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四章 春风一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醉春楼开张的那一天,云漾陪着颜如邀来到了这里。当他们一进门的时候,老鸨就迎了过来。颜如邀看了老鸨一眼。老鸨热情的脸马上变得毕恭毕敬。

    云漾看了看颜如邀,脸上露出一丝不解。

    老鸨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十分冷静,说道。“许四叩见宫主。”

    襄王看到这一幕,笑了笑。说道。“颜如邀,你果然是这醉春楼的幕后老板。当时听你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在吹牛的。毕竟醉春楼是长安城里生意最红火的一家歌馆了。这里的姑娘都是色艺双绝、才华横溢,一般的士子都是比不上她们。”

    颜如邀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几许清冷。他并不喜欢和人交朋友。尤其是云漾以外的人。

    襄王看到颜如邀的眼神。心里打了一个冷颤,暗想,“自己似乎没有得罪他什么啊。为什么眼前这位男子要这么看着自己?”襄王转而又一想。“管他呢。自己是秦国的襄王,他不过是一个江湖上阴阳宫的宫主罢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怕他?”

    想到这里,襄王给自己壮一下胆。将手伸到了颜如邀的肩膀旁边。想要搭上他的肩,显得彼此之间距离要近一点。

    但是颜如邀似乎没有看见他伸出的手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躲开了襄王的手。襄王的手停在半空之中。好不尴尬。

    盛千烨看到这一幕,说道,“好了,皇弟。今日醉春楼开张,是个好日子,我们为什么又要浪费时间在这里。青楼这种地方,我真的是很少来。你是这里的常客,不如给我指指路吧。有什么好玩儿的都教教皇兄,让我也跟着长长见识。”

    云漾听到这里,回头看了盛千烨一眼。虽然是为了帮助襄王解围,但是盛千烨真的不用这么拼吧。莫非,盛千烨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云漾想到这里,心里十分委屈,所有的骄傲都开始化为乌有。

    若是自己爱的人不爱自己,那么自己再骄傲又有什么用呢?

    盛千烨看到了云漾的眼神,她的眼里那么复杂,仿佛还有泪光。是什么,让她这么伤心呢?

    他突然反应过来了自己的举动,于是在心里暗暗责备自己,“这是干什么?让云漾伤心了,真的是自己的不是。”

    想到这里,盛千烨就直接走到了云漾的身边,说道,“云漾,对不起,我刚刚真的只是……”

    盛千烨这个时候有一点为难,他不可能说自己是为了帮助襄王解围吧。这样的话,不是又当众陷襄王于难堪之中。但是不说的话,云漾似乎又真的误会自己了。

    正在他犹豫、为难的时候,云漾直接走到了前面。

    颜如邀顺势拉住了云漾的手,说道,“走吧,云漾。你想见识什么,我都让你见识。”

    这个时候,襄王也跟了上来,走到盛千烨的身边说,“你看看那个颜如邀,我真是看不顺眼。以前就听说阴阳宫是个邪教,教主尤其出手狠辣。虽然他看起来对云漾还是不错,但是对于其它的人就有些爱理不理了。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个江湖人罢了。”

    盛千烨这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圣宫,恐怕在秦国的皇室之中,也觉得是江湖人的存在吧。虽然圣宫的势力现在已经超脱了六国的皇室,但别人要是想要贬低你的话,总是会有很多办法的。

    想到这里,盛千烨就咳嗽了一下,说道,“皇弟这个时候就不要乱贬损人了,这样的话有失我们秦国皇室的威严。而且,今日是醉春楼开张,你怎么不去看一看你的熟人?”

    襄王听了盛千烨的话,心里十分高兴。这一次,自己之所以这么大费周章帮助醉春楼重新开张,就是因为赵赵姑娘的请求。

    赵赵一直都是醉春楼里的花魁,典型卖艺不卖身,有时候连艺都不卖。

    她之所以能够这么硬气,是因为她有绝世舞姿。她的舞姿可以让人忘忧,看一眼就觉得自己进入了极乐。沉醉其中,也让人有一种特别美妙的感觉的。

    襄王跟赵赵的接触不多,也只是偶尔的点头之交。因为自己之所以来这醉春楼,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可以逃离秦国朝堂之上的一些事情,自己做什么消遣都可以。

    那日,正下着雨。襄王一出门就见到赵赵姑娘站在襄王府的正门门口。她那日身穿鹅黄轻纱,里面的衣服若隐若现,但是一点都没有俗气的感觉。裙装也是轻纱材质,只是与上衣不同,裙装一点都不透。

    她那时撑着浅绿纸伞,后面跟着她的丫鬟。亭亭玉立在大门口,襄王现在都觉得特别美。

    看见她时,襄王说道,“不知赵赵姑娘为何在这里?”

