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 刘二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谁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本来陈强已经算是砧板上的肉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结果王杰突然惨叫跪倒,把其他几个人吓了一大跳。

    “杰哥,你怎么啦?”

    几个青年赶紧搭手想把王杰扶起来,结果刚扶起来一半,王杰又一下跪下去,疼得他满头大汗:“我这条腿忽然没力气,不着劲儿!”

    “靠,杰哥,你膝盖这里扎着一根针呢!”

    忽然有人惊叫,终于发现王杰膝盖上那根颤颤巍巍的银针。

    “妈的,这小子玩儿阴的,给老子弄死他!别让他给跑了。”

    王杰顿时大怒,刚才自己等于是跪在陈强面前,这简直太丢人了。

    “放心杰哥,这小子跑不了。”

    其他几个青年把陈强团团围住,不过这时王杰却惨叫一声,道,“草,尼玛的倒是留个人扶住老子啊!”

    原来那几个青年听到陈强的话,再加上情绪一激动,都纷纷想要找陈强算账,结果都把手一撒,王杰的一条腿膝盖被银针刺中穴位,使不出劲儿,这一下就像条狗一样跪到地上。

    “好机会!”陈强眼睛顿时一亮,手里再次出现两根银针。

    以银针对敌是他临时想出来的办法,人体穴位有些直接关系到身体的行动能力,如果扎中那些穴位,就能够起到克敌制胜的奇效。

    就像当初王发财被陈强一针扎得动弹不得,这是那本破旧医书里记载的。

    所谓医者,既可救死扶伤,也可杀人于无形。

    趁着对方阵脚大乱,注意力分散,陈强再次出手,将银针扎在一个青年的后颈处,正是当初王发财被扎的那个穴位。

    那青年的身体顿时僵直在那里,嘴巴不断张合,神色惊恐,是动也动弹不得,声音也喊不出来。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卧-槽!小子你做了什么!”

    其他四个青年也都被吓了一大跳,一针下去就让他们之中的一个人动弹不得,这手段简直让他们头皮发麻。

    此时王杰已经艰难地把膝盖上的银针给拔-出来,不过那个穴位被扎中,那条腿一时间还无法恢复行动能力。

    “都小心点,别让这小子的针刺中了。”王杰大声喊叫,对陈强充满了忌惮。

    那四个青年立马对陈强戒备得很,让陈强刺中的难度大大增加,毕竟以银针对敌他还是第一次,无论是准头还是力道都很难掌控。

    “要是能学会飞针就好了。”陈强心里暗叹,如果能够做到隔空飞针,这些人早被他干趴下了。

    不过虽然银针刺中的难度增加,但对方想要制住陈强还是要贴身过来,这么近的距离,陈强的准头就准多了,这四个青年本来已经快要制住陈强了,不过其中一人身上不幸中了一针,半边身体都麻了,然后被陈强一脚踹倒。

    其他三个人下意识地后退,对陈强投鼠忌器,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

    “陈医生简直太厉害了,这是飞针绝活啊,一针过去就让人失去行动能力。”

    “这应该也是针灸绝活,早就听说陈医生医术了得,尤其是针灸,没想到既能医人,也能打架啊!”

    ……

    周围围观的人看到陈强神乎其技的针法,一个个都被惊呆了,然后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真是可恶!小子,今天算你狠,下次一定叫你好看。”

    王杰脸色难看,这么多人都拿不下人家一个人,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现在自己这边剩下的三个人早就被吓破了胆,王杰知道大势已去,为了自身的安全,赶紧招呼那三个青年扒掉身上的银针,然后架着失去行动能力的他们狼狈跑掉。

    见到这一幕,陈强微微松了一口气,并没有追击,毕竟对方还有三个人,现在他用银针克敌的手段还没有熟练,万一对方狗急跳墙,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

    “陈医生,那个年轻人可是跟着刘二虎混的,你可得小心点啊!”

