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 李寡妇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兰婶儿,出什么事儿了?”

    看到李玉兰被那中老年男人拉扯,陈强赶紧走过去,冷冷地看了那男人一眼,然后问道。

    昨天他就看到这两人走在一起,似乎是认识的,在没弄清楚情况之前,他也只能问问,不好做什么。

    “啊?强子,你怎么在这里?”

    李玉兰似乎有些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陈强,而且还是这种情况。

    “嗯,我来这边吃碗抄手,没想到会遇到你,他…是谁?”

    陈强点点头,他的诊所位置在这条街老前面,一般陈强来诊所是不会经过这条街的,也就是今天早上比较特殊,再加上这条街上有家小吃店的东西弄得很好吃,尤其是抄手,而陈强恰巧就喜欢吃抄手。

    只不过巧的是,遇上了李玉兰,还有眼前这一幕。

    这个中老年男人看着很面生,昨天陈强就有点儿奇怪,今天看到两人拉扯的这一幕顿时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小子,这里没你的事儿,赶紧走开!”

    似乎因为陈强搅合了什么,那个男人不耐烦地对陈强挥挥手,眼神中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

    陈强顿时乐了,草特么的还挺拽的,他没有理会这家伙,转而看向李玉兰,问道:“兰婶儿,你告诉我,是不是这家伙欺负你,你放心,有我在,这家伙不敢怎么样!”

    本来李玉兰就长得貌美如花,身材丰满,搞不好这个中年男人是觊觎李玉兰的美色,纠缠于她。

    “小子,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敢管老子的家事!”

    不过陈强的话却激怒了那个男人,那男人顿时往前走两步,一副要动手的架势,倒是挺唬人的。

    可惜陈强也不是怕事儿的主,冷厉的目光陡然转过来,这男人看起来跟他爹妈年纪相仿,算得上是长辈,但如果对方敢动手,他可不管这些。

    “强子,这是我一个长辈,我们有点私事,你还是先走吧!”

    不过这时,李玉兰赶紧拦住那个男人,然后转过头来对陈强说道。

    “婶儿,我怎么不记得你有个这样的长辈?他是不是威胁你?你别怕,有什么难处尽管跟我说!”

    ★首★ ★发★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陈强一愣,没想到李玉兰居然还维护这家伙,而且这家伙居然是李玉兰的长辈,倒是让他感觉很意外。

    不过他总感觉李玉兰在说话的时候眼神在躲闪,似乎不敢看陈强,而且这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只是简单的长辈和晚辈。

    “草-泥-马的小王八犊子,没听到玉兰说吗?这是老子的家事,跟你没关系,别特么多管闲事。”

    那老男人虽然被李玉兰拦着,但态度却异常恶劣,一副凶狠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这让陈强心里更加好奇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强子你别说了,快走吧,这是我的私事,求你了。”

    然而李玉兰却对陈强苦苦哀求,一个劲儿地让陈强离开,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陈强搞不明白,他和李玉兰虽然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但也算是比较亲密的关系,怎么现在对他这么隐瞒。

    “婶儿,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谁要是敢欺负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陈强眉头微皱,他感觉李玉兰有什么苦衷,而且事情应该极其隐私,否则也不会一个劲儿地要把他支开。

    不过李玉兰的态度如此坚决,这个时候陈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用警告地眼神看了那老男人一眼。

    “李玉兰,听说你又克死了你的男人,这个不会是你新交的小男人吧?这么关心你!”

    这时,那个老男人忽然阴测测地冷笑起来,那样子让陈强感觉很不舒服。

    而且这里面有一句话很奇怪,又克死了你的男人?这里面有个“又”字,什么意思?陈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以前李玉兰还死过一个男人?

    “你别胡说八道。”李玉兰顿时急红了脸,气恼地瞪着那个老男人。

    陈强心里顿时来气,快步走过来,伸手越过李玉兰,一把抓-住那老男人的手,然后猛地一扭,冷冷道:“别特么惹老子,否则老子不介意废你一只手,另外,你要是敢欺负兰婶儿,我叫你走不出这云竹镇。”

    “哎呀,你这小王八蛋下手可真狠,快放开我!”

