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赵赵的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颜如邀笑了笑说道,“这里只不过是仿照回音壁修的场所而已。你只要站上那个舞台,发出的任何声音都会被放大数倍。在那里听见音乐声跳舞。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云漾听到这里,就觉得十分奇怪了,说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把整个大厅的周围都弄上这样的。客人如果来到这里听曲看戏也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啊。”

    颜如邀听到这里。就觉得十分汗颜。云漾这丫头真的是很会推一出三。于是只好说道,“当初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现在却是是没有那个技术。你看着这回音十分简单。也需要场所限制。”

    云漾听到这里,只好放弃,也找不到那种听曲也能达到幻境的感觉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这个时候。盛千烨冲了上来,看见云漾平安无事了之后,心里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你没事!”

    云漾见盛千烨如此全力地奔跑。心里觉得十分疑惑,这盛千烨到底是想做什么啊。于是她便问道。“你这样到底是想做什么,让人有一种十分猜不透的感觉在里面。”

    这时候。襄王也走了上来,看见颜如邀和云漾在圆形舞台边一上一下地站着,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呢?刚刚你叫得那么大声。皇兄一听到你的声音就急忙赶了过来,我追都追不上他。”

    云漾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盛千烨之所以这么赶地跑过来原来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云漾的脸开始红了。但是襄王凭什么这么调戏自己,自己要反调戏回去。

    想到这里,云漾就说道,“好了,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看你是本来就追不上盛千烨的。要知道你的武功那么弱,和盛千烨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襄王听到这里,脸都绿了。自己本来就不是以武功见长的,自己是以……襄王想到这里,脑子开始转动了起来,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事擅长的。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襄王的脸绿得更加厉害了。

    云漾看了他一眼,挑衅地说道,“怎么,襄王你还不是承认是吗?”

    襄王看了一眼云漾得意的样子,心里知道,要是自己不认输的话,她还得让自己和盛千烨过过招。自己这个皇兄又是个耳根子软的,心里只听她的话。被云漾一说,即使觉得再不对的事情,也会和自己过两招的。

    想到之类,襄王觉得有点绝望。

    于是他直接怂了,说道,“是是是,你说得对,我确实武艺并不如人。不过我四哥担心你总是真的吧,一听到你的叫声就直接跑了过来。话说,你没事叫什么叫啊!”

    云漾听到这里,脸开始红了。没有说话。

    盛千烨看到云漾这么尴尬的样子,心里有一丝丝甜蜜。

    颜如邀并不想看到她们两个这么你侬我侬的样子,于是说道,“云漾,你不是想看一下新奇的吗?我跟你说,醉春楼里数赵赵的舞是一绝,你要不要欣赏一下?”

    云漾对于美人儿向来十分感兴趣,这个时候听到颜如邀这么一说了之后,更是有点迫不及待。

    颜如邀和许四耳语了几次,许四就走了进去。

    襄王看到这一幕,说道,“今日算是有福气了,这赵赵姑娘的舞可是百闻难得一见啊。我们云漾是个有福气的,一跟着你来就能见到这样精妙绝伦的舞。”

    云漾笑了笑,说道,“襄王殿下说笑了。你也是个有财力的,怎么可能会没有见过赵赵姑娘的舞呢?阿颜这个地方是敞开门儿来做生意,像襄王这样财力雄厚的主,阿颜肯定是只有巴结的吧。”

    颜如邀听到这里,冷艳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自己这个醉春楼虽然是敞开门来做生意,但是只是针对一般的姑娘,要是赵赵的这样的极品女子,都是授意缺的。

    因为只有稀少,才会被人重视。要是有钱有势的人一来就可以看到赵赵的舞,那样又有什么意思呢?这样的话,一定是没有什么人会在乎的吧。

    但是现在云漾只是跟襄王讲话,自己不能遂了襄王的意。于是颜如邀说道,“是啊,襄王殿下这么有财力的主,我们醉春楼一向都是特别欢迎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襄王应该还是我们醉春楼的贵宾卡持有者。你说,他怎么可能没有见过赵赵的舞呢?”

