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章 打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和李玉兰一前一后-进了里屋,不过让陈强皱眉的是,苏月也跟着进来了。

    “你也要打针?”陈强不由得问道。

    诊所的面积有限,房间的空间很小,这打针的地方更是狭窄,进来三四个人都会显得拥挤。

    “我要进来看着,免得某些人趁机占玉兰姐的便宜。”

    苏月叉着腰,瞪着眼,像防贼一样盯着陈强,等走进去看到房间这么窄小,就退到门口杵着。

    “还大学生,村官呢,思想怎么这么龌龊?我可是医生,正经人!”

    陈强无语地摇摇头,这妹子看着甜美动人,可性格却有些野蛮。

    “呵医生…”

    苏月冷笑一声,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陈强的手。

    这下陈强就是想干点什么也不敢了,而且还要特别小心,免得被这个跟自己前世有仇的小妞抓-住把柄。

    看着李玉兰肥-美的臀-部,陈强暗暗吞了吞口水,然后深吸一口气,在李玉兰右侧-臀-部的外上四分之一的部分涂抹上医用酒精。

    感觉到屁-股上的清凉和陈强手指传出来的热度,李玉兰脸蛋通红,紧抿嘴唇,尤其是还有一个丫头在旁边看着,多少让她感觉有些难为情。

    不过打针的时间很快,几秒钟后,陈强拔-出针头,对李玉兰说道:“婶儿没事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大村官一会儿骑车慢点。”

    苏月瞪了陈强一眼,扶起李玉兰往外走,由于晚上还有事,陈强就不跟她们一起回去了,直接在诊所等徐世严派人来接他。

    “陈强,你真的有没有把握治老徐的病?”

    临近晚上的时候,徐蕾发来微信询问,字里行间满是担忧。

    “放心吧,虽然不敢说绝对,但也有六七成的把握。对了,昨晚上回去徐世严有没有为难你吧?”

    陈强沉吟了一下,然后回复过去,他昨晚上一直很担心徐蕾回去之后会被徐世严为难,可他又不敢给徐蕾打电话发微信,生怕被徐世严看到继续加深误会,然后对徐蕾不利。

    直到徐蕾现在发微信来他才敢问。

    “没有!他除了那方面,平时对我其实还是挺好的,哎,都是因为我,害你惹上这摊事。”

    徐蕾说道,有些自责昨晚上为什么那么任性约陈强出来喝酒,她早该知道徐世严的手段,到哪儿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对了,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看起来很有势力的样子。”

    陈强沉吟了一下,然后问道。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恐怕都摆脱不了徐世严,所以了解对手的情况有利于他采取对策。

    徐蕾那边沉寂了几分钟,然后发过来一大串话。

    大意是,徐世严明面上是做房地产的大老板,非常的有钱,并且在市里经营了好几家娱乐会所,方方面面的关系很广,徐蕾就经常被带着出入各种高级场所,也见到不少大人物,包括市长都对徐世严很客气。

    “这只是我所知道的一部分情况,还有一些连我都不知道,反正他这个人很危险…陈强你今晚上可得小心应对,他这个人有一点,没有耐心。”

    徐蕾似乎有所顾忌,说得很隐晦。

    “放心吧,我知道了!”陈强皱了皱眉,然后结束了跟徐蕾的聊天,顺便把聊天记录给删了。

    徐世严很明显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主,势力关系网都到市里了,连市长对他都很客气。

    对于陈强这种乡村诊所的小医生来说,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人物,这种人物想要无声无息弄死他,实在太容易了。

    这种病人,真心难伺候。

    “哎!”陈强无奈地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要时来运转了,没想到沾染上了这样的麻烦。

    跟这样的危险人物周旋,无疑是在钢丝上跳绳,稍不注意就会灾难临身。

    等到差不多八点钟的时候,一辆奔驰车停在诊所门口,那个叫大山的纹身猛男从副驾驶室走下来,冷冷对陈强说道:“陈医生,请吧!”

    陈强点了点头,一声不吭地钻进车子,这种时候只能少说多做多看。

    “幸好之前已经将那套针灸的第三式烂熟于胸,又在大哥的身上试验过,今晚上应该会有效果。”

    陈强一路心事重重,很快车子便开进市区。

    不愧是做房地产的大老板,市里县城里到处都买的有房子,而且市里的还是独栋别墅。

    饶是陈强也算在外闯荡过,见过一些世面,可还是第一次走进别墅。

    “有钱就是好啊!”看着亮堂堂的大别墅,陈强心里不禁赞叹,这么大一栋别墅得值多少钱啊。

    当自己还在为生活累死累活打拼的时候,别人已经坐拥大别墅,各种豪车,过着挥金如土,呼风唤雨的生活。

    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别人的成功自己奋斗十辈子恐怕都达不到。

    “陈医生来了,随便坐,喝点什么,咖啡?饮料?还是茶?”

    徐世严和徐蕾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下来,别墅里还有佣人伺候。

    陈强平了平有些紧张的心情,看了一眼跟在徐世严身后眼神焦虑的徐蕾,然后说道:“来一杯冰水就行了。”

    徐世严愣了一下,略微感到诧异,然后笑着点点头,吩咐佣人去给陈强弄来一杯冰水。

    “徐总,要不我们现在开始吧?”

    喝了一大口冰水,陈强有些忐忑的心情也平复了下来,然后对徐世严说道。

    “好!我就喜欢小兄弟这种敬业的人。”

    徐世严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对徐蕾说,“蕾蕾,你也跟着来一下。”

    这种隐私的事情在场的人不宜多,有一个徐蕾在场就够了,而且也合适。

    “陈医生,你要是能把我治好,金钱、美女、地位通通不在话下。”

    徐世严带着陈强来到一间卧室,大马金刀坐在床-上,带着一点俯视地意味对陈强说道,那感觉就好像皇帝赏赐下面的大臣。

    “多谢徐总。”陈强点点头,金钱、美女、地位是那么容易拿的吗?

    果然,徐世严接下来话锋忽然一转,语气也变得森冷:“不过若是没有效果,我可是会秋后算账的,而且我这人没什么耐心,今晚就要看到效果,你,明白吗?”

    徐世严冰冷的目光看得陈强心里不由得一紧,要是事与愿违,这徐世严会不会今晚上就把自己做掉?

    “老徐,你不要这样说话嘛,陈医生的针灸之法真的很厉害,我相信肯定能对你的身体起到作用。”

    旁边的徐蕾见状,赶紧走到徐世严的身边给他揉-捏肩膀放松。

    “嗯,那就再好不过!”徐世严点点头,在徐蕾的伺候下脱下裤子,露出那焉不拉几的玩意儿。

    妈的!陈强强忍着恶心,要不是人在屋檐下,他真的不想给这徐世严治疗。

    按照那套针灸法第三式,陈强小心翼翼地在徐世严相关的穴位上一一扎好针,虽然涉及的穴位不算多,但想要把握精准却很考验眼力和手上功夫。

    好在没有出什么意外,扎针很顺利的完成。

    “徐总,有没有什么感觉?”当扎完最后一针的时候,陈强问道。

    虽然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但此刻的徐世严还是有些紧张,听到陈强的问话,他皱了皱眉,然后失望地摇摇头。

    “再感受一下!耐心等待几分钟。”

    陈强捻动其中几根银针,可是五分钟之后,徐世严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弄得满头大汗,扎针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陈强心里一下子拔凉,这特么怎么一点反应没有?之前给大哥陈刚扎针就有反应啊,难道这玩意儿对上了年纪的人没有效果?

    而徐世严脸上的神情也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看着陈强的眼神也变得森冷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