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8章 为你与世界为敌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雪雪,你坐前面吧。”

    等颜湫上车,肖苍山随手关了后座车门,笑看着颜雪,“上车。”

    颜雪不动,眼神冰冷的回看他。

    肖苍山毫不回避的和她对视,薄唇阖动:“怎么?不上车?”

    等了几秒,他唇角笑意加深,“那好吧,我先和颜湫哥去西苑,你随后过来吧。”

    不敢置信!

    颜雪眼睁睁看着肖苍山上车,驱车离开。

    “哎?雪雪还没……”颜湫急了,扒在车窗上看颜雪。

    肖苍山双手握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看着逐渐被甩远,最后变成黑点的小女人。

    “颜颜说要自己走,我们先过去。”

    “苍山。”颜湫语气无奈,摇摇头,“别这样对雪雪。”

    肖苍山握紧方向盘,目视前方,“这么多年,她一次都没来看过你吧?”

    “雪雪,”颜湫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苦笑:“雪雪恨我,我能理解。”

    “她恨你,更恨我。”

    “苍山?”

    “可是恨归恨,她也不该一句话不留就消失十年!十年!颜湫哥!她没有心!”

    颜湫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叹息一声,望向车窗外。

    街景倒退,外面的一切对他来说,陌生的让他生畏。

    这个世界上,他只剩下颜雪一个亲人。

    接下来的时间,他要为她而活。

    *

    到了西苑,颜湫先下车等,肖苍山去停车。

    看着眼前烫金的雕花黑漆大门,颜湫几乎可以想见里面的贵持典雅,金碧辉煌。

    自己和那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轻叹。

    身后响起一道不悦女声。

    “喂!让一下,你挡着门口了!”

    颜湫慌张转身。

    那是一对穿着不俗的男女。

    赶紧让开几步,他习惯性的低下头,小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这是他坐牢的后遗症。

    极度自卑,小心翼翼。

    男人似乎觉得自己的女友有点过分了,说了声没关系,便带着女友进去了。

    他们离开后,颜湫还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直到肖苍山回来。

    “颜湫哥?”

    抬起头,颜湫恍惚一笑,“苍山。”

    肖苍山看他脸色发青,眼神一暗。

    大步走到颜湫身边,他手捏上颜湫的肩,“颜湫哥,有什么事吗?”

    颜湫摇头,“没有。苍山,你有没有雪雪的电话?给她打一个吧,她自己一个人能找来吗?”

    说着,颜湫望向肖苍山身后的马路。

    肖苍山笑了下,勾着他肩进了西苑。

    “颜颜不是小孩子,找得到。”

    听了这话,颜湫心脏微微刺痛,“是啊,雪雪已经长大了。”

    失去生活能力的人是他。

    他必须快点振作,不能成为雪雪的负担。

    “苍山,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好。”肖苍山都没听是什么忙,一口就答应下来。

    *

    颜雪很愤怒。

    为什么没有往西苑这边的公交车!

    这里是郊区吗!

    换了一次公交一次地铁,她最后还是打车过来的。

    扯了扯肩上的双肩包带子,颜雪抬头看着闪闪发亮的西苑两个字。

    肖苍山果然不一样了。

    随便请人吃饭都来这么高级的地方。

    低着头往前走,她压根没注意到周围有什么人。

    就在伸手要拉开门的一刻,手腕一紧。

    一个往旁边拉扯的力道,她被人壁咚在墙上。  男人的古龙水味,味道闻着很高档的样子。

    男人的手,不规矩的在她脸上游弋。

    “摸够了吗?”颜雪冷冷出声。

    这一刻,本该旖旎,本该缠绵,本该柔情四溢。

    可惜,她不够配合。

    硬生生搞砸了深情好戏。

    肖苍山笑,“没有。”

    颜雪敬佩他的不要脸。

    比起十年前,他修炼的更加炉火纯青。

    上流世界,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对吧。

    瞧瞧他变成怎样一副混账德性,就能猜到一二。

    “肖先生,请自重。”

    “自重?”

    肖苍山笑,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颌,一抬。

    “对你,我从来都不知道自重。”

    他吻下来。

    没有任何征兆。

    但与其说那是吻,不如说是啃咬更为贴切。

    霸道凌厉的力道,在她唇上碾转。

    他有心引领她,诱导她,让她给出更多。

    只可惜,他面对的人,像一尊没有思想,没有感觉,不会情动的玻璃娃娃。

    沉醉的只有他自己。

    肖苍山的手从颜雪衣摆下侧没入,猛地将她衣服推高。

    入目,是她洗得发白,甚至带了补丁的内衣。

    那是一根尖锐的针。

    直直扎进他心。

    不会剧烈的疼,但会细细密密的痛。

    这种痛,绵延维持的时间更久。

    十年。

    时光铺天盖地,顷刻间将他席卷。

    他在几秒内,似乎就看见了她的十年。

    她过得怎样的穷困潦倒,捉襟见肘。

    “颜颜。”

    痛苦的抱紧她,肖苍山埋脸在她颈窝,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颜颜,我的颜颜。”

    何必故作情深。

    颜雪自嘲一笑。

    与肖苍山的投入相比,她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像一个局外人。

    “颜颜,颜颜。”

    肖苍山柔声呢喃,语调软的仿佛床底间的耳鬓厮磨。

    薄唇在她颈侧浅浅亲吻,渐渐到锁骨。

    手袭上她的身体,贴着她冰凉的肌肤寸寸抚摸。

    某处涨得让他发疼。

    抬眸,他却意外撞进一双沉静的眸底。

    那双眸,平缓无波。

    没有一丝一毫的浮动。

    肖苍山全身热度退散,大掌捏上她优美的脖颈。

    “颜颜,你真有把人逼疯的本领。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颜雪不说话,依旧清冷。

    “怎么?没感觉是吗?”

    “肖先生,据说,我是性冷淡女。”

    “谁说的?”

    声音沉下去几分。

    难不成除了他,还有人尝过她的甜美?

    不可能!

    “十年前,你说的。”

    肖苍山微微一怔,单手握拳在唇边轻咳一声。

    “嗯,我收回这句话。再说这种事,多做几次就热了。”

    “多做几次就能热吗?”

    “怎么?要试试吗?”

    颜雪笑了。

    她笑的那么美,肖苍山一瞬呆住。

    踮起脚,凑近他的耳,“就算要试,我也不会找你试。肖苍山,跟你接触,让我无比恶心。”

    “颜—雪!”

    肖苍山阴恻恻的声音夹杂着暴怒,冷笑着,他扣住她的肩胛骨。

    “恶心是吗?如果我就要恶心你呢?如果我要在这里恶心你呢?嗯?颜颜?”

    “肖苍山!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