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必有奇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盛千烨看了襄王一眼,说道,“你要不要那么幼稚?我告诉你。你是留不下来我的。这个秦国,你愿意去拯救你就去拯救吧。在我的心里,始终都只有云漾一个。”

    襄王这个时候脸上出现痛苦的神情。说道,“你似乎都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让人觉得特别好笑。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死缠着人家。”

    盛千烨听到这里,脸色严肃了起来,说道。“皇弟,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你知道你说的话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襄王听了这话。自以为理亏。

    毕竟这一次之所以来到城门口。只是为了拦住盛千烨。如果自己的所作所为要是伤害了他的话,自己的内心也是过意不去的。

    自己根本无心秦国的皇位,要是将这皇位交到豫王的手里。那就是民不聊生。如果旁落其它人手中。那么历代先人的辛苦。全都成了为他人所做的那件嫁衣裳。

    想到这里,襄王看了一眼盛千烨。说道,“皇兄。既然你知道我这一次来到这里的目的,那么你就跟我回去吧。秦国需要你。”

    盛千烨这个时候看了襄王一眼,说道。“皇弟不要这么谦虚,虽然你一直都沉迷于花天酒地。但是皇兄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的你。兄弟几个当中,你的思虑最深。父皇在世的时候,还曾经警告过你,要你不要想太多。要不然的话,恐怕活不长久。”

    襄王听到这里,神色黯淡。

    父皇的话或许只是随口一说,但自己确实是知道他的心思。这么多年来,自己沉迷于青楼妓馆,用杜康解忧,只不过是为了逃避他的追杀。

    襄王的嘴角涌现出一丝苦笑,说道,“皇兄,你真的看错了。最开始的时候或许是那样,但是渐渐地,这些习惯就像有瘾一般,弥漫了我的全身。我已经和长安城里这些花花公子没有什么两样了,我就是一个打马绕市井的轻薄儿。”

    盛千烨看到襄王这副模样,瞳孔开始收紧。说道,“皇弟,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振作。现在我要去找云漾了,你让开,我不想伤着你。”

    说罢,他便打马离去。

    云漾一路向南,来到百越国的西南处。

    这里有很多高山,许多越人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从来都没有出去过。

    云漾呼吸着山林里自由的空气,只觉得神清气爽。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远离了尘世中的喧嚣,灵魂都得到了解脱。只是离开了盛千烨,云漾只觉得自己的心口有一点痛。

    这百越国的山林里面还有很多从未见过的药草,听说百越国的巫女还特别善于使毒。

    整个百越国都是一个对于外人来说难以想象的民族。

    这个国家的人,生病了不看大夫,还是请教巫女。

    而巫女们,据说可以通灵。

    云漾曾经看过毒老叟的笔记,那里有很多关于百越国奇闻怪事的记录。云漾看了心向往之,一直都很想过来。但是奈何俗事缠身,一直都没有机会。

    想到这里,云漾就觉得十分开心。

    摆脱了所有的束缚,奔向了自由的山林,探寻从未见过的幽境。等待自己的,会是怎样的奇遇?

    云漾这一路都充满了期待,盼望自己可以去到一个更美好的地方。她想忘记一切,忘记曾经发生过的所有,做一个新生的自己。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哪里都是没有自由的。

    从她一离开秦国的时候,就一直被人盯上的。罗网的势力遍布天下,云漾是逃不出圣教教徒的视线的。

    盛千烨根据教徒发来的信报,一路追踪,紧随其后。

    而且,自从云漾走进百越国西南边上的山林时,她就已经被盯上了。

    这里住着一个原始的民族,他们和百越国其它地方一样,信奉巫女,相信神的力量。

    云漾来到这里之后,一路采集草药。

    看着这漫山遍野的瑰宝,云漾只是觉得自己这次十分幸运。

    突然,她觉得脚下有一点松动。

    云漾觉得十分奇怪。她多踩了两下,竟出现一个漏洞。

    云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自己发现得早。她忘了自己现在正在这个陷阱之上,这上面只是覆着薄薄的一层,人和野兽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掉下去。

