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68章 番外:被强行带来的啊啊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你你,你放开雅儿。★首★发★追★书★帮★”郝秋兰被南宫浅身上的气势吓住,她感应到了对方身上的杀气。

    南宫浅挑眉看了看她,随即松开掐着温雅脖子的手。

    得到自由后,温雅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心里是说不出的恐惧和不安。

    刚刚真的把她吓坏了。

    她以为自己会死。

    赦秋兰立刻走到温雅身边,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雅儿,你没事吧。”

    “娘亲,我,我没事……”温雅大口呼吸着说道,再看南宫浅时,眼睛里是紧张和恐惧。

    这个女人很可怕,她不是一般的人。

    刚刚她掐她的力气特别大,要是她再用些力,她可能真的会被掐死。

    一想到死,她心里是说不出的惶恐。

    毕竟她一点也不想死。

    死对她来说是一件太恐惧的事。

    “你到底是什么人,跑来我们温家做什么?”赦秋兰淡定的看着南宫浅厉声问道。

    南宫浅笑了笑,“温晴是我的朋友,你们欺负她,你们说我来做什么?”

    “她是我们家的人,这是我们温家的事,还请你一个外人不要插手。”赦秋兰淡淡的说。

    这个女子不简单,她不能口气太恶劣,免得她又动手。

    南宫浅目光冰冷的看着她们母女,微微扬着下巴,霸气的说,“她的事我管定了,谁敢伤她一分,我就伤她十分!”

    赦秋兰抿了抿唇,一肚子的怒火。

    看样子她的确要强来,现在怎么办?

    温雅心里很愤怒,但她只敢在心里愤怒,根本不敢再嚣张的出声,要是对方再掐她怎么办。

    “你们母女那么喜欢给别人下药,我是不是应该给你们下些药,再给你们找些男人?”南宫浅似笑非笑的看着温雅母女。

    温雅脸色白了白,背后控制不住爬上一股寒意,让她有些心惊胆颤。

    现在怎么办?

    这个女人肯定会护温晴。

    不过粥里下了那么多的媚药,她喝了那么多粥,除了男人,没人能帮她解药。

    所以她的清白今天晚上注定会失去。

    就算她不嫁给周老爷,以后也不会有哪个男人愿意娶她。

    这么一想后,她心里舒服了些。

    赦秋兰抿着唇,也不知道仆人去找老爷了没,他应该会马上带人过来。

    等温家实力强的仆人过来,肯定能擒住她。

    现在就让她在嘴皮子上占占便宜。

    一会儿有她好受的。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凤弦月,秦知画,萧漠,石渊等人冲了进来。

    “浅浅,找到温晴了么。”凤弦月急急问道。

    南宫浅点点头,淡淡道,“找是找到了,但她中了媚药,我没法用银针帮她解,她需要一个男人。”

    “……”凤弦月。

    温雅看向冲进来的凤弦月和萧漠,眼睛亮了亮,这两名男子长得真英俊,身上有说不出的贵气。

    从他们的穿着可以看出,肯定是富家子弟。

    难道是凤家的人?

    他们当中不会有人要帮温晴解药吧???

    想到这种可能后,温雅撇了撇嘴,心里是羡慕嫉妒,同时祈祷他们当中千万不要有人帮温晴。

    温晴才配不上他们那样的男子。

    “这,怎么会中药?”秦知画嘴角抽抽,那要怎么办,总不能随便给温晴找个男子。

    南宫浅看向温雅和赦秋兰,满脸鄙夷的说,“是她们母女做的好事,幸好我和无极来的及时,否则她可能已经……”

    “她在哪里?”萧漠开口道。

    “在房间里。”南宫浅指着里面的房间门口说道。

    萧漠皱了皱眉头,“我,我去帮她,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

    “萧漠,你……”秦知画看向他。

    “我觉得她挺有趣的,我愿意对她负责,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给我机会。”萧漠耸耸肩膀说道。

    如今秦知画已经幸福,他也应该开始自己的生活。

    这两天相处,他觉得温晴挺好玩的,他不讨厌她,反而愿意靠近她。

    南宫浅在心里笑,看来又要多一对姻缘。

    “她说她要活着,刚刚让我们给她随便找个男子,如果你真的愿意对她负责,就进去吧。”南宫浅轻笑道。

    萧漠看了看她,即而迈步迅速朝房间里走去。

    南宫浅看向凤弦月和秦知画,“我们出去吧。”

    凤弦月和秦知画点点头。

    “你们俩个跟出来,否则杀了你们。”南宫浅气势惊人的看着温雅母女威胁道,周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温雅和赦秋兰闻声,哪里还敢多待,迅速往外面跑,直接跑出了院子。

    她们得去搬救兵!

    南宫浅出去后,便看到她们母女跑了,不过她不担心,只要她们还在温家,不怕没机会收拾她们。

    “咦,战无极呢?”凤弦月问道。

    南宫浅笑了笑说道,“之前你们没来,我让他出去找个年轻男子,毕竟万一萧漠不愿意,温晴还是得解药。”

    凤弦月嘴角抽抽,挑眉道,“没想到萧漠竟然会愿意,算了,就当温晴吃吃亏,只要他对温晴好就行。”

    秦知画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萧漠也不差啊,长相人品实力都行,他们不是挺配的么。”

    “嗯,媳妇说什么都对。”凤弦月搂着秦知画笑眼眯眯说。

    秦知画听他这样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

    南宫浅嘴角抽抽,这求生欲太强了吧!

    房间里。

    萧漠走到床边,便看到温晴整个人被被子笼罩着,她在里面动来动去,嘴里还发出一些细微的声音,似乎很痛苦。

    下一秒。

    他直接掀开被子。

    当他看到被子里面的画面后,迅速撇开眼睛,脑海里却是刚看到的画面,不管怎样都挥之不去。

    突然,他抬头将房间的灯媳灭。

    萧漠刚在床边坐下,温晴便抓住了他的手,声音充满了诱惑的味道,“我,我难受,帮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