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 一月之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发财,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那天你还吃药跟踪兰婶儿,想要对兰婶儿不轨,不就是我坏了你的好事吗?至于诬蔑我哥吗?有本事冲我来!”

    陈强用手指着王发财,愤怒地说道。

    王发财刚要说话,忽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整个人僵在那里居然无法动弹,甚至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发财心里在发颤,想要问却说不出话来。

    他恐惧地看着陈强,分明感觉到对方刚才在他背后拍了一下,然后感觉一根冰凉的针扎了进来。

    “王发财,你别以为自己搞的那些动作老子不知道,老子还没找你麻烦,你就先跑到我这儿来闹事了?真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告诉你,老子想要悄无声息的弄死你很简单。”

    陈强压低声音,冷冷地对王发财说道。

    这些日子他研究那本破书上的针灸之法愈发的有心得,已经掌握前两式,并且对于人-体的穴位更加了解。

    刚才他只用一根银针扎了王发财背后的某个穴位,就让这家伙动弹不得,而这只是那本破书上比较基础性的东西,都不能跟那六式针灸之法相比。

    “滚吧!”威慑了一下王发财,陈强才悄无声息地取出那根针。

    王发财长出一口气,恐惧地看了陈强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灰溜溜地跑了。

    刚才他真是被吓坏了,那种感觉跟鬼压床没啥区别,明明意识是清醒的,可身体愣是动不了。

    想到陈强是个医生,说不定真有什么法子能悄无声息地弄死自己,王发财心里就止不住的害怕。

    至于他刚才说得那些话,虽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但被陈强那么一岔开,再加上王发财无赖混人的形象,相信他话的人倒是没剩几个。

    “强子,刚才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真就上了王发财的当。”

    陈刚这时候也冷静下来,感觉到一阵后怕,若非陈强,他的秘密差点就暴露了。

    “哥,我们两兄弟还这么见外干啥!”

    陈强摇摇手,笑道。

    “可是,虽然没什么人相信王发财的话,但时间一久,你嫂子要是再不怀-孕,恐怕这个秘密就真的守不住了,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过陈刚还是很忧心,如果马翠芸再不怀-孕,就等于不打自招了,想到那种后果,陈刚就头皮发麻,试探性地对陈强说道。

    “哥,一个月时间还没到呢,你放心吧,你那里的问题我一定能给你治好的。”

    陈强连忙摆手,自己这大哥还是没死心哪。

    “我那里都坏了好几年了,省医院我都悄悄去过,治不好的。”

    陈刚颓然地叹了口气,言外之意就是,省医院的专家都治不好,你一个开诊所的小医生更加不可能治好。

    陈强无奈,虽然这些日子研究那本破书很有心得,但他对治好大哥那里的问题的确没有把握。

    跟父亲和大哥约定的时间是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到时候如果还是治不好大哥的病,难道自己真的要跟嫂子那啥?

    对于这种事情,陈强身体其实不太抗拒的,毕竟嫂子长的漂亮,身材又好,只是他毕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内心怎么也过不去伦-理道德那道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再说王发财,被陈强恐吓一番,吓得六神无主,他灰溜溜跑进刘氏诊所找到刘老头,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是说他一针就让你动弹不得?”

    刘老头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那个年轻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以前倒是小瞧了。

    “就是啊刘叔,妈的,那小子真是太可怕了,我都后悔招惹他了。”

    回想起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王发财心里就一阵恐惧。

    “看你那怂样,昨天是谁给我出的主意?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这么胆小。”

    刘老头不屑地撇撇嘴,冷笑道。

    “妈的,可惜被发现得太早,否则一把火烧了那座房子,就够那小子喝一壶了。”

    本小说追书帮首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王发财骂骂咧咧地道。

    “这次不成就算了,昨天还是冲动了一些,幸好事情没有闹大!”

    刘老头却是有些心有余悸,如果那把火烧大了到时候控制不住,这几条大街恐怕都要损失惨重,到时候上头肯定会严查,他迟早要完蛋。

    “刘叔,难道咱们就这么放过那小子?”

    王发财还是很不甘心,虽然因为刚才的事情有些惧怕陈强,但是既然得罪上了,后悔也没用,这就是无赖混人的思维方式。

    “哼,只要那小子还在云竹镇一日,老子就不会放过他,敢跟老子抢生意,也不看看我是谁的老子?”

    刘老头冷哼一声,干巴巴的老脸上满是凶狠。

    “刘叔,您是说二虎哥?”王发财眼睛顿时一亮。

    刘二虎,刘老头的二儿子,十几岁的时候就混社会,是这云竹镇响当当的恶霸。

    不过这几年,刘二虎已经混到城里了,开了家会所,坐着大生意,在衙里都有关系。

    如果刘老头叫刘二虎动手,那么陈强铁定完蛋。

    “先不着急,反正那小子翻不起什么风浪,你不是说那小子用针扎你一下你就动弹不了吗?看来那小子手里有什么厉害的针灸之类的秘籍,你找个机会悄悄溜进他的诊所给我找找。”

    刘老头眼珠子滴溜溜转动,陈强在他眼里随时可以捏死,他在意的是对方那神乎其神的针灸之法。

    “那小子能有什么厉害的秘籍?”王发财一怔,道。

    “让你去你就去,事成之后,那小子随便你怎么处置。”

    刘老头眼睛一眯,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让王发财不寒而栗。

    “可是刘叔,我这大字不识的,怎么去给你找那什么针什么秘籍的?”

    王发财苦笑道。

    “嗯,这倒是个问题,对了,拍照你总会吧,到时候你溜进去给我找找,然后把里面所有的书都给我拍下来。”

    刘老头点点头,沉吟一番后说道。

    “会会,拍照我还是可以的。”

    王发财连忙点头。

    ………

    陈刚找来的工人效率还是很快的,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把诊所的墙刷好,陈强也准备着进城去再进些药回来,不然这诊所可没法开业。

    “陈强!喂,陈强!”

    陈强正骑着大哥那辆摩托车,忽然听到一个耳熟的女人的声音。

    进城的路程可不短,电瓶车跑不了那么远,而且也不方便载货。

    听到呼唤声,陈强赶紧把速度降下来,这时一辆宝马越野车越过他停了下来。

    “徐蕾?”陈强惊讶地看着从车里探出头来的漂亮女人。

    都说徐蕾嫁了个有钱人,果然,这种豪车在云竹镇都很难看到。

    “你这是要去城里吗?”徐蕾看着陈强摩托车后面压着的口袋,问道。

    “嗯,诊所里的药没了,得去进点回来。”陈强说道。

    “对了,听说你诊所着火了,没事儿吧?”

    徐蕾关切地问道。

    “还好发现得早,没多大损失。”陈强笑道。

    “蕾蕾,走了吧,我们还赶时间!”

    这时,驾驶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陈强这才循声看过去,发现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不过头发已经斑白,看起来精气神不怎么好。

    “徐蕾,这位叔叔是?”陈强以为是徐蕾的什么长辈,出于礼貌连忙问好。

    哪知道陈强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个中年男人的脸色就阴沉下来,目光冷冷地盯着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