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章 寡妇求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七月,骄阳如火,偶有微风拂过,田地里金黄的稻谷就像女人翻腾的衣裙,让人燥热。

    日头正盛,陈强骑着自己那辆二手电瓶车呼啦啦地徜徉在乡间水泥路上,为了生计,这么暴热的天也得出门。

    陈强是宝华村唯一的大学生,而且还是医学院毕业,毕业后更是在市里一个三甲医院找到工作。

    这可是个体面活儿,工资又高,刚转正一个月就有六七千呢,这一度让陈家成为村子最耀眼的人家。

    不说光耀门楣,但也差不多了。

    可惜好景不长,一个没啥背景的农村子弟,性格又耿直,不知道啥时候就得罪了人。

    某次陈强不小心撞见他们科室的主任跟小护士的奸-情,后来竟被倒打一耙,那小护士非嚷着陈强非礼他,搞得陈强是百口莫辩。

    城市套路深,遭到各种排挤诬陷的陈强终于决定回农村,凭着一身医术,再加上二舅在当地有些关系,他索性就开了个诊所。

    诊所刚开不到一个月,虽然没啥生意,但陈强还是跑得十分积极。

    哪怕上午家里有事耽搁了,忙完事儿,顶着正午的烈日-他也要往诊所跑。

    用他的话说,创业尚在起步阶段,同-志仍需努力。

    “哎,强子!强子!”

    忽然,陈强听到有人在叫他,连忙减速刹车。

    “兰婶儿,你叫我?”

    陈强头一偏,不远处是一座二层小洋楼,一个女人的脑袋从大门后探出来。

    “强子,快过来!”

    女人冲着陈强招手,或许是天气酷热的原因,女人姣好的面容满是红晕。

    陈强有些犹豫,这女人叫李玉兰,两年前刚死了男人,就一直一个人过活。

    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村里的男人可不敢单独进她的家门,至少光天化日之下是不敢的。

    不过看李玉兰面色焦急,似乎真的有什么事儿的样子,加上自己又叫她婶儿,陈强左右瞅了瞅,见没人,就赶紧把车开了进去。

    “兰婶儿,找我啥事儿啊?”

    把车推进铁门后面,陈强的目光不禁落到李玉兰的身上。

    别看陈强叫她婶儿,实际上李玉兰才三十出头,只是她男人王大川在邻里间辈分要高一些。

    在这宝华村,李玉兰可算是一枝花,长得那叫个水灵,身材丰腴,前凸后翘,平日里晃得那些大老爷们儿连路都走不稳。

    谁要能够娶到这样极品的女人,那简直要爽飞。

    不知道她男人王大川是不是受不住这份福气,两年前出车祸意外死亡,连个种都没留下。

    村里不免流言四起,有说这李玉兰命里克夫,是不详之人。

    也有说王大川不行,媳妇儿娶回来都三四年了,连个种都没有。

    不过王大川双-腿一蹬倒没什么,只是苦了这李玉兰,不仅要守活寡,而且还要承受流言蜚语。

    说也奇怪,换作别人,这么年轻早就改嫁了,可这李玉兰愣是守了两年寡也没有改嫁的意思。

    “你…你跟我进来。”李玉兰的脸蛋儿红得跟水蜜-桃似的,说话还带着喘-息。

    “兰婶儿,你这是…哪里不舒服么?”

    陈强感觉奇怪,因为李玉兰走路的时候两条腿紧-夹着,看起来很别扭。

    “嗯…我是有些不是舒服,你进来帮我看看吧。”

    李玉兰轻吟一声,满额头大汗,嘴唇轻-咬,似乎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医者仁心,这一看还真有事儿,陈强赶紧上前去扶住李云兰,哪知道李云兰浑身一抖,“啊”地惊叫出声。

    陈强吓了一大跳,顾不得感受李云兰柔-软的身体:“兰婶儿,你这问题好像有点严重,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他虽然懂些医术,还开了个诊所,但这种大病大痛的可不敢接。

    “别!我这问题不用去医院,再说你不是医生嘛。”

    李玉兰赶紧抓-住陈强的手,一扭一扭地将后者拉进屋子里。

    “兰婶儿,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一进屋,陈强赶紧问道。

    “我…”李玉兰的脸莫名地更红了,神情挣扎,一副扭捏的样子。

    “兰婶儿你快说吧,你不说我怎么帮你治疗?”

    陈强感觉奇怪,催促道。

    李玉兰犹豫了一下,最终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嘴唇一咬,低声说道:“强子,你可得答应替我保密,不然我可就没脸活了。”

    “啊?到底怎么回事啊?那个,你就放心吧,我是医生,替病人保守秘密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陈强吓了一大跳,咋就上升到要死要活的高度了。

    “我我…我下面掉…掉东西进去了…”

    李云兰低着头不敢看陈强,脸上的红晕都蔓延到脖子上了,说到后面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啥…啥玩意儿?”

    陈强一脸懵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哎呀,你个榆木脑袋,要急死我呀。”

    李玉兰急得都快哭了,她说得这么直白了,这臭小子居然听不懂。

    “…婶儿,要不让我先看看你的患处吧。”

    陈强无语,这女人搞什么飞机,有什么不舒服直说呀,搞得老子云里雾里的。

    不过既然如此,那就先看看再说。

    这下李玉兰又变得犹豫起来,不过想到陈强是医生,心一横,就将裙子慢慢撩起来。

    不过这个动作却把陈强吓住了,他连忙后退,道:“婶儿,你这是在干什么?我可是正经人!”

    “呸!你个臭小子,想什么呢,我是…我是昨晚上那个…那个,那个什么不小心断在里面了,现在硌得我疼,你得帮我,帮我把它弄出来。”

    李玉兰气得不行,不过这种事情的确臊得慌。

    她弄了好久都没弄出来,还弄出-血来,疼了她一大上午,后来实在忍不住准备上医院的,正巧碰见陈强。

    这种事情毕竟难以启齿。

    想到陈强好歹是个开诊所的,又是本村的,辈分上算自己的小辈,又读过大学,见过世面,思想觉悟高,应该会替自己保密。

    所以她才叫住陈强。

    “啥?婶儿,你你…你把什么东西弄里面去了?”

    陈强这个时候要是再不懂那就真是弱智了,不过这个也太刺激了吧。

    “黄…黄瓜……强子,拜托你了。”李玉兰羞躁得将脑袋埋进饱满里。

    不过她可没忘记正事儿,一边儿说着,一边继续撩起裙摆。

    “咕噜!”陈强暗暗咽了口唾沫,本来天气就燥热,这下-身体里的血液都要跟着烧起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