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章 王发财的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陈家是两兄弟,陈强是老-二,老大叫陈刚,陈刚就比陈强大一岁,但却已经结婚三四年了。

    和弟弟不一样,陈刚读完初中就到工地上找活干,摸爬滚打这么些年,现在是个小包工头,在宝华村同龄人中也算是小有成就。

    嫂子马翠芸,也就是眼前这个赤身倮-体的女人,是老大陈刚相亲认识的,双方觉得不错就在一起了,后来很快就结婚了。

    结婚就意味着分家,父母赞助点钱,再加上陈刚自己挣的,就在老屋基旁边修了座新房子。

    虽然隔得近走动频繁,但是陈强真没想到大晚上的,嫂子居然会跑到自己这边来洗澡,真是防不胜防,这一下全都给看光了。

    马翠芸的身材很棒,小蛮腰没有一丝赘肉,胸-部虽然没有李玉兰的大,但也十分可观,坚-挺圆润。

    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简直能迷死人。

    浴-室门口,陈强和马翠芸大眼瞪小眼,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马翠芸俏-脸布满红晕,就像颗熟透的水蜜-桃,看在陈强眼里那是越来越可爱,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

    不过这时,有开门的声音响起,是陈强的妈赵玉芬听到动静起床了。

    “翠芸,怎么了?”

    “你快走!”马翠芸回过神来,连忙抱住胸前的春-光,恶狠狠地瞪了陈强一眼。

    陈强吓了一大跳,连忙逃回自己屋里,这要是被他妈看到,还不得被打死。

    “妈,没事儿,就是刚才有只老鼠吓了我一跳!”

    关上门,还隐隐听到马翠芸的声音。

    我是老鼠……陈强有些郁闷,不由得想到马翠芸那妙曼的身材,身体不禁又有反应。

    “大哥真是好福气啊!”

    陈强羡慕地叹了口气,等马翠芸走了,才蹑手蹑脚地跑进浴-室冲洗。

    再说马翠芸,因为家里的淋浴喷头坏了,洗澡很不方便,就到公婆这边借用下浴-室,没曾想居然被小叔子撞见,还看了个溜光,别提多尴尬了。

    联想到陈强刚才的样子,马翠芸就感觉脸蛋发烫,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强子也该找个女人了。”

    马翠芸心道,以为陈强是憋不住自己撸-管来着。

    “不过强子那里可真大,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女人,呸呸呸,我在想什么……”

    马翠芸不由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小心脏砰砰直跳,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回到家里,男人陈刚已经睡得鼾声震天,马翠芸黯然地叹了口气,轻轻躺下睡去。

    ………

    这边陈强洗完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是李玉兰的大黄瓜,一会儿又是嫂子马翠芸的蜜桃-臀。

    最后又想到今天揍了王发财一顿,不免担心那个混人会不会到处乱说他和李玉兰的荤话。

    “哼,那王八蛋就是个无赖,无凭无据谁会相信他的话?”

    不过转念一想王发财在村子里的形象,陈强就安心多了。

    由于头天晚上失眠,第二天陈强快到九点才起来,还是被母亲李春岚喊起来的。

    李春岚一大早就出门干活了,刚好回来拿个大板锄,发现电瓶车还在。

    好在诊所才刚起步,没有什么生意,陈强倒是不用着急。

    自己干就这点好处,时间上不用像上班那样严格。

    “对了,你嫂子家洗澡的喷头坏了,你今天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一个,一会儿你过去看一下。”

    李春岚叮嘱了一番,扛着大板锄又出门去了。

    陈强这才知道嫂子昨晚上怎么跑到这边来洗澡了,原来是家里洗澡的喷头坏了,想到昨晚上的尴尬,陈强又有些不敢过去,不知道咋面对马翠芸。

    不过老妈交代的任务也不得不去做,在这家里,这个彪悍老妈的话那就相当于太后懿旨,谁敢不从?

    “哎,嫂子忙着哩!”

    陈强过去的时候,马翠芸正撅着大屁-股在那里洗衣服。

    陈刚不在家,工地上很忙,一大早就出门了,就只剩下马翠芸一个人在家,两人虽然结婚多年,却还没添个一儿半女的。

    今天马翠芸穿着一条紧身超短裤,更加凸显她漂亮的臀型,随着她洗衣服的动作上下左右晃动,看得陈强心里一阵发慌,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风景……

    “强子,你咋还没出去哩!”

