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章 酒后疯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啥?”

    陈强登时目瞪口呆,脑子一阵嗡鸣,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哐当!”这时,厨房门口忽然传来盘子摔碎的声音,马翠芸满脸愤怒地走出来。

    马翠芸刚好把最后一盘菜炒好,厨房里的声音也就没了,正准备端出来,陈强哥俩的谈话恰好被她一字不落地听到。

    自从嫁进陈家,马翠芸可以说一直是温柔贤惠,勤俭持家,做好一个贤惠妻子的本分,她是那种非常顾家的女人。

    陈刚虽然一直极力隐瞒,但马翠芸是他的枕边人,时间一长肯定是瞒不住的。

    尽管马翠芸的心里有着幽怨,暗叹自己悲苦的命运,但却从来没想过要红杏出墙,想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日子就这么过着吧。

    可是现在,自己的丈夫竟然在和小叔子计划着这样的事情。

    “刚子,你把刚才的话给我再说一遍?”

    马翠芸真的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丈夫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

    “嫂子……”

    大哥的话说得这么突然,他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嫂子就冲进来了,再联想到昨天晚上的尴尬,陈强一时被吓得够呛。

    “翠芸,既然你都听见了,那我索性就跟你说清楚吧,反正这事儿你迟早得知道。”

    反倒是陈刚没有多少惊慌,显然是早就想到后果的。

    马翠芸眼睛怒瞪着,等着陈刚的下文。

    “媳妇儿,让你嫁给我这个废人,这几年真是苦了你了,是我对不起你啊!害的你年纪轻轻守活寡!”

    陈刚看着媳妇儿马翠芸,黝-黑的脸上忽然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声泪俱下,十分的愧疚。

    他心里对自己的媳妇儿那是真的愧疚,每次马翠芸想要的时候,他都只能用手给解决,可惜那玩意儿一两次还能缓解一下,但时间一长就不行了,哪有男人的那东西捅着来得爽快。

    而他自己也难受,每天跟这么如花似玉的媳妇儿睡觉,心里憋着邪火,恨不得提-枪纵马一战,可下边那玩意儿就是没反应,这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一种煎熬。

    看到自己的丈夫这么痛苦的诉说,马翠芸心里的怒气也消了一大半。

    “刚子你别这么说,虽然这日子清苦了些,但我马翠芸认了。”

    马翠芸柔声说道,眼睛也有些红了,想到自己的不幸,眼泪也忍不住往下淌。

    这一幕看得旁边的陈强都有些感动了,嫂子是多好的女人啊,要是我以后也能讨到这样的老婆就好了。

    “翠芸啊,我谢谢你!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啊!”

    陈刚忽然又灌了一口二锅头,猛地一拍桌子,声音提高,黝-黑的脸上却满是绝望。

    “王发财那王八蛋知道这个事情,他威胁我让你陪他睡,我陈刚也是个爷们儿,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一旦不能如他愿,他就会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到时候我就会沦为整个村子的笑柄,甚至这云竹镇十里八乡都会知道,我丢不起这个人!老陈家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为了给自己勇气,陈刚又一连灌了三大口酒,借着酒劲儿将心里的话一口气说出来。

    “所以我思前想后,与其便宜王发财那个人渣,不如把你给我弟,我们是亲兄弟,身体里留着同样的血,而且他年轻力壮,肯定能让你满足的。”

    “只要你怀-孕了,王发财没有证据,随便他怎么说都不会有人相信他,你们说我这办法是不是行得通?”

    “啪!”哪知道,陈刚的话刚一说完,脸上就被马翠芸狠狠扇了一耳光。

    “你给我清醒清醒!我是你媳妇儿啊,你居然让我跟别的男人睡,而且还是你亲弟弟,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混蛋!”

    马翠芸气得浑身发抖,旁边的陈强都被吓了一大跳。

    印象里,嫂子很贤惠,脾气很好,这样发脾气好像还是头一遭。

    很显然,陈刚是真把马翠芸给气到了。

    “哥你喝醉了,嫂子说得没错,这事儿不能这么办……”

    虽然处境有些尴尬,但陈强还是决定鼓起勇气说两句,不管咋样,他都希望大哥和嫂子和睦。

    哪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响亮的耳光打断。

    “马翠芸,你给老子拎清楚点!”

    陈刚一巴掌甩过去,猝不及防之下,马翠芸一个踉跄倒在桌子边上,光洁的额头碰出一块红-肿。

    不过陈刚似乎还不解气,走过去一把抓着马翠芸的头发,又是两耳巴掌。

    “这个家都是老子撑着的,老子在外边累死累活,供你吃供你穿,现在老子有难了,你居然不管不顾!”

    “你要是不怀-孕,王发财把我的事儿传出去,老子就要成为整个村子的笑柄,难道你要老子一辈子抬不起头么?”

    陈刚越说火气越大,而且刚才喝了三瓶二锅头,早就上头了。

    农村人最重面子,尤其是男人,要是让人知道陈刚这个大老爷们儿居然那里不行,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嘲笑他是个软蛋。

    搞不好村里某些王八蛋还会暗地里勾搭马翠芸,反正陈刚那玩意儿坏了。

    而马翠芸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肯定憋得很辛苦,说不定撩-拨几次就忍不住红杏出墙了。

    一是面子,二是担心自己的事情传出去,马翠芸会给自己戴绿帽子。

    再加上喝酒上头了,见马翠芸居然忤逆自己的意思,全然不顾自己的面子,陈刚心里的火就跟火药桶似的,一点就炸了。

    “陈刚你个王八蛋,我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马翠芸被陈刚打得泣不成声,她没想到自己的男人竟然这么丧心病狂地暴打她。

    可是她这样的话只会刺激陈刚,现在的陈刚状态很可怕。

    “草-泥-马的,这个家老子说了算,你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陈刚大怒,抓起马翠芸的头发就往旁边的沙发上按,打得马翠芸痛哭流涕。

    “哥你别打了,快住手!”

    旁边的陈强终于回过神来,赶紧冲上去阻拦。

    陈刚这是在耍酒疯,下手可没个轻重,搞不好会闹出人命来,这可不得了。

    可惜陈强虽然也是人高马壮的,但哥哥陈刚也同样不弱,又长年在工地上做苦力活,一身力气更是大得不行。

    再加上又喝酒上头,那股酒劲儿估计都敢和牛较劲儿了。

    “你给我滚到一边儿去,马上就轮到你了。”

    只是一扒拉,陈强就被推到旁边。

    然后陈刚就猛地狂撕马翠芸的衣服裤子,“啊!”马翠芸尖叫反抗,奈何简直是螳臂当车。

    很快马翠芸就被剥得差不多了,而且还被反了个身按着。

    “啪!”陈刚一巴掌打在马翠芸洁白挺翘的屁-股上,一张脸涨得红到脖子根儿,满眼地疯狂之色,冲着陈强招了招手。

    “快点过来啊,给我狠狠的干,把你嫂子给老子干怀-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