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章 寡妇凶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蕾躺在病床-上,上衣撩到胸-部下侧,从陈强的角度还可以看到胸-罩的边缘,若隐若现,恨不能直接掀开看个究竟。

    陈强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发抖,那截如同水蛇般的小蛮腰就摆在自己面前,而现在,自己还要帮她脱-裤子。

    这在以前,简直是做梦也想不到啊!

    为了避免徐蕾发现异样,陈强赶紧镇定下来,伸出两只手缓缓将她的皮带解开。

    不过这个动作实在是太暧-昧了,就好像两个人要办什么事儿一样。

    徐蕾的下-身穿的是一条超短牛仔裤,很紧,她这样躺在床-上很不方便脱。

    不过牛仔裤有拉链,只需要把拉链拉开松一下就可以了。

    “又是黑色的……”

    拉链被缓缓拉开,露出里面的黑色小内内,陈强心里顿时一个激灵。

    将拉链稍微拉开一些,好让徐蕾的腰-腹放松,陈强便准备开始施针。

    毕竟是老同学了,他可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免得给女神留下坏印象。

    “老同学,你忍着点,我开始了。”

    陈强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先是在徐蕾的小腹周围按摩一下帮助她放松,然后在取出银针。

    虽然美-色当前,陈强完全可以借机揩油,但现在他要施展针灸之法,马虎不得。

    在徐蕾的小腹周围找准那几个穴位,陈强小心翼翼地将扎入银针。

    “嗯,啊,噢……”

    这个过程,徐蕾也是叫声连连,听得陈强身体里的血液都快燃烧起来了。

    真是个妖精!

    陈强暗骂一句,幸好自己身上穿着白大褂,够长,能遮住某处的尴尬。

    也不知道这徐蕾是不是故意的,越到后面叫声越放-荡,害得陈强手里一抖,差点扎偏。

    “咳咳,老同学,你能不能忍着点儿?要是外面的人听到还以为我在这里面干什么呢。”

    陈强尴尬的干咳了两声,苦笑道。

    “我…对不起,实在没忍住,咦,好像疼得没那么厉害了。”

    徐蕾俏-脸羞红,其实她是刚才被扎针的时候来感觉了,现在那里都有点湿乎乎的了。

    不过她惊喜的发现,陈强给她扎针以后,她的痛楚竟然真的减轻了。

    “那肯定啊,再过五分钟,你就不会感觉疼了。”

    陈强拍拍手,这个时候他已经完成了针灸第二式,只要维持这个样子静躺五分钟,就会没事了。

    “陈强你真厉害,我每次痛经都疼得不行,找了好多医院都治不好,没想到被你随便扎两针就不疼了。”

    徐蕾双眼放光,惊喜不已。

    “哪有你说得那么容易,刚才那几针都涉及到一些人-体的穴位,噢对了,我听说你好像结婚了,怎么痛经还这么厉害?”

    陈强苦笑着摇摇头,旋即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

    一般来说,女人来月-经的确都会很痛,但只要有性-生-活以后,就不会那么严重了。

    徐蕾虽然是班花,但读完高中后就没读了,两年前陈强听说她结婚了,那时候还伤心了好一阵子。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体质原因吧!”

    徐蕾一愣,旋即低下头,轻声说道。

    “嗯,的确,有些人-体质特殊。”

    陈强点点头,痛经一般虽然会在性-生-活以后减轻,但也有个例。

    不过陈强却细心地发现徐蕾在回答他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同时神情有些黯然。

    不会是家里老公不行,长年得不到滋润吧!

    陈强不禁邪恶的想道。

    “对了,听说你老公是个有钱人,有福气啊,有孩子了吗?”

    趁着还有五分钟,陈强和徐蕾拉起了家常。

    “哪来的什么福气,孩子还没有。”

    徐蕾摇摇头,笑得有些勉强。

    “还是你厉害,当初就听说你上了医大,现在又自己开诊所,有前途呢。”

    似乎被问及什么不开心的事,徐蕾赶紧转移话题。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徐蕾也摆脱了痛经的苦。

    “真是谢谢你了老同学,你这针灸法太厉害了,对了,我这痛经是不是就被治好了?”

