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章 给大哥治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哼,医生就喜欢占人便宜,我才不要呢,还是麻烦玉兰姐吧!”

    然而苏月却冷哼一声,并不领情。

    我-艹!医生招你惹你了?好心帮忙却被怀疑的陈强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那要不强子,你就先回去吧,苏月妹子这不是啥大问题,我来给她上药没问题。”

    李玉兰看出苏月对陈强的成见很深,就赶紧冲陈强使了个眼色。

    “那我就先回去了。”

    陈强看了一眼李玉兰丰满的身体,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哼,臭流氓,我们的事情还没完。”

    苏月走过陈强身边,压低声音,恶狠狠地瞪着陈强,然后迈开两条大长-腿,挽着李玉兰一扭一扭地走向不远处的二层小洋楼。

    刚才陈强摸她的事情,她自然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这两条美-腿还真是极品,起码可以玩十年了!”

    陈强摸着下巴,邪恶地想道。

    苏月和李玉兰离开后,陈强才重新骑上他的电瓶车,往家里的方向驶去。

    “诶强子,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陈强忽然回来,自然让陈大山和李春岚有些惊讶,因为这些日子陈强晚上都守在诊所。

    “诊所里没事儿,我寻思着回来帮大哥看看。”

    陈强说道。

    “强子,你的意思是?”陈大山眼睛顿时一亮。

    “嗯,这些日子我翻找了大量医书,找到一些可行的法子,今天回来给大哥试试看。”

    陈强点点头,跟陈大山和陈刚约定的时间是一个月,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快一个星期了,如果还治不好陈刚,他就得跟嫂子生娃了。

    “强子,谢谢你的好意,不过真的别白费力气了,我这病啊没治的。”

    得知自己弟弟回来给自己诊治,陈刚摇摇头,并不抱希望。

    “你就让强子试试呗,搞不好能治呢?”

    马翠芸在旁边摇了摇陈刚的手臂,说道。

    “翠芸说得没错,既然说好了,就让强子试试吧!”

    陈大山其实也不抱希望,不然当初他就不会赞同陈刚的想法了。

    “额…行吧!”

    见状,陈刚只能无奈地答应,他自己的问题自己再清楚不过,反正是没救了,不过陈强执意要给他治,就让他治吧,到时候他也好死心,然后同意自己的想法。

    为了避免人多影响到陈强发挥,陈大山和李春岚都在外边候着,只有马翠芸在屋子里呆着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陈刚扒下裤子,露出他那没精打采的家伙,马翠芸在旁边看着,眼神微微黯然,还有一抹幽怨。

    这种情况都好两年了,无论她在床-上怎么摆-弄姿势诱-惑陈刚,甚至用嘴,可陈刚那玩意儿就是没反应。

    “哥你放松点儿,我要开始了。”

    陈强面色凝重,捻起一根银针开始施针,陈刚当年肯定是伤到这个地方的神经,所以才会成这样。

    而扎针可以刺激这个地方的某些穴位,从而刺激到神经,或许有治愈的希望。

    这是那本破书上记载的第三式,固本提阳,但陈强还只是初步研究,打算在陈刚身上试试效果。

    不过,虽然那本破书上记载得很厉害的样子,但真正实际操作的时候,效果却并不理想。

    “看吧,我都说了没用的。”

    看到陈强停下来,陈刚摊摊手,无奈地说道。

    旁边的马翠芸脸色也变得黯然,忍不住问道:“强子,真的没办法了?”

    相比陈刚的死心,马翠芸却很不甘心,多少个日日夜夜,她是多希望陈刚那里能够好起来,来满足她空虚寂寞的身体。

    “哥,嫂子,你们先别急,这套针灸我还不怎么熟练,可能穴位没扎得准。”

    陈强说着,一一拔下那些银针,然后在脑海里回想那套针灸之法第三式所涉及的穴位,然后比对陈刚那里,果然有些穴位扎得不是很精准。

    针灸这种东西准头很重要,因为涉及到的是穴位,穴位隐藏在人体内,用肉-眼是看不到的,一旦没扎准,就不能刺激到相应的穴位,起不到效果也是很正常的。

    这一次,陈强扎针变得更加小心翼翼的,每扎一针他都十分谨慎,要花费不短的时间,当全部扎完后,居然用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累得陈强满头大汗,差点昏过去。

    “咦?我我好像……”

    这时,被扎得同样满头大汗的陈刚忽然激动得浑身颤抖,嘴巴哆嗦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我我…这…好像有点感觉了。”

    陈刚瞪着眼睛,因为太激动,说话语无伦次。

    多少年了,他这一块儿跟瘫痪似的,都感觉不到那家伙的存在,这一度令他痛苦万分,直到后来彻底认命。

    原本以为这辈子都没希望了,甚至弟弟陈强想要尝试给他治疗他都不想试,可想而知他心里是有多绝望。

    然而没想到,现在居然有反应,哪怕只是一点,但他感觉自己好像活了。

    “强子,翠芸,我真的…真的有点儿感觉了。”

    陈刚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甚至手舞足蹈,他原本死寂的心也重新升起希望。

    陈强也不禁露出笑容,那套针灸法竟然真的管用,他正要说什么,忽然陈刚脸色一变,激动的神情转为惊恐。

    “没了…怎么突然没反应了?强子,强子…”

    陈刚惊慌失措,这种失而复得,得而又失的感觉让他有种想死的冲动。

    “哥你先别着急,我来看看。”

    陈强赶紧按住失了方寸的陈刚,然后轻轻捻动银针。

    紧接着,陈刚又开始有了反应,不过这次的感觉很短,用稍纵即逝来形容也不为过。

    “强子,这是咋回事啊?刚才不还有反应吗?”

    马翠芸在旁边焦急地问道,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咋就突然断了呢?

    “应该是刺激不够,哥这里毕竟已经坏了好两年了,想要一下子恢复的确很难。”

    陈强紧皱眉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刺激不够?马翠芸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倒是陈刚神色忽然一振,抓着陈强的肩膀问道:“强子,除了刺激穴位,外界的刺激行不?”

    “当然可以!”

    陈强下意识地点头。

    “翠芸,赶紧把衣服给我脱了。”

    陈刚猛地一抬头,对马翠芸说道。

    “刚子,你在说啥呢?”马翠芸一愣,俏-脸忍不住一红,嗔怪道。

    我擦!陈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刚,不愧是我大哥,这尼玛举一反三的能力真不赖。

    “我让你把衣服脱了,刺激刺激我,说不定我就又有反应了。”

    陈刚双眼放光,激动地说道。

    “可是…强子还在这里。”马翠芸瞥了陈强一眼,脸蛋通红地小声说道。

    “怕什么,强子又不是外人,再说那天你不都被他看了个精-光嘛,现在还害什么羞,赶紧给我过来。”

    陈刚不耐烦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