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误会再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颜如邀听到这里,笑了笑,说道。“这有何难?”

    他拍了拍手,许四立马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站在颜如邀的面前。颜如邀说道。“你带赵赵去换身衣服。”

    许四连连应允。

    赵赵看到这一幕,说道。“宫主不必如此。赵赵若是要换衣服,自己便可以去。”

    颜如邀看了她一眼,赵赵立马一哆嗦。她感觉到。他的目光就像刀,可以直接割进人心里。他的目光也像寒冰,看得人心里发凉。进而升腾出弥漫全身的恐惧。

    云漾看到正在哆嗦的赵赵。心里有点不忍。毕竟一个如斯美人儿,被颜如邀这么一恐吓,一般的人都会十分同情的。

    于是云漾开口说道。“阿颜。你不要这么对赵赵。你也要学会怜香惜玉啊。”

    颜如邀从鼻子发出“哼”的一声,说道。“除了你,谁在我眼里都一样。”

    盛千烨听到这里。直接就走了过来,挡在了云漾的前面,说道。“颜如邀,我在这里,怕是轮不到你说这样的话吧?”

    颜如邀看了一眼盛千烨,说道,“宁王殿下,现在我们是公平竞争的阶段,请你让开。”

    盛千烨挡在了云漾的面前,不允许别人觊觎她一丝一毫的美。云漾的心里有些惊喜也有些甜蜜,盛千烨竟然这么护着自己。只是,云漾心里想道,“我也不是需要被人护着的女人!”

    云漾站在了盛千烨的前面,转过头,对他笑了笑,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是那种需要站在别人身后的女人。”

    盛千烨误会了,以为云漾是在嫌弃自己。盛千烨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已经发白的头发披散了下来。因为药物的缘故,自己已经没有了青丝入瀑。

    盛千烨的心里涌上了一丝自卑,说道,“云漾,我知道你不喜欢现在的我。只是,你要知道,我现在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有苦衷的。若是可以的话,我也想将一头白发换成青丝。”

    他看了颜如邀一眼,只见对方此时正轻蔑而又挑衅地看着自己。盛千烨觉得十分伤悲,没有想到现在这一切都变了。

    云漾看到盛千烨突然的变化,心里觉得十分诧异。她走到了盛千烨的身边,拉起盛千烨的手,说道,“盛千烨,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盛千烨看了云漾一眼,说道,“云漾,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你知道吗?我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虽然我爱你,但是并不代表我会为了你放弃我的尊严。”

    云漾听到这里,彻底震惊了。盛千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云漾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似乎没有说什么对不起盛千烨的话啊?

    云漾不知道,自从盛千烨的头发变白之后,盛千烨的心里就有些自卑。他觉得,云漾会因此不爱自己。因为,没有哪一个正常的姑娘会爱上白发苍苍的人。

    而且,云漾最近和颜如邀、襄王都走得很近。虽然在盛千烨的心里,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优秀的,但是面对这突然的变故,也有点小小的不舒服。

    云漾说道,“盛千烨,你是生气了吗?如果是,我向你道歉好不好?盛千烨,你不要这个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盛千烨含情脉脉地看了云漾一眼,说道,“云漾,你没有做错,错的是我。”

    说完,盛千烨就准备转身离去。自尊已经不允许他留在这里了。虽然很爱云漾,但是也不喜欢云漾这么羞辱自己。尤其是看着她和其它男人待在一起的样子,更是像刀子一样割着自己的心。

    云漾看着盛千烨准备离去,直接吼道,“盛千烨,你今天要是敢从这里离开,我以后就再也不愿意见到你了。所以,你最好还是别走,要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云漾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但是盛千烨并没有看到云漾的眼泪,他没有回头,直接向前走了。

    颜如邀看到云漾伤心地哭了,心里十分心疼。只见他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了云漾,说道,“云漾,你不要哭。他走了,还有我在。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云漾。”

    云漾看了一眼颜如邀,挣开了他的桎梏。只见她冷冷地看着颜如邀,说道,“阿颜,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我告诉你,我的心里只有盛千烨!”

