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章 难以启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没想到平日里端庄贤惠的兰婶儿,竟然是这样的兰婶儿,不过想想也能理解。

    谁没个生理需求啊,毕竟守了两年寡,自个儿解决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现在陈强很纠结,因为那个位置太敏-感了。

    李玉兰可不管陈强心里怎么想,撩起裙摆就把自己的黑色小内内给脱掉。

    这一下把陈强的眼睛都给看直了,虽然是二十三四的大小伙儿,还是大学生,可因性格腼腆,没交过俩女朋友,更别说那方面了。

    也就在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看过女人的身体构造,但是那怎么比得上真人版的啊,这可把陈强刺激得口干舌燥。

    “强子,你可不许胡思乱想!快点帮我看看,我现在下面硌得疼……”

    虽然早就是老江湖,但被一个男人这么看着下面,李玉兰心里还是羞得要死。

    可是刚才脱内内的动作让她那里硌得慌,现在她只想快点将里面那截玩意儿掏出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有别。

    “啊…婶儿,那我…开始了?”

    陈强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嗯!你快点吧!”

    李玉兰红着脸点头道。

    陈强得到鼓励,这才壮起胆子朝着李玉兰的深处探去……

    “啊!强子,怎么…怎么还进去了?”

    李玉兰突然惊叫道。

    “对不起婶儿,操作失误,操作失误……”

    陈强吓了一大跳,因为刚才他不知怎么的,竟然鬼使神差将那截玩意儿往里推了一下。

    这一下可把李玉兰刺激得不行,这感觉就像是被那啥了似得……

    几分钟后。

    “呼!终于出来了。”

    经过度秒如年的煎熬,陈强脸上露出笑容,总算是将那截断掉的黄瓜掏出来了。

    “玉兰,玉兰快出来!”

    谁知,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男人急促的叫喊声,吓得陈强赶紧收回自己的手,站了起来。

    “不好!是王发财!快躲起来。”

    李玉兰也吓得急忙掀下裙子,刚露头的那截黄瓜也顺势掉出来了。

    王发财是李玉兰死去男人的大哥,若是被他发现自己跟一个男人衣衫不整地在一起,那可真是裤裆里的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强也吓得够呛,可是情急之下却又找不到藏身之处,急的满头大汗。

    “玉兰啊,我知道你在家里,别给我装着不吭声,我可进来了啊!”

    这王发财的速度也是够快,声音再次响起,人就把门推开了,正好看到这一幕。

    紧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大吼声瞬间响起。

    “好啊,你个贱婆娘,竟敢在家里偷男人!”

    王发财今年四十多岁,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光棍儿,整天游手好闲的,前几年出去打工,听说因为手脚不干净,没干多久就被撵走了。

    回村后,一直闲着,几块田荒着也不种,就靠着国家的低保津贴混吃等死,嗜酒如命,而且经常还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所以在村子里,王发财向来不受人待见。

    这不,想喝酒,手里的钱又花光了,王发财就跑来找自己的弟妹借,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不过像王发财这种人,借给他的钱就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次数多了,李玉兰也不是傻-子,有时候躲着人不在。

    但是这次,李玉兰可就没躲过去了。

    “大哥,不…不是你想的这样…”

    李玉兰吓得脸色煞白,连忙要解释。

    “你们她妈黄瓜都用上了,真以为老子光棍儿不懂啊?老子还真以为你是铁了心给我那死去的兄弟守寡,没想到你这贱婆娘终于还是忍不住偷男人了啊!”

    王发财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那半截黄瓜。

    虽然是老光棍儿,但吃喝漂赌那是样样来,啥道具他没玩儿过?

    更何况,这李玉兰和陈强两人衣衫不整的,不是偷人是干什么?

    “我…我真不是……”

    李玉兰被王发财骂的面红耳赤,可这个事儿让她怎么解释?

    难道让她说,是我憋不住用黄瓜解决,结果黄瓜断里面去了,这才让陈强来帮忙取出来的?

    先别说这个话王发财信不信,她自己都难以启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