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略施巧计 攻取巢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埋伏在孟子根寝室周围,等待匪首出现,左等右等不见踪影,张易之问孙喜凤:“山寨多久开饭?土匪可是按时用餐?”“基本上准时开饭,山上有食堂,还有专门做饭的师傅,毕竟一百多号人,吃饭是个大问题。首发www.zhuishubang.com”孙喜凤答道,“孟子根那厮呢,也一道就餐?”青水仙也发出疑问,孙喜凤点点头,思忖片刻接着说道:“也有例外,有时不在,不知跑哪儿去了。”青水仙若有所思,接上话:“刚才我就看见一个头目模样的土匪进水帘洞了,那人可是孟子根?”“很可能是他,水帘洞里面藏着酒窖,据说有百年历史,若干年以前聚啸太白的土匪留下的,都是好酒,孟氏兄弟平日舍不得多喝,嘴馋时便去过一把瘾。”孙喜凤答道。张易之有了主意,把计划和盘托出,众人都觉得甚好,当下依计而行。

    其他人仍旧留在原地,只派出孙喜凤和青水仙,悄悄绕到伙房后面。三个伙夫正忙着烧饭做菜,两人跳进伙房,三两下把他们打晕,塞进麻袋里,然后换上伙夫衣服。不多时饭菜已经做好,孙喜凤和青水仙逐一端进聚义厅,尔后敲响铜钟。这匪窝以铜钟为号,吃饭睡觉召集人马全听钟声,孙喜凤在山寨有些时日,知道这一规矩,因此敲钟。

    “咚咚咚”随着钟声敲响,土匪从四面八方向聚义厅走来,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完全没有防备。除非下山劫财有重大收获,通常情况下山寨的伙食比较简单,也就是烧菜、蒸菜之类,外加一大锅青菜萝卜汤,主食是大饼或馒头。土匪们吃着喝着,有人喊道:“弟兄们,老大呢,到哪儿去了?”“不知道,没看见啊!”有人立即回答,也有人说道:“十之八九又去过酒瘾了!弟兄们好久没喝过酒了,妈的,不把咱们当人看呐,这土匪当得真没意思!”人群爆发出一片嘘声,大多数人叫起好来。

    “喂,你们发现没有,今晚这锅汤特别好喝啊!”一个瘦猴子般的土匪大叫起来,其他人闻听此言都凑过来舀汤喝,果然味美无比,一大锅汤三两下便见了底。孙喜凤和青水仙躲在大门外把这一幕看得真切,开始计数:一、二、三、四、五……十,倒!倒!倒!随着计数声,土匪们东倒西歪站立不稳,很快倒下一大片。原来是青水仙使诈,把随身携带的蒙汗药全部倒进汤里,足以让他们昏睡三天。

    总兵庄园的家丁一哄而上把土匪捆成粽子,等待发落。张易之问大伙儿:“如何处置这些歹徒,请大家各抒己见!”众人皆喊杀,唯有清虚道长摇头,缓缓说道:“人之初性本善,世上没有天生的恶人,佛祖讲普度众生,我道家也讲济世为民。首恶必除,其余喽啰只要真心向善便是好事,我看就算了吧,放他们下山,弃恶从善,造福一方百姓。”“道长之意我亦赞同,不妨举手表决吧!”张易之率先举起右手,大部分人也举手赞成,这些匪徒好歹保住一条性命,千恩万谢,放弃刀枪下山去了。

    在青水仙带领下众人齐奔水帘洞而去,望着“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大瀑布,无不胆怯,清虚道长叹息道:“倘若贫道不受伤或许还可一试,唉,如今……”“道长无须自责,在下愿意前往!”大家定睛一看,是张易之。只见他把宝剑斜插在背上,挽起衣裤,后退几步,尔后加速猛跑,风一般冲入洞中,瞬间不见踪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