    颜如邀听到云漾如此冷血的声音,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云漾,你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了,这句话。你说一次,我就伤心一次。我的心也是肉长的,难道你就只在乎盛千烨,不在乎我吗?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期望,只是希望能够陪在你的身边。”

    说到这里,他含情脉脉地看着云漾,说道,“我知道这个期望十分奢侈,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

    云漾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颜如邀,你为何要这样对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里只有盛千烨吗?无论你付出什么样的努力,我的心里都只有盛千烨一个人的。你又为何要这样,苦苦折磨自己,让我也过意不去?

    云漾转身,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换衣服的赵赵走了过来。

    只见此时的她,红衣似血,衬托得她雪肌似幻。云漾看了之后,十分真诚地说道,“赵赵,你真好看。”

    赵赵听到云漾的夸奖,扑哧一笑,说道,“你这个样子,真是让我觉得挺好玩儿的。我只是适合红色而已,并不是真的好看。”

    云漾摇了摇头,说道,“不,赵赵,你是真的好看。这一点,我是真心的。”

    赵赵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好了,你来弹筝,给我伴一支舞吧。”

    云漾摇了摇头,说道,“不了,赵赵,我没有心情。盛千烨走了,我要去找他解释清楚。要不然的话,我们之间的误会会越来越深的。我不想让我和他之间有间隙的出现。”

    赵赵看了一眼颜如邀,只见对方示意让她将云漾留下来。

    于是赵赵拉住了云漾的手,说道,“云漾,为了要跳这一支《云中歌》,我特地去换好了衣服,你不会让我这么扫兴吧?”

    云漾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难言之隐,说道,“赵赵,对不起,我真的不能给你伴舞了……”

    赵赵恳切地说道,“我是个风尘女子,见多了人世间的男女情爱。云漾,你听我一句劝,一个男人要是真的爱你,是不会这样离你而去的。他会顾忌你的感受,希望你开心。而现在,盛千烨直接拂袖而去。说实话,我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这是对你的不尊重。”

    襄王听到这里,有点听不下去了,说道,“赵赵,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说完之后,他看了一眼颜如邀,心里了然。赵赵是醉春楼的人,而醉春楼的幕后老板是颜如邀,所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颜如邀示意的。

    这时,赵赵看了襄王一眼。她的眼神里有恳求,还有晶莹的泪。

    想起赵赵一开始看到颜如邀的样子,襄王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心疼。这个女子也是真的惨淡,虽然有绝美的容颜,但是还是要听人号令。想起颜如邀一向的恐怖传说,襄王不禁为赵赵担心起来。要是赵赵这一次没有完成颜如邀的使命,是不是就会受到责难?

    想到这里,襄王也说道,“云漾,你就留下来吧。为了跳这一支舞,她还特地去换了衣服。你要是现在就走了的话,她的所有精心准备都会付之东流。”

    听了襄王的话之后,云漾看了一眼赵赵。只见后者也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自己。她的眼里似乎还有泪珠,于是云漾说道,“赵赵你别哭,我答应你留下来便是了。”

    襄王叹了一口气。这个赵赵,根本就不是为了云漾不给她伴舞而哭的。而是她这一次要是留不下云漾的话,就会受到颜如邀的苛责。

    襄王看了一眼颜如邀,只见那个妖媚的男人此时正一往情深地盯着云漾。他看得十分认真,眼神似乎可以将人融化。只是这么浓烈的眼神,云漾似乎没有看到一般,注意力全在赵赵的身上。

    襄王叹了一口气,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云漾走到了圆形舞台上,拨动了筝弦。一首优美的曲子传了出来。只听那曲子刚开始的时候十分悠扬,后来调子开始变急了。襄王听在耳里,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

    赵赵这时候也随着音乐开始起舞。她的舞姿十分优美,随着音乐的加急而不断旋转。襄王不知道她转了多少圈,也不知道她转晕了没有。他只看到红衣似血,在不断翻飞。仿佛触开了绝美的秘密,一看都让人觉得心碎。

    襄王觉得自己醉了,醉在这绝美的舞姿里,醉在这天籁般的音律中。

    颜如邀一直盯着弹筝的云漾。他的眼里没有别人,再美的赵赵在他的眼里仿佛也是不存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