    马翠芸扭头一看,微笑道。

    “起来晚了,妈让我过来帮你看看,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个喷头。”

    陈强挠了挠头,暗道嫂子这咋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自己心里反倒虚得很,生怕被臭骂一顿。

    “啊,那太好了,真是谢谢强子了,跟我进来吧。”

    马翠芸高兴地笑了笑,起身的瞬间,胸口的风景正好被陈强看了个溜光。

    黑色!

    难道嫂子钟爱黑色?陈强心里莫名的激动,忽然想到曾经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喜欢穿黑色内-裤和罩罩的女人一般都比较骚。

    不过马翠芸给陈强的印象一直都是端庄贤惠,持家的好女人,嗯,网上那些家伙就爱胡说八道。

    确认了喷头的型号,陈强就骑着那辆二手电瓶车呼啦啦出门了。

    从头到尾,马翠芸都神色如常,好像昨天晚上被看光的那个女人不是她似的,这让陈强纳闷儿不已。

    “女人心海底针哪!”陈强叹了口气。

    路过李玉兰家的时候他还特意瞅了几眼,可惜没看到人,倒是碰到了王发财。

    “王发财,给你提个醒儿,饭可以乱吃话不准乱讲,另外不准再去骚扰兰婶儿,否则我饶不了你!”

    昨天暴打王发财一顿,再看到这家伙,陈强有种莫名的意气风发,停下车警告一番后扬长而去。

    “妈的,小王八犊子竟敢威胁我,你哥也不敢跟我这样说话!”

    等到陈强走远,王发财这才破口大骂,冲着陈强的背影吐了几口唾沫。

    自家弟妹跟陈强偷人,他昨天又被暴打一顿,今天还被陈强那小王八蛋威胁,王发财心里越想越来气。

    忽然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出去,很快那边便接通。

    “喂!发财叔?找我什么事?”

    “陈刚,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老子找你有事。”

    王发财颐指气使地吼道。

    按理说,以王发财在村里的形象,谁都不待见,可奇怪的是,电话那头的陈刚被王发财这样嚣张的吼叫,却出奇地没有发怒,反而说话很客气。

    “发财叔什么事发这么大火啊,我现在这边儿正忙着呢,要不等晚上回来再说?”

    “等?我等你-麻-痹啊,你现在要是不给老子滚回来,你他妈就等着在村里出名吧!”

    王发财十分嚣张,似乎有恃无恐。

    果然,电话那头的陈刚怂了,问道:“发财叔,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你是没得罪我,但你弟弟把我得罪狠了!”

    一提到这茬儿,王发财就是怒火冲天。

    “这样吧发财叔,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现在马上回来,咱们在镇上的跷脚牛肉见,我请你吃饭,替我弟给你赔罪!”

    电话那头的陈刚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行吧!”

    王发财犹豫了一下,这段时间手头紧,正好敲诈他一顿,打打牙祭。

    很快,两人就在镇上有名的翘脚牛肉碰头。

    翘脚牛肉是云竹镇的特色,味道相当不错,生意很火爆。

    王发财一来就一通狂点,还要了几瓶二锅头,看得旁边的陈刚一阵肉疼,这尼玛都够四五个人吃了,狗-日的王发财。

    “草-泥-马的,小王八犊子竟然敢偷我老王家的人,还敢打我!”

    王发财酒劲儿一上来,就开始拍桌子,对着陈刚破口大骂。

    “这怎么可能?发财叔,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得知事情的始末,陈刚顿时大吃一惊。

    “误会你-麻-痹啊!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就得付出代价!”

    王发财眼睛赤红,满脸邪笑道:“陈刚,你媳妇儿马翠芸长得就挺漂亮的,那身材那脸蛋儿,尤其是那大屁-股,真他娘的极品,反正你也享用不了,不如给老子爽爽!”

    “发财叔,你喝醉了,怎么尽说胡话?”

    陈刚面色一僵,不过想到那件事情,他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怒火。

    “老子没喝醉,要怪就怪你那个好弟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你媳妇儿马翠芸给老子睡,要么老子就把你鸟蛋废了的事情传遍全村,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软蛋,生不出娃儿,哈哈!”

    王发财满嘴酒气,嚣张地大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