    那老男人痛得大叫,但是嘴巴还是硬得很。

    “强子,快放开,真的我求你了,你快走吧,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李玉兰赶紧抓-住陈强的手,苦苦哀求道。

    “听见没有,快放开老子滚蛋,别特么多管闲事儿。”

    那个老男人见状,气焰顿时更加嚣张,对陈强破口大骂。

    “婶儿你…”陈强不由得一阵气闷,这李玉兰到底在搞什么。

    不过既然李玉兰态度这么坚决,陈强还真就不好继续在这儿多管闲事了,只好放开那老男人的手,不过这老男人实在太嚣张了,所以在放手的时候陈强又狠狠加了一把力,痛得这老王八蛋一阵哀嚎,破口大骂。

    “兰婶儿,你有什么事儿一定要跟我说,别一个人硬撑着,随时给我打电话。”

    陈强不放心,最后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番,不管怎样都是一个村儿的,而且李玉兰的人也不错,再加上两人之间的关系那么微妙,陈强也不可能放任不管。

    “谢谢你强子,你快去你的诊所吧,别把你给耽搁了。”

    李玉兰紧-咬嘴唇,感动地点点头,然后轻轻推搡着陈强。

    见状,陈强只能无奈地掉头朝诊所走,既然李玉兰态度坚决让他离开,他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那里。

    ……

    刘氏诊所,刘老头正在研究陈强那本破旧医书。

    “荒谬!简直荒谬,这里面讲的针灸之法怎么可能实现?简直就是神仙之术啊!”

    刘老头一边翻书一边摇头,原本对陈强这本所谓的秘籍很期待,可这里面的东西连他都看得云里雾里。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不对不对,听王发财那家伙说,陈强那小子一针就让他动弹不得,我行医多年,都没听说过这么神奇的针法,这本破书里面肯定有秘密。”

    不过随即刘老头又想到王发财说的情况,还是耐住性子继续研究。

    “这么多穴位要准确无误扎中,至少得练二三十年才能行啊,更何况是这么神奇的针灸之法,怕是四五十年都不一定办得到吧,那小子又是怎么办到的?”

    越是研究,刘老头越是感到震惊,这简直是一套无法练成的针灸术,涉及到人体穴位,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复杂了,哪怕是一个浸-淫多年的老中医对于人体的穴位也不敢说能精准把握。

    更何况这里面说的有些穴位十分生僻,位置也刁钻得很。

    刘老头虽然对中医也有所涉猎,但其实还是个西医,现在这样一本针灸之术,以他的年龄,还没等他练成,他就归西了。

    而陈强也就二十几岁,这他娘的是从娘胎里开始练的吗?刘老头百思不得其解。

    “刘叔,您那么宝贝这本破书,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王发财在旁边闲的无聊,又看到刘老头变幻不定的神情,觉得有趣,不由得出声问道。

    “砰!”哪知道刘老头忽然把那本破书砸在王发财头上,好巧不巧书柄的位置砸中王发财的额头,那里顿时一片红-肿。

    卧-槽!王发财吓得跳起来,然后一脸愤怒地看着刘老头,这特么的神经病啊,突然砸老子干嘛。

    “刘叔,你这是干嘛?”

    不过想到刘老头的儿子刘二虎,王发财硬生生没敢发作,只是语气不满。

    “没注意!”刘老头瞥了王发财一眼,三个字让王发财心里的气没处发。

    “这破书老子根本看不懂,那小子肯定还有秘密,你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刘老头盯着王发财,不甘心地问道。

    “我的刘叔啊,那屋里屋外所有的书都找遍了,这本书也是您亲自挑出来的呀!”

    王发财一脸无奈地说道,为这事儿,他把陈强的诊所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差点累个半死,还被当场逮住,差点打个半死。

    “刘叔,依我看,不如直接让二虎哥喊人把那小子抓起来拷问,到时候有什么秘密全给您吐出来。”

    紧接着,王发财眼珠子一转,忽然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