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章 堕落女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狗-日的还真会享受,陈强一瞪眼,这种情况何其熟悉,上次给大哥施针的时候,陈刚就逼-迫嫂子给他来点刺激,现在这徐世严又这样,而且还更直接。

    “徐世严!”徐蕾气得脸蛋通红,当然还有一半是羞的。

    虽然这种事情她不是没给徐世严做过,但当着别的男人的面,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丝毫没有给她留颜面。

    女人是很爱面子的生物,私下里在你面前可以跟一条母狗似的放浪形骸,可当着外人的面,她们就会用矜持把自己伪装得很清高。

    所以,徐世严当着陈强的面让徐蕾用嘴帮他刺激一下的时候,徐蕾立刻恼羞成怒,还直呼徐世严的名字。

    “害什么羞,又不是没给我弄过。”

    然而徐世严却不以为然,而且说话很粗俗,连陈强这个男人都看不惯。

    不过人家毕竟是夫妻,怎么玩还不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这个外人能做的只有回避,于是陈强赶紧说道:“那我先出去吧!”

    说着便收起银针,起身去开门,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曾经暗恋的女神现在要跟别人做那种热血沸腾的事情,而且自己还当面知道情况,但谁让现实这么操蛋,自己只能在心里忧伤一会儿。

    “你别走,就在这儿看着,这针还扎着呢,一会儿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也好及时出手。”

    然而让陈强大跌眼镜的是,这狗-日的徐世严居然叫他留下,而且还示意门外的纹身猛男大山把门关上。

    艹!陈强脸色难看,看着徐世严那张笑眯眯的脸,冷冷地问道:“徐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陈强的质问,徐世严并没有生气,脸上的笑容反而更盛,嘴角掀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对陈强说道:“呵呵,这可是好事儿,难道你不想看看?”

    看你大-爷的,要是把你换成老子,老子倒是很感兴趣!

    陈强虽然愤懑,但这种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说。

    “蕾蕾听话,快过来,你只做你该做的,你这位老同学现在是个医生,在旁边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徐世严又冲着满脸通红,怒瞪着双眼的徐蕾招手,话虽然说得委婉,但谁都能看到他脸上近乎病态的笑容。

    “徐世严,你做梦,我不会同意的。”

    徐蕾瞥了一眼陈强,羞愤欲绝,其实当年她知道陈强对他的心意,如果让陈强看到心目中的女神跪在这个老男人的面前像一条母狗一样,徐蕾丢不起这个人。

    可是徐世严下一句话却把徐蕾打入十八层地狱,“别忘了,你家那老家伙还在医院吊着命呢。”

    “你!”徐蕾气得浑身哆嗦,女神的尊严让她放不下矜持,可是还在医院苟延残喘的父亲却需要徐世严的钱维系生命。

    如何抉择?徐蕾委屈地掉下眼泪,最后在徐世严变-态的笑声中屈辱地跪下,一如当年她为了重病的父亲屈辱地对这个迷-奸自己的混蛋妥协。

    “王八蛋,她好歹也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能这样羞辱她!”

    陈强实在看不过去,现在他总算明白过来,这徐世严是怀疑他和徐蕾有一腿,所以故意把他留下,然后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给别的男人跪舔。

    草-泥-马的!陈强忍不住暴走,可是徐世严旁边那个纹身猛男大山一把就抓-住他的胳膊,抵着他的背将他压住。

    “哼!你当真以为她是个什么贤惠端庄的妻子?”

    徐世严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抹狰狞,抓-住徐蕾的头发就往自己身体某处按去。

    “你什么意思?”陈强微微一惊,敏锐地感觉到徐世严话语中的信息量很大。

    联想到徐蕾的微信名,春欲晚,寂寞空庭春欲晚,难道女神竟然出轨过?

    徐世严冷笑不语,就在陈强愣神的功夫,徐蕾已经把头深深地埋进去,她的脸蛋一片红晕,有着屈辱,眼睛里泛着泪花。

    “把你的功夫都拿出来,别给我装模作样的,否则…哼!”

    然而看到徐蕾这个样子,徐世严却感觉很兴奋,一张油腻的中年男人的脸上出现病态的红晕。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徐蕾似乎很怕徐世严,被徐世严这么一威胁,从开始的抵触变得开始主动起来,灵巧的小-舌头在上面活动着,看得陈强目瞪口呆。

    “嗯,不错!”

    徐世严把手伸进徐蕾的衣服领口,用力的抓-揉着那若隐若现的饱满,舒服地眯起眼睛。

    “小子,好好饱眼福吧!”

    那个纹身猛男似乎见怪不怪,拍了拍陈强的肩膀,把他放开,然后在徐世严的示意下走出房门。

    曾经暗恋的女神居然跪在一个老男人面前如此卖力的讨好,陈强忍不住攥紧拳头,心里虽然感觉很愤怒,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同时还感觉有点兴奋……

    徐蕾似乎已经认命,现在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圣洁女神,而是跌落凡尘的浪荡-女人。

    徐世严一件件剥开徐蕾的衣服,露出一副玲珑曼妙的极品身材,细嫩的肌-肤就像羊脂玉,仿佛一恰就能出-水。

    陈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总之很不好受,身体还出现了可耻的反应,甚至一度想要把徐世严一脚踢开换成自己。

    好在徐世严那玩意儿并不行,虽然被陈强的针灸刺激起了反应,但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就疲-软下来,而且还是半软半硬的状态,然后任凭徐蕾怎么弄都再难坚挺。

    现在针灸也没用了,只能过两天等徐世严的身体缓过来一些再继续施针才会有效果。

    看到这一幕,陈强在心里冷笑,像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可恶!去尼玛的臭婊-子,要你有什么用?”

    徐世严恼羞成怒,还冷冷地瞥了陈强一眼,然后一把将徐蕾推开。

    徐蕾没有吭声,脸色虽然潮-红,但眼神却很冰冷,还隐藏着一抹嘲讽,似乎在嘲笑徐世严的无能。

    “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你必须给我想办法!”

    徐世严双眼散发着凶光,抓-住陈强的衣领,那种疯狂的表情让陈强都不禁头皮发麻。

    “好的!”为了避免这老王八蛋发疯做了自己,陈强只能暂时顺着他的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逃也似地离开徐世严的别墅,上车坐好的时候还看到徐蕾站在楼上,由于距离有些远,再加上夜色黑暗,陈强看不清她的脸部表情,只觉得她的身影落寞又孤寂。

    回到诊所,陈强恍如隔世,仿佛刚刚做了一场梦。

    “还是我这小诊所来得真实。”

    陈强叹了口气,然后沉沉地睡去,今晚上的波折起伏太大,他也是筋疲力尽。

    第二天陈强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十点钟了,昨晚上实在太累,睡过头了。

    “谁啊?”

    陈强还有些迷糊,以为是来看病的,结果开门一看,居然是马小倩,“你这小丫头怎么舍得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