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章 犯糊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马翠芸被陈刚按着趴在沙发上,衣服都被扒光了,露出完美的身材,尤其那向下凹着的小蛮腰,给人一种弹力十足的视觉冲击。

    再加上,那挺翘的大屁-股正对着陈强,带给他的视觉冲击可想而知。

    联想到昨晚撞见的风光,陈强忍不住狠狠地咽了口唾沫,浑身邪火乱窜,恨不得一头扎进那无边的深壑之中。

    现在马翠芸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且她似乎已经认命,不再反抗,只是在那里嘤嘤抽泣。

    这样刺激的场面,让陈强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有些受不了了,因为只要他愿意,立马就能享用这具雪白玉体。

    “你小子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的啊!别害怕,出了事儿哥担着!”

    见弟弟没动,陈刚有些不耐烦了,又一巴掌抽在马翠芸另一边的臀-瓣上,示意陈强快点行动。

    我-草!陈强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这还是自己的大哥吗?真他妈疯了,简直变-态,居然把自己媳妇儿剥光让别人上,还要干怀-孕的那种。

    “哥!我不能这么做,你快放开嫂子,别犯糊涂!”

    虽然陈刚很禽-兽,但陈强不能比他还禽-兽,这尼玛要是干了,那就是强-奸,可是犯法的事儿。

    再说嫂子平日里对他也不错,他怎么可能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草-泥-马的装什么装,你平时不就老盯着你嫂子的屁-股看?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就是想玩你嫂子的大屁-股,现在老子让你干了,你他妈咋怂了!”

    见陈强拒绝,陈刚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我-草!陈强不由得老脸一红,这尼玛都被发现了,陈刚这孙子也真是,看破不说破的道理难道不懂吗?让老子以后怎么面对嫂子?

    陈强下意识看了马翠芸一眼,只不过马翠芸被按在沙发里,脑袋压在下面,看不到她什么表情。

    “草-泥-马的陈刚,你他妈喝多了胡说八道什么,快点放开嫂子!”

    眼看陈刚又要张嘴说话,陈强赶紧扑过去,从后面抱住陈刚。

    “嫂子你快走开!”

    一边拖着陈刚,陈强一边对马翠芸喊道。

    “谁都不准给老子走!”

    看到马翠芸抱着衣服跑进屋里,陈刚急的要发疯。

    “草,陈刚你他妈给老子冷静点!”

    猝不及防挨了陈刚一拳头,陈强也冒火了,两兄弟就这么扭打在一起,这一下动静就大了,各种盘子、碗啊什么的摔得乒乓响。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听到动静的陈大山李春岚两口子赶来,看到两个儿子居然打起来,顿时吓了一大跳。

    “都给老子住手!”陈大山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但发起火来也是不得了。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哪怕正在发酒疯的陈刚也不禁停下来,这个家里虽然李春岚的话是太后懿旨,但陈刚两兄弟真正怕的却是陈大山。

    从小到大两兄弟是李春岚打得最多,陈大山一般不动手,可是一旦动手,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小时候有一次陈刚就被揍惨了,躺床-上两天才下得来床,当时陈强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吓得小心肝儿直打颤。

    “爸妈,你们终于来了!”

    看到父亲陈大山阴沉的脸色,陈强吓了一大跳,赶紧躲到老妈李春岚身边。

    “我问你们,为啥打架?”

    陈大山的声音很冷,那脸色能把小孩子都吓哭。

    “我们……”

    陈刚和陈强两个人对视一眼,这种事情要怎么说,他们家这个狠茬子还不得把陈刚给打死。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时马翠芸从屋里跑出来,整个人梨花带雨,眼睛红红的,而且两边脸都有巴掌的红印。

    “妈!呜呜……”马翠芸一下子扑到李春岚身上,哭得那叫个伤心啊。

    “翠芸,你这脸是怎么了?谁打的你!”

    李春岚看到马翠芸脸上的红-肿,立马就炸了。

    马翠芸嫁进陈家这几年可算是个模范好儿媳,勤俭持家,跟李春岚的关系处得也好。

    看到自己的好儿媳被打成这样,李春岚怎么可能不怒,她立马将愤怒的目光转向陈刚。

    这个家里能这么打马翠芸的还能有谁?

    “你说,是不是你打的翠芸?”

    李春岚质问道。

    “妈,我我…”陈刚这个时候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吞吞吐吐得不敢说话。

    “妈!陈刚他混蛋,居然让我跟强子睡觉,刚才还按着我让强子,让强子……”

    马翠芸刚才受尽委屈,这个时候彻底爆发,根本没有顾忌,什么状都给告了。

    “什么?”陈大山和李春岚都被惊住了,神色难以置信。

    “刚子,你给我说,翠芸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

    李春岚气得脸色涨红,走上去拧着陈刚的耳朵质问。

    陈刚没脸说话,但表情却已经出卖了他。

    旁边的陈大山吧嗒两口旱烟,将烟头扔掉,冷厉的目光忽然转向陈强。

    “爸,我可什么也没干,还跟哥打起来了呢。”

    陈强吓了一大跳,哪怕长大成-人了,对父亲陈大山也还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心理。

    陈大山点点头,小儿子一直是他的骄傲,这么糊涂的事儿想来也拎得清,这样想着,也只有陈刚了。

    “爸,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啊!”

    看到父亲冰冷的目光转过来,陈刚噗通一声直接跪倒陈大山的面前,痛苦地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陈大山一怔,冰冷的脸色不由得一缓。

    虽然大儿子怕自己,但像这样主动给自己下跪还是头一遭,而且这么疯狂的事情,想必也是有原因的。

    “爸!我对不起您,我不能给咱们老陈家续香火了,我,我我那里……”

    陈刚痛哭流涕,不得不将事情的真-相告诉老两口。

    “王发财那老王八蛋威胁我,为了我还有老陈家的面子,我不得已才找到强子的。”

    哪怕陈大山两口子有心理准备,但万万没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陈大山不由得后退两步,身子摇摇晃晃的,吓得陈强赶紧过去扶住他。

    传宗接代的家伙坏了,眼瞅着家丑即将外扬,这种事情对于陈刚尚且不能接受,就更别说陈大山这个老封建了,这个打击太大了。

    “真是作孽啊!作孽啊!”

    李春岚也是面无人色,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

    这个事儿对老两口的打击太大了,陈强两兄弟和马翠芸赶紧将陈大山和李春岚扶回去。

    老妈李春岚由马翠芸照顾,而陈强两兄弟则照顾父亲陈大山。

    喝了几口水,陈大山总算缓过来,只是脸色颓败,精神状态很不好。

    “爸您别担心,现在医学很发达,再说我也是医生,回头给大哥好好诊治,一定会好起来的!”

    陈强见状,赶紧劝慰道。

    陈刚在旁边低着头不敢吭声。

    “强子,家丑不可外扬,咱们老陈家丢不起这个人啊!”

    陈大山长长叹了口气,忧虑地说道。

    农村的男人,尤其是陈大山这种老一辈的,有时候甚至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重要。

    陈强闻言,犹豫片刻,抬起头看着陈大山说道:“这样吧爸,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我要是治不好我哥的病,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