个孟国公仗着自己是秦国的元老,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只是自己现在人微力薄,确实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豫王暗暗在自己的心里腹诽,等到自己有权有势的那一天,一定会慢慢收拾这些看不起自己的老东西的。但是现在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因此一定要动心忍性,只要时机一到,就会让他们片甲不留。

    孟国公之所以站出来为盛千烨说话,全都是因为襄王在主导这件事情。孟国公只希望襄王可以继承大统,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对得起襄王的母妃。以前襄王只知道花天酒地,对于秦国的朝中大事也不管。现在秦国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之后,自己的一颗心实在放不下。

    所以才会将醉春楼查封。要不然的话,襄王这个人其实是安分不下来的。

    不管他这一次站出来是为了谁说话,也是一个好的开始。所以自己还是要尽量支持他的,免得他在朝中无法立脚。

    盛千烨看了孟国公一眼,心里有些许疑惑。这个孟国公,曾经还派人追杀过自己,现在居然为了自己说话,也真是不可思议。

    但是当他看到孟国公看向襄王的眼神的时候,立马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个孟国公并不是为了帮助自己,而是为了帮助襄王。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想起孟国公和襄王之间的关系。想到襄王这一次请自己出山,其实也是为了将孟国公查封的醉春楼解除封禁。但是孟国公为什么别的青楼不查封,偏偏查封醉春楼,答案也是不言而喻。

    总之一句话,用心良苦啊。

    盛千烨突然还有一点小感动,对于这样的来自长辈的关心。也许,他们的手段很激烈,还挺固执己见,根本就不理年轻人的看法。但是,他们那一颗真正为别人着想的心在这个冷漠的时代,真的显得格外动人了。

    想到这里,盛千烨看向了孟国公,发现这个小老头其实还是挺可爱的。

    不一会儿,钦天监就拿出了当年宁王的摸骨记录,而且正巧,上一次帮助宁王摸骨的老人也还在,于是就让那老人来帮助宁王鉴定身份。

    只见那老人摸着盛千烨的背,一边摸一边自言自语。

    盛千烨被他摸得麻麻的,很想发作。

    但是那个老人一下子就说,“对了!”

    听到这句话,豫王殿下的脸色一变,说道,“老大人,你可要摸仔细了。这可是关系到皇室血脉的问题,在这样的事情上,你可不要随便开玩笑。”

    那老人听到豫王这么质疑他,心里十分生气,说道,“你这个毛头小子,为什么质疑我。你信不信我给你卜上一卦,看你什么时候归西。”

    这个时候,钦天监的新任监守走了上来,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们老大人虽然神志清醒,但是很多时候都自己做不了主。而且他一向就是自由惯了,很少被人质疑过,因此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还请豫王大人不要见怪。”

    豫王本来想要发作,毕竟当朝被这样一个老人质疑。但是想想还是没有发作,面对一个神志不清的老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的不好发作啊。

    想到这里,豫王笑了笑,说道,“老人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十分正常的,我们也可以理解。但是,这位老监守的神智如此不清,他的摸骨结果可以采纳吗?”

    那位年轻的监守微微一笑,说道,“豫王殿下尽管放心,这个我们钦天监都是可以打包票的。我们的老监守大人虽然神志不清,但是耳聪目明,记忆力十分好。只要是被他摸过的骨,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孟国公这个时候走了上来,说道,“既然现在结果都已经表明了,那就麻烦各位不要再怀疑宁王殿下的身份了。宁王殿下曾经为了秦国立下汗马功劳,现在在座的各位还这么质疑他,宁王殿下可能会寒心的。”

    在场的大臣听到孟国公这么说了之后,都开始议论纷纷。

    现在宁王回来了,朝中的局势又变了。很多人都开始思考自己到底应该处于那一个风向了。毕竟这是关系到家族命运的问题,宝可不能押错了。

    盛千烨看了看周围的大臣,说道,“本来掉落山崖之后,我就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但是没有想到还是被高人所救,只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深受重伤,而且动弹不了,只能以药续命。说来不怕各位大人笑话,现在我的头发都已经白了,跟各位大人比起来都觉得十分触目惊心,所以一直没有献身。这一次回到秦国之后,才发现朝中原来了发生了这么多重大的事情。”

    说到这里,盛千烨开始擦了擦眼泪,说道,“没有想到,父皇和太子居然都已经仙逝了,想来真是令我感到难过。”

    想到这里,盛千烨开始哭了起来。

    这场的大人看到皇子都哭了,自己也不好意思不表态,于是纷纷也擦起了自己的眼泪。

    盛千烨看了他们一眼,心里发出一声冷笑。但是表面上还是说,“各位大人还是不要难过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们也唤不回父皇和太子。不如就让我们化悲愤为力量,将秦国变成六国之中的强国。”

    在场的朝中大臣听到终于不用装哭了之后,心里十分高兴,但是面上还是有一种悲愤的表情在,说道,“宁王殿下说得对,现在秦国民生凋敝,在外又有楚国虎视眈眈。因此朝中的每一位要员都不能贪图安逸,必须要做一点实事。”

    盛千烨笑了笑,说道,“诸位大人能有这样的觉悟,真的是我秦国百姓之福。只希望经历了这一次自后,我们秦国可以走出悲伤,变得越来越强盛才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