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章 翻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应该这样啊!”

    陈强额头冒汗,有些懵逼。

    像大哥陈刚那样的情况施针之后都有反应,这徐世严只不过是早衰,按理说效果应该更好才对,这也是陈强今晚上敢来的底气所在。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用上第三式固本提阳,这徐世严肯定有反应,到时候对方看到自己的价值,就不会立刻对他动手,这样他也有回旋的余地。

    可结果却大大出乎陈强的意料,这特么的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行了,不用再白费力气了。”

    徐世严直起身来,语气有些冷,旁边熟知他脾气的徐蕾也不由得变了脸色。

    “老徐,这种事情急不得,还是再等等吧。”

    徐蕾怕徐世严会对陈强不利,不由得软声劝说,不过怎样,这个麻烦都是自己带给陈强的,如果陈强因此遭遇不测,那她一辈子都会内疚。

    “哼!”徐世严冷哼一声,眼神不善。

    他很清楚自己的问题,这两年越来越力不从心,无法满足自己的老婆,作为一个青春美貌的女人,正是需要滋润的年纪,可自己却不行了。

    现在这个社会,女人没有得到满足出轨的事情太多了,更何况自己和徐蕾的年纪相差这么大,再加上那方面不行,自己这个年轻貌美的老婆有些其他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若非还指望着陈强有点价值,能够帮助他,他早就把这个疑似跟自己老婆有染的小子给做了。

    可惜现在,自己那点虚无缥缈的期望真的要变成失望了。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会对一个小诊所的医生报以期望。

    面对徐世严冷厉的目光,陈强心里既是忐忑,又是愤怒,若不是顾忌家里人和自身的安危,他才不会来给这老王八蛋治病。不过眼下房间里的气氛很紧张,若是自己拿不出对策,恐怕今晚上能不能走出这栋别墅都很难说。

    在来的时候,他就看到别墅里有不少保镖,更何况还有那个看起来很暴力的纹身猛男大山,就算自己有几把力气,对上那样的大块头也有点犯怵。

    忽然,陈强的目光扫过几道淡淡的疤痕,顿时像是抓-住了什么,心中豁然开朗。

    “徐总,你这儿是不是曾经动过手术?”

    陈强用手指着那几道淡淡的疤痕,然后抬头对徐世严问道。

    “嗯?不错,我去年在省城的专科大医院治疗过,刚开始还有些效果,可是后面很快又变成老样子了。”

    徐世严眉头皱了一下,然后舒展开,无奈地叹了口气,以他的财力和地位,可以在省城的大医院得到最好的治疗,可惜收效甚微。

    男人在四十几岁的时候某方面力不从心是很普遍的现象,这人年纪大了,身体机能就会下降,这是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

    而徐世严这个问题就严重多了,属于早衰现象,就算到省城的专科大医院治疗,也只能算是治标不治本,或许刚开始有些效果,但很快就会衰下来。

    “我现在找到原因了。”

    在脑子里飞速思考了一下,陈强冷静下来,镇定地说道。

    “什么原因?你的意思难道是指手术?”

    徐世严抬了抬眉毛,瞥了自己那几道淡淡的疤痕,若有所思地问道。

    “没错!手术过程虽然会打麻药,让人感觉不到疼痛,但会对神经造成一定损伤,你这去年才做了手术,再加上年纪大了,身体的恢复能力变差,到现在那些神经都还没有真正彻底痊愈。”

    陈强侃侃而谈,神经是人体最细微也是最复杂的,现在的医学技术也不敢说对人体神经百分之百了解,有些创伤是很微小的,连仪器都难以检测到。

    尤其是这个部位,神经脉络更加密集,也更加复杂。

    “之前我并不知道你做过手术,神经受创,所以施针方式没有对,调整一下应该就会有效果。”