    赵赵见襄王喊出她的名字,朱唇浅笑,说道,“原来王爷知道妾身的名字,妾身惶恐。只是妾身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还希望王爷可以帮助妾身。”

    襄王听到这里,微微一笑,说道,“赵赵姑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在下帮忙的,可否告知?要是在下能够帮得上忙的一定会尽全力的。”

    赵赵笑了笑,脸上似有梨涡,说道,“王爷肯定可以帮上赵赵的忙。我们醉春楼被查封了,而查封的人正是孟国公。我知道王爷与孟国公关系不一般。要是王爷肯去说情的话,我们醉春楼肯定可以幸免于难,重新开业。”

    襄王听了赵赵的话,皱起了眉头。自己是与孟国公的关系不一般,但是,孟国公之所以会查封醉春楼也跟自己有关。要知道,这几日自己最常去的青楼就是醉春楼,孟国公一定是嫌弃自己堕落了。

    于是襄王拱了拱手,说道,“赵赵姑娘先回去吧,这件事本王记在心上了。你放心,美人的请求,本王一向都是尽量满足的,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赵赵听到这里,脸上露出甜美的笑,转身离去。

    襄王看着她的背影,一股笑容涌在了脸上,眼神里似乎别有深意。

    盛千烨看到襄王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脸上还有一丝怪怪的笑容,心里觉得十分发毛,于是说道,“襄王,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十分有一种分裂了的感觉?”

    襄王正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却被别人打破,心里十分不高兴,于是说道,“你才分裂了!”

    说罢,就直接向楼上走去。

    盛千烨看着他气冲冲的样子,摇了摇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真是太不可理喻了。想到这里,盛千烨就看了看四周,发现云漾已经不见了踪影。

    “颜如邀,”盛千烨暗暗在自己心里想道,“这个人确实自己不应该救。但是他对云漾曾经那么付出,要是自己不救他的话,云漾的心里会觉得十分难过的。”

    盛千烨暗暗握拳,“为了云漾,我什么都可以做。”

    云漾跟着颜如邀上了二楼,许四一直跟在她们身后。

    云漾打量了一下二楼。只见一走上楼梯,就看见一个空旷的大厅,在大厅的东边摆放着琴筝,似乎是给姑娘们表演才艺用的。

    琴筝后面是一个小小的圆形舞台,舞台边上还有帘子。

    整个大厅都是红色色调的。不禁周围的柱子都是红木的,连顶梁也都是红木的。只有大厅四周的帘子是白色的。从打开的窗子出刮来的风,将帘子吹得轻飘飘的,给人一种十分梦幻的感觉。

    身处其中,云漾只觉得有一种舒服且香艳的感觉,这让云漾觉得有点心醉。

    颜如邀对着云漾微微一笑,牵着她的手就走上了圆形舞台边上。只听他说道,“上去吧!”

    云漾虽然觉得十分奇怪,但是她一向都是个不怕人的。于是直接站了上去。虽然自己一个人站在这个圆形舞台上,心里觉得有点空落落的。但是看看颜如邀站在那里微微笑着,云漾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自己一向都是一个粗人,跟着师父一直学药,后来又是打仗。虽然做云家的庶女的时候,接触过琴棋书画,但是在这样的舞台上站着,还是第一次。云漾的心里不禁觉得有点新奇。

    这个时候,颜如邀说道,“云漾,你试着说说话好吗?”

    云漾听了他的话,微微一笑,说道,“颜如邀你想做什么?”

    她的声音一般,但是四周似乎传来了一阵回声。

    这个时候颜如邀再看了她一眼,说道,“云漾,你的声音再大一点!”

    云漾听到这里,直接喊了一句,“颜如邀你想做什么!”

    这时候,云漾清晰地听到圆形舞台上传来了回音。那声音空旷悠远,像是来自一个十分神秘的地方。云漾看了看颜如邀,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颜如邀对着云漾笑了笑,说道,“云漾,你低头看看。”

    云漾一低下头,就看到圆形舞台的周围有一些奇怪的刻痕,像是什么奇怪的记号一样。她抬起头十分疑惑地看着颜如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