    山林里的猎人都特别的心慈。

    一般挖陷阱的时候,都不会再陷阱里安装利器。所以云漾即使掉下了陷阱,也没有什么大事。

    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脚有一点痛。

    原来当时在上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直接摔下来后,就摔断了自己的腿脚。

    但是这点小伤对于医毒无双的云漾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见她拿起自己刚刚采的草药,碾碎了之后敷在自己的脚上。然后扯下自己裙子边上的一块,直接将草药和自己的脚紧紧绑在了一起。

    过了大约一刻钟。云漾估计了一下时间,觉得好了之后,直接站了起来。

    正当云漾兴高采烈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被一伙人直接围住了。

    那一伙人都是男人,穿得也和自己不一样。云漾知道,他们就是这个山林里面的原始人。于是云漾向他们笑了笑,说道,“我脚受伤了,你们能够帮我一下吗?”

    那伙人听了云漾的话,面面相觑。

    云漾以为他们听不懂,指着自己的脚,说道,“我的脚受伤了,很痛很痛。你们可不可以将我捞上去,我真的谢谢你们了。”

    一个领头人模样的人站了出来,看见云漾,说道,“你这个女子,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穿的还是秦人的衣服,你是不是外边来的探子?”

    云漾听了他的话,心想这个人还真是见多识广。不过探子自己就不是了,要是被人误会了的话,自己可能小命不保的。

    于是云漾赶紧摆了摆手,说道,“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根本不是秦国的探子。我是一个药者。”

    说罢,她拿起自己刚刚采的草药挥舞了两下,说道,“你们看,这个就是我刚刚采的草药。我真的是不小心掉落在这里的,我只是来采药的,不是什么探子。”

    那人看见她手上的东西,以为是什么杂草,他根本就不懂这些。

    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这文良山第一次来了外人,必须得禀报巫女才是。

    于是他做了一个手势。

    两个汉子直接从陷阱上边顺着藤蔓滑了下来。云漾看着他们,心里有一丝感激,自己这一次是得救了。但是,那两个汉子落到陷阱的平地之后,就以防守的姿势看着云漾。

    云漾赶紧丢下药草,举起双手说道,“我是友好的,你们别害怕。我不会给你们惹麻烦的,你们只要把我带上去,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云漾这个时候在心里腹诽,“其实只要你们现在走就可以了。我的脚虽然受伤了,但是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自己飞上去。”

    但是,看见这一群人围着自己的样子。云漾觉得,这可能是个奢侈的梦了。

    那两个汉子走了过来,用藤蔓将云漾的双手死死地缚住。

    云漾没有反抗,还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向他们友好地笑了笑。不过那两个人只是专心做着自己的事,并没有理云漾。

    云漾自讨没趣,也没有说什么。

    那两个人将云漾绑好之后,就直接带着云漾爬上了陷阱。

    云漾走在树林里的平地之后,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陷阱。

    那陷阱是用树林里的树叶伪装的,伪装得很好,就像天然的一样。因此,云漾在一开始的时候才没有发现。

    这个时候,云漾暗自扶额,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衰到家了。

    云漾被带到了他们的村子里面。

    云漾仔细看了看他们的村庄,觉得十分新奇。

    村庄都是沿着山势建的,一层一层的,十分壮观。

    每一座房子的外围都被漆成了白色,看起来十分美丽。

    云漾看到这里,只觉得新奇。于是看着一个押着自己的原始人,说道,“你们这里的小白楼真好看,你们真是有才华。住这样的屋子,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幸福了。”

    这个时候,云漾才看到山顶有一座宫殿似的房屋。外观也是白色的,只是要比一般的房子大好几倍。

    云漾用手指了指那座房子,说道,“那是什么?”

    那原始人看到云漾的手,赶紧将它拿了下来。

    云漾见这个原始人突然握住自己的手,心里有点不高兴。说道,“你这个人,要说话就好好说,干嘛随随便便碰别人女孩子的手。你还是个男的,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十分不礼貌的。我告诉你,你这样的行为,要是在我们家乡的话,你是要娶我的。”

    那个原始人听到这里,看了云漾一眼。心想,“眼前的这位女子虽然着装十分奇怪,头发也短得不像话,但是她长得确实异常美貌的。只要请示了巫女,要娶她也不是不可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