    陈强说道,虽然给大哥陈刚和徐世严用的都是针灸第三式的固本提阳,但不同的情况,施针方式不同。

    先前陈强误以为徐世严就是因为年纪大了,从而导致的神经衰弱,并没有料到是神经损伤,所以跟大哥陈刚的施针方式不一样。

    神经衰弱跟神经损伤是两个概念,不同的病情采取的治疗方式不同。

    徐世严被陈强说得一愣一愣的,虽然听不大明白,但陈强的表达方式简单明了,他也大概明白了陈强的意思。

    “你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徐世严紧紧盯着陈强的神情变化,他怕这是陈强迷惑他的手段,毕竟如果治疗没有效果,陈强的下场恐怕不会好过,搞不好会来一个狗急跳墙。

    不过徐世严历经多少大风大浪,看人的本领还是有一手的,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同意了陈强的观点,让陈强再给他施一次针看看效果再说。

    陈强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一一将徐世严身上的银针小心翼翼拔下来,紧接着给徐世严做了局部按摩放松一下。

    毕竟刚刚才扎了这么多穴位,这些穴位受到过刺激,如果紧接着就开始扎针,搞不好会造成严重的损伤,那到时候陈强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老徐,先喝口水,休息一下…陈强,你也喝口水。”

    旁边的徐蕾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端来两杯水,分别递给徐世严和陈强。

    陈强接过徐蕾递过来的水杯,一连喝了几大口,针灸看起来简单,就那么几针扎下去就是,可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这对精神和体力的消耗都很大,所以陈强现在缓过神来也觉得特别口渴。

    “徐总,我们开始吧!”休息半个小时之后,陈强让徐蕾去叫醒正在打盹儿的徐世严,刚才折腾了那么久,徐世严这半百的肥胖身体也感觉很累。

    这次陈强信心十足,因为现在他已经了解清楚徐世严的病情,跟大哥陈强的情况很相似,都是神经受创。

    不过徐世严这个比较复杂,需要先针对神经受创扎针,等到有了一些效果后,再针对神经衰弱扎针。

    所以这一前一后需要扎两套针。

    有了给大哥陈刚治疗的前车之鉴,陈强也算是有点经验了,这次扎针进展得很顺利,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嗯?真的有反应了?”扎完相关的穴位之后,陈强小心翼翼地一一捻动银针,果然,徐世严很快就出现了反应。

    事实上,他这个地方并不是像陈刚那样损伤严重,直接不举,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时候十天半个月没反应都是司空见惯了的。

    可是现在,徐世严感觉那个部位酥-酥-麻麻的,像是有无数触角在挠,一下子就将深埋在徐世严身体里的邪火给勾出来一缕。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即便是徐世严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此刻脸上也忍不住露出激动的表情。

    “小兄弟,有两下子啊,刚才是我误会你了。”

    徐世严笑容满面,看得陈强心里直骂娘,这老王八蛋变脸的速度简直比翻书还快,而且很现实。

    刚才觉得自己没价值,就一副分分钟要做掉自己的凶狠样子,而现在自己展现出价值,这家伙对自己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跟这种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陈强心里高度警惕。

    “徐总,这个我得跟你说明一下,你这个是神经衰弱加神经受损,很复杂,需要先治疗神经床-上,然后再治疗神经衰弱,所以疗程会很长,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陈强看了一眼正在高兴的徐世严,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他怕这老王八蛋缺乏耐心,硬要自己分分钟治好他,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他可办不到。

    “嗯,小兄弟说的我自然理解,放心吧,我有耐心的。”

    徐世严现在连对陈强的称呼都变了,那种虚伪的笑容看得陈强心里暗自腹诽,很不踏实,你特么这叫有耐心?恨不得老子一针下去你的病就好了。

    “蕾蕾来,用嘴帮我一下,趁着现在给我多来点刺激,说不定我这恢复得会更快一些。”

    说完,徐世严又冲着徐蕾招招手,脸上的笑容在陈强看来显得越发变-态。

    草特么的老王八蛋!陈强差点没暴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