    徐蕾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旋即紧张地问道。

    “痛经是女人的正常生理现象,哪能是一次针灸就治好的。”

    陈强摇头苦笑道,虽然那套针灸之法很神奇,但第二式也只能起到镇痛的作用,无法根除。

    等到下个月来月-经的时候,徐蕾又会备受折磨了。

    “那可怎么办,老同学你可得帮帮我!”

    徐蕾脸色都变了,一把抓-住陈强的手,哀求道,她是真的被这个痛经折磨怕了。

    “放心吧,后面我帮你调理一下,然后辅以针灸,应该就没问题了。”

    陈强微微笑道,然后给徐蕾开了一些温养子-宫的药。

    “加个微信吧,我有什么问题好向你咨询。”

    徐蕾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妩媚地一笑。

    “春欲晚?”

    看着徐蕾扭着小蛮腰离开的背影,陈强有些惊讶,脑海里不由得冒出一句诗。

    寂寞空庭春欲晚!这个信息量有些大啊!

    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那些少儿-不宜的念头甩掉,陈强反身走回屋里。

    “强子!”

    谁知,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他背后传来。

    “兰婶儿,你怎么来了?”

    陈强惊讶地看着李玉兰,此时李玉兰满脸潮-红,呼吸急促,盯着陈强的眼睛散发着某种特殊的光芒。

    就在陈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李玉兰忽然直接扑到他的身上,一把抱住了他。

    “强子,快,帮帮我,我好热……好难受!”

    我-草!这神马情况?

    陈强一脸懵逼,这李寡妇突然来得这么凶猛,让他简直防不胜防。

    不过,出于一个医生的直觉,很快他就感觉到李玉兰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身体滚烫,满脸春-色。

    看她的样子,明显是被人下-药了啊!

    “热……好热……”

    而这时,李玉兰的嘴里还在无意识的喊着,甚至已经开始用手脱自己的衣服了。

    夏天衣服本来穿的就少,在她的疯狂拉扯之下,很快,一对饱满蹭地一下就弹跳出来,拍打在陈强的手上,害得他浑身一个哆嗦,眼睛都看直了。

    “婶子,你冷静一点,这是干啥啊……”

    陈强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急忙阻止她。

    但是李玉兰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根本听不进陈强的话,直接再次朝他扑了上来,胡乱的对他亲了起来。

    这可咋办?

    李玉兰现在明显药效已经彻底发作了,这要是不马上帮她解决的话,恐怕就会有生命危险。

    陈强顿时有些急了,但是一时间又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用针灸倒是可以给她解毒,可是看李玉兰现在的样子,怎么可能会配合他针灸。

    再加上,这李玉兰意乱-情迷之下,不停地诱-惑着陈强,搞的他浑身是火,完全无法淡定了。

    不得不说,李玉兰长的相当漂亮,身材丰满,前-凸-后-翘,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少-妇的味道,就像是熟透的水蜜-桃一般诱人,让人根本把持不住。

    难怪村里人都说这女人克夫,说实话,谁要是娶了这样一个女人,估计至少得少活十年吧!

    李玉兰吐气如兰,不停地在陈强的嘴唇上亲吻着,让他整个人都处于缺氧状态,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现在,就只剩下一个解决办法了,那就是帮李玉兰发泄-出来!

    只要跟她交合,她身体里面的药效自然就会散去。

    这个想法一出现,陈强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了,刚才他在给徐蕾治疗的时候被撩-拨的邪火乱窜,早就已经憋不住火了。

    没有犹豫,陈强直接将诊所的门关上,然后将李玉兰抱到了诊所里面唯一的那张病床-上。

    “婶子对不起了,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给你下的药,但是我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给你解毒了!”

    陈强看着李玉兰说道。

    李玉兰美眸迷-离,娇-躯不停的扭-动着,根本不用任何挑-逗,已经动情到了极点。

    陈强的话音刚落,李玉兰便直接伸出手,一把扒下了他的裤子,然后张开小-嘴扑了上来。

    “强子,快给我,我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