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七章 对不起,我爱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赵一曲终了之后,向云漾微微一笑。说道,“这一次多亏了云姑娘抚琴。要不然的话赵赵是完成不了这一支舞的。”

    襄王这个时候拍起手来,说道,“赵赵姑娘的舞姿果然是天下一绝。本王今日有幸一见,觉得死而无憾了。”

    赵赵冲他笑了笑。眼睛一直盯着云漾。

    云漾勉强回她一笑。直接冲了出去。

    赵赵这时候看了一眼颜如邀,只见他面色如常,于是也就低下了头去。

    云漾在路上一边奔跑。一边在想,“盛千烨,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我们以前经历的那些都已经不算数了吗?”

    跑到圣宫的时候,发现盛千烨根本就没有在这里。

    她又跑到了宁王府,也没有看到盛千烨。

    云漾找遍了她所知道盛千烨可能会在的地方。一无所获。终于。云漾觉得累了。直接就坐到了地上。

    她突然觉得很累很累,疲惫一下子就袭上了心头。自己怎么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自己的爱情之路就这么一直不顺畅?

    云漾的眼泪开始流了出来。她放声大哭,似乎要将自己所有的委屈哭尽。这一次,盛千烨真的太令她失望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向自己发脾气,而且一言不合就直接转身离去了。为什么,他要这么对自己?

    云漾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她的脑子里浮现出很多片段,有过去的,有现在的,有未来的。不,云漾心里想道,“照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和盛千烨是没有未来的。”

    云漾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既然没有未来,又何必去想呢?”

    云漾真的觉得累了,她找了那么多个地方,圣宫、宁王府、秦王宫……都没有盛千烨的踪影。这个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任云漾怎么找,都找不到。

    云漾这个时候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要是一个人想躲你的话,怎么找也是找不到的吧。”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前一秒还好好的人,为什么之后就开始消失不见了。她觉得心很累,真的不想再爱了。或许自己与爱情就是无缘的吧。不管是前一世和百里暮扬,还是这一世和盛千烨。

    云漾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死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将泥土抹在了自己脸上。然后在盛千烨曾经住过的房间里,对着铜镜,将镜子里的青丝剪下。

    她望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笑了。

    短发的自己,是有点俏皮的吧,不知道盛千烨喜不喜欢呢?

    云漾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了起来,他真的喜欢的话,就不会离自己而去了吧。

    云漾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拍了拍自己的脸,说道,“云漾,你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几世的经历了,千万不要被这点小事情打败。被男人甩了又怎么样,剪了头发的你又新生了。找个没有人的地方重新生活吧,那样又是新的自己。越是落魄的时候,说不一定越有奇遇呢!”

    想到这里,云漾收拾了一些细软,就直接往南奔去。那里是百越国,听说有很多从来没有出过山的原住民,也有很多很多传奇,自己还没有见过。

    盛千烨走出醉春楼之后,就一直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走到一家酒馆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就清醒了过来。看了看四周的景象,发现自己突然在街上。

    他心里暗自吃惊。自己刚刚不是在醉春楼里吗?为什么又来到了这里?他觉得自己的头有一点痛,脑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

    这个时候,盛千烨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一点痒。他用手摸了一下,发现一个有壳的似乎在爬行的东西。他感到心里发麻,死死地将它捏住,拿到眼前一看,发现是只蛊虫。

    他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心里全是愤恨。这蛊虫除了阴阳宫宫主颜如邀,还有谁会有?想到这里,盛千烨觉得自己真的是救了一头白眼儿狼。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回醉春楼,想要跟云漾道歉,告诉她自己是因为中了蛊虫的毒才会变成那样的。

    但是当他回到醉春楼的时候,那支舞已经完了,云漾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首先看到的是赵赵,只见他一把抱住赵赵的手,使劲地摇晃,说道,“赵赵,云漾呢?云漾去哪里呢?我要找她。”

    赵赵被他摇得头有一点晕,心里对他确实同情的。“对不起”,她在心里说。

    是宫主让自己洒上那种香水的。盛千烨早已中了蛊毒,他自己并不知道。那种香水,只对中了蛊毒的人有用。凡是中了情丝蛊的人,一闻到那种香味,就会被施蛊者所控制,做施蛊者让他们做的任何事情。盛千烨之所以会在刚刚有那样的反应,赵赵知道,他只是被情丝蛊控制了。

