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章 针灸秘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原来,几年前,陈刚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不小心被钢筋戳到下面的家伙,当时出了好多的血。

    这可是男人的命门,擦着就疼,磕着就能要人命啊。

    好在送去医院及时,给救治了过来,可惜不幸的是,陈刚虽然性命无碍,但那玩意儿却给弄坏了,以后再也不能享受女人的滋味了。

    陈刚心如死灰,痛苦不堪,当时他才结婚没几个月啊,家里娇妻欲滴,他却不行了,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这个事情并不光彩,所以陈刚决定隐瞒下来,碰巧当时王发财和他是同一个工地的,正好知道这件事情,为了让这家伙帮忙隐瞒,陈刚暗中给予了他不少好处。

    谁曾想这家伙收了好处,今天却突然反水了。

    最可恶的是,这家伙还威胁他,要他把自己的媳妇儿送给他睡,否则就把这个消息宣扬出去。

    “王发财,当初你可是答应我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陈刚又气又急,农村人都爱面子,这件事情如果传开的话,他在村子里可就没脸见人了。

    而他们老陈家也会沦为整个村子的笑柄。

    “哈哈,那又怎样?你弟弟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还敢打老子,老子就要睡你老陈家的女人!”

    “你如果不想让全村人知道你是个软蛋,就乖乖安排你媳妇儿跟老子睡,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就继续替你隐瞒这个秘密!”

    王发财大着舌头,肆无忌惮地邪笑道。

    “你媳妇儿那块地这么多年没被你滋润过,肯定饥-渴得不行,说不定暗地里早就跟你弟弟那小王八蛋搞过了。”

    “老子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的晚上,乖乖把你媳妇儿送到我那,否则后果你知道的,哼哼……”

    将自己心里龌龊的想法付诸行动,王发财兴奋地走出小包间,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难看的陈刚。

    他没有着急,给了陈刚三天时间,等陈刚冷静下来想清楚利害关系,肯定会顺他的意。

    因为他很了解陈刚,陈刚好面子,要不然几年前也不会给他好处让他帮忙保密。

    “小王八犊子敢威胁老子,老子就干-你嫂子!”

    想到三天后的夜晚,王发财心里就忍不住兴奋,到时候那小王八蛋知道自己干了他嫂子,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哈哈。

    此时陈强并不知道他给自己大哥惹了祸,今天他的心情很不错,因为今天诊所里来了好一些病人。

    最近天气虽然暴热,但得热伤风的人却不在少数。

    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陈强毕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而且还在市里的三甲医院呆过,治个热伤风还是很容易的。

    “大娘,这药饭后吃,每天三次,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不要通宵吹电扇,虽然这天热得不像话,但为了身体着想,还是得忍一忍。”

    “刘嫂,你这个热伤风挺严重的,可以打一针,再配点吃的药,好得要快一些。”

    ……

    忙完之后,陈强居然有些微微喘气。

    主要一些热伤风严重的患者都想好得快点,都选择打一针,再加上现在诊所只有他一个人,配药也需要他亲自来。

    不过陈强并不感觉累,反而很兴奋,因为这是个好的开头。

    一回生二回熟,这些人以后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一般都会继续来他这里。

    只要他手到病除,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他这个小诊所的名气就能逐渐打开。

    一旦名气打开,他这小诊所就能很快发展起来,与隔两条街的刘氏诊所分庭抗礼,甚至是超越。

    在陈强之前,刘氏诊所是这云竹镇唯一的一家诊所,所以大家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也就都到那里去看,这么多年大家也就都习惯了。

    陈强小时候也经常在那里看病,不过后来发现那个刘老头看病有些不-厚道,在那儿要开好几次药才吃得好。

    而且那儿的药也死贵死贵的,奈何这云竹镇就只有这一家诊所,怎么收费还不是人家说了算。

    当然,不在这儿看病也可以,但那得跑到县城里的医院去看,那挂号,各种检查啥的加起来,终归还是要比刘老头那儿贵一些。

    而且去县城总得坐车吧,那还得路费,还有县里的医院看病的人更多,还要排队什么的很麻烦。

    所以只要不是什么大病,大家也都到刘老头那里去看。

    陈强当初决定回来开诊所,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发展自己事业的同时,也能造福乡里。

    到下午五六点,镇子上也清净了不少,陈强整理了一下带回来的医学方面的书籍,给自己订了个学习计划。

    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要把诊所的名气打出去,就得时刻提升自我。

    “咦?”就在陈强整理资料的时候,一本破旧的书籍掉了出来。

    这本书是他在读大学的时候遇到一个乞丐,好心请那乞丐吃了碗面条,那乞丐为了答谢送给他的,说是什么旷世医书,若是参透,可生死人肉白骨。

    当时陈强随便翻了一下,里面讲述的是一种针灸之术,不过描述得很玄乎。

    陈强是学西医的,信奉科学,对于这么离谱的针灸之术自然嗤之以鼻,随手就把这本书丢在一边。

    原本以为早掉了,没想到收拾这些资料的时候又给找出来了。

    再次看到这本破书,陈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反正左右也闲着,随便看看。

    这套针灸没有名字,总共分了六式,第一式叫凝血,不管多么严重的外伤,只要一针下去,就能立刻止血。

    “尼玛一针止血,神仙啊?”

    陈强无语,也不知道那乞丐是从哪里得来的这本破书,讲得真他娘的玄乎。

    正在陈强嗤之以鼻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竟是大哥陈刚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