    虽然王杰等人被赶跑了,陈强又展现出神乎其神的“飞针”之法,当然,现在他还没有达到飞针的程度,但周围围观的人并不乐观。

    你陈强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而刘二虎,当年那可是云竹镇响当当的恶霸,而且如今混得越来越好,打了他的人,陈强接下来可能就要面对刘二虎了。

    “嗯,我知道!”陈强点点头,面色有些凝重,如果刘二虎真的要对付自己,还真是麻烦。

    不过陈强也不是怕事儿的主,既然已经对上了,他也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且陈强心里隐隐有一条可行性的办法。

    经过这事儿,陈强一个人外出的时候小心多了,毕竟这云竹镇是小地方,比不得大城市,鱼龙混杂的,治安真心不咋样,也难怪会出这么多地痞流氓。

    这一天,陈强又接到徐世严的电话,说是让他准备一下,晚上会派人来接他,算算时间,距离上次施针也隔了两三天了,也是时候去给徐世严继续治疗了。

    自从上次给徐世严治疗有效之后,徐世严对陈强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还跟陈强称兄道弟。

    “小兄弟,哥哥这幸福就靠你了。”

    电话那头都是徐世严的笑声,不过陈强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这徐世严就是一只笑面虎,只要等到自己失去价值后,他就会对自己露出獠牙。

    “嗯,这徐世严似乎背景很大,连市长都对他很客气,刘二虎跟他比起来恐怕要差一些吧。”

    陈强放下电话,暗自沉吟一番,心里隐隐勾勒出一招驱虎吞狼的计策。

    ……

    刘家,今天刘二虎回来,开着一辆丰田霸道,大背头,一身西装革履,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气势不凡。

    “二虎哥好,您还记得我吗?”

    王发财死皮赖脸的跟着刘老头,看到刘二虎,连忙舔-着个脸,谄媚地笑道。

    “嗯?你是哪个?”

    刘二虎眉头微皱,总感觉眼前这个猥琐的家伙有点面熟,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我是王发财啊,以前您在云竹镇威风八面的时候,我就特崇拜你。”

    王发财恭维道。

    “噢,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宝华村那个老无赖嘛,以前还被老子打过。”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刘二虎露出恍然之色,神情不屑,他之所以记得王发财不是因为王发财的名声,而是王发财有个美艳的弟妹。

    有一次刘二虎看到李玉兰,就很垂涎李玉兰的美色,不过好巧不巧被王发财这家伙无意间给搅合了,刘二虎气得当场暴打了王发财一顿,再加上后来刘二虎发展越来越好,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这事儿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二虎哥,那次也是我无心之过,还请二虎哥大人有大量,不计前嫌。”

    听到刘二虎的话,王发财一阵尴尬,但为了讨好刘二虎,抱上刘二虎这根大-腿,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二虎哥,我那弟弟早两年就死了,现在家里就只剩下我那弟妹一个人,您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您想法子。”

    王发财走到刘二虎近前,压低声音,满脸猥琐的笑容。

    “噢?那骚蹄子居然没改嫁?守了这么久的寡,不会早就被你给糟蹋了吧。”

    刘二虎惊讶地看着王发财,一脸嫌弃,虽然他当初垂涎过李玉兰的美色,但是,如果被王发财这样的垃圾给糟蹋过,他想想就没啥胃口。

    “二虎哥,哪能啊?那臭婊-子难搞得很!不过换作二虎哥您就不一样了。”

    王发财赶紧说道。

    “哼!真是废物,守着那样极品的女人这么久,居然一直没得手。现在她男人死了,老子还用你给老子想法子,老子今天晚上直接去她家给强行弄了。”

    刘二虎一听,顿时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

    “二虎哥当然可以这么干,但那臭婊-子最近跟一个小子有一腿,您要这么弄怕是没那么容易……”

    王发财心里一阵恼怒,但却不敢惹刘二虎,眼珠子一转,忽然阴测测地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