    赵赵那时候看到云漾心急如焚的样子,很想跟她解释一切。但是看到宫主面无表情的样子,赵赵知道,自己不能控制宫主的计划。

    宫主平日里谁都不理,但是对于云姑娘却是极不寻常。他看着云姑娘的时候,脸上会有笑,笑容会融化所有的冰。仿佛他生来就是一个爱笑的人,身上生来就有融化寒冰的能力。

    但是,赵赵知道,这一切都是云姑娘带来的。

    如果宫主能够快乐,那么就是让赵赵杀人放火她也愿意,何况仅仅是催发盛千烨身体里的蛊毒。

    赵赵这时笑了笑,说道,“宁王殿下,你不要再摇了,我的头都被你摇晕了。”

    盛千烨听到这里,放开了赵赵,说道,“不好意思赵赵姑娘,我只是一时激动。我想要问一下,云漾她去了哪里?”

    赵赵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没关系的,我理解你。云姑娘在一曲终了之后,出去找你去了。怎么,你们两个没有遇到吗?”

    盛千烨听到这里,直接冲出了醉春楼,回到了圣宫,但是没有见到云漾。

    他又回到了宁王府,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了一地的青丝。

    他看到这种情景,心里觉得十分吃惊。他捡起地上的一缕青丝,放在鼻尖闻了闻,是云漾头发上的香味。这些头发,是云漾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盛千烨不禁觉得自己十分混账。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刺激云漾?自己的头发白了就白了,为什么要说云漾嫌弃自己?现在云漾将头发剪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想到这里,盛千烨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捧着那一缕头发,失声痛哭起来。云漾在剪头发的时候,心里一定十分痛苦吧。盛千烨想到云漾痛苦的心绪,感受到她的绝望,心一下子揪得很紧很痛。

    自己真的是个混蛋,让云漾受到这样的打击。云漾这一次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吧,她的心火之毒还没有好,这么四处乱跑会不会对她的身体不好?

    盛千烨想到这里,就站了起来,回了圣宫。

    圣宫拥有六国最强大的情报网,只要云漾身在有人的地方,就可以知道她的踪迹。

    盛千烨以圣教教主的身份,向罗网下达了一条命令。只要找到云漾的踪迹,立刻上报。

    没有多久,盛千烨就收到了关于云漾的各种各样的信息。

    她剪了短发,穿得破破烂烂。带了很多珠宝,却打扮得像个叫花子。她四处游山玩水,似乎十分逍遥,只是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

    她一路往南,往人迹越来越少的地方走去,似乎要将自己的踪迹隐藏起来。

    “往南”,盛千烨的瞳孔一下子缩小了。那里是百越国,住着的全是一些未开化的民族,云漾去了那里一定会吃亏的。

    想到这里,盛千烨就骑上快马,赶紧追了过去。

    在长安城门口的时候,盛千烨就被襄王拦住了。盛千烨坐在马上看了一眼襄王,说道,“你让开!我要去找云漾,挡我者,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襄王笑了笑,说道,“你就不客气吧!你刚刚赶走了自己的女人,现在又要赶走自己的兄弟。盛千烨,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十分可怜,你就是一个可怜虫!”

    盛千烨听到这里十分愤怒,说道,“襄王,我今日还有急事。你要是再不让开的话,我就不念兄弟情了。”

    襄王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说道,“我的宁王殿下,你什么时候念过兄弟情啊?在你心里,有兄弟情这几个字吗?哦,对了。你是圣宫高高在上的教主,绝情绝欲的典范,是没有兄弟情的感觉的!”

    盛千烨听到这里,瞳孔收紧,说道,“襄王,云漾去了百越国,我担心她的安危,必须要赶过去。”

    襄王笑了笑,说道,“云漾是什么人,乱城城主,毒老叟的徒弟,号称医毒无双。她要是会有事,你去救得回来吗?还是你这圣教教主有通天的本事,可以起死回生,远胜云漾的妙手回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