    云漾听到这里,意味深长地对襄王笑了。了不起哟,贵宾卡持有者。襄王一定在这醉春楼里花了很多钱,才能拥有这贵宾卡吧。

    看到云漾意味深长的笑,襄王觉得很冤。自己确实没有看到过赵赵的舞,这个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赵赵姑娘确实长得好看,名声在外。但是秦国有几个看到过她的舞的还真是数得出来,自己没有看到过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但是现在这个颜如邀故意陷害自己,自己真的百口莫辩。于是说道,“颜宫主,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这么针对在下?”

    颜如邀看了一眼襄王,说道,“怎么,襄王殿下为什么觉得我是在针对你呢?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的,从来不会针对任何人!”

    云漾这个时候也跟着帮腔,说道,“是啊,是啊,你是没有看到过颜如邀真正针对某一个人的时候,那才叫恐怖。”

    说到这里,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颜如邀真正针对某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给那个人说话的机会的。别人往往还没有开口就会被他杀了。

    襄王看了看这一唱一和的两个人,觉得无言。反正自己说什么也会被他们反驳的,不如就算了。

    这个时候,赵赵被许四迎了出来。

    她人还没有走近,云漾就闻到一阵香风。那是一种花香,但是云漾又叫不出来名字,带着一种阳光的味道,有来自清晨露水的气息。

    云漾看着她,只见她眉如远山,眉目含情,明眸皓齿,巧笑嫣然。

    云漾不禁赞叹道,“赵赵姑娘,你真的生得十分标致。”

    许四听到云漾夸奖赵赵,就好像夸奖自己一般。醉春楼最近被整顿,自己在宫主面前十分抬不起头。云漾是跟在宫主身边的人,看起来宫主对她颇有重视。听到云漾的夸奖,许四就说道,“姑娘说得对,我们赵赵确实就是百里挑一的人。”

    颜如邀这个时候脸色僵硬,说道,“许四,你下去!”

    许四听到这话,自己这马屁拍到了驴腿上。教主的脾气一向是个古怪的,自己这一次别撞到他的枪口上。于是许四听了颜如邀的话,马上就退了出去。

    云漾心里还在奇怪,为什么颜如邀要这么对待许四。转眼就看到颜如邀凑了过来,说道,“云漾,她没有你十分之一好看。”

    云漾听到这里,脸一下子就红了。这个颜如邀要不要做得这么明显。这个赵赵姑娘明明就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十分之一好看。

    赵赵听到这里,倒是不以为意。至少在云漾看来,她没有一点脾气。只听她说道,“谢谢云姑娘夸奖,赵赵来到这里,本意是想给各位献上一支舞。”

    云漾笑了笑,说道,“这便是好的。听说你的舞在长安十分有名,很多人都是只听过,而没有见过。今日我有幸来到这里,便要好好欣赏一番。”

    赵赵满眼含笑,说道,“姑娘的话真是过誉了,赵赵的舞姿在醉春楼还算可以,但是在长安还是有很多人比赵赵跳得好。不过赵赵有个不情之请,姑娘可以为赵赵抚琴,赵赵随着姑娘的音韵跳舞吗?”

    云漾听到这里,脸上有些为难。自己虽然在云府的时候学过一些筝技,但是还从来都没有为人家伴过舞。这个时候被赵赵姑娘这么一提,自己心里还是缺少一点底气。

    盛千烨对云漾鼓励地笑笑,说道,“你就小弹一首吧,我知道你的古筝弹得十分不错。现在赵赵姑娘跳舞,你来弹琴,这真的是人间难得一见的奇景。”

    云漾被盛千烨这么一鼓舞,心里升腾起一股勇气。说道,“那好吧,赵赵姑娘,我就来弹一曲《云中歌》,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

    赵赵含情地说道,“我虽然主攻舞技,但是对于音律也颇有研究。《云中歌》这首曲子颇有张力,对于弹奏者指法的要求颇多,云姑娘是个有实力的。”

    云漾笑了笑,对于赵赵的夸奖不置可否。

    这个时候,古筝被抬到了圆形舞台的边上,赵赵也解开了几颗纽扣,露出了半个香肩。

    她对云漾笑了笑,说道,“早知姑娘要来,今日就该换一身红色。”

    云漾心领神会,说道,“红衣如火,配上赵赵姑娘的雪肌花貌,必然是十分震撼。要是赵赵姑娘着红衣在舞台上起舞,随着云中歌这么有张力的曲子,那必然是人世间十分难得一见的景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