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章 证据不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诶妈,晚上回去吃饭?我今儿晚上有点事儿就不回去了哈!”

    下午的时候,陈强接到老妈李春岚的电话,说是家里今天弄了两条野生草鱼,让他今天晚上回去吃。

    可怜天下父母心,一有啥好吃的都想到孩子,野生鱼营养价值高,李春岚就想着让陈强回来吃点补补。

    “哎你这小子工作归工作,可别太拼命了,既然你今晚上不回来,这两条野生草鱼就先放水池里养着,明天再宰。”

    李春岚无奈地叹了口气,本来打算今晚上就弄的,既然陈强不回来,她就想着不着急弄,等到儿子回来再弄。

    “哎呀妈,你们弄着吃吧,真不用等我了,你儿子在外面饿不了肚子。”

    陈强听罢心里既是感动又是无奈,父母就是这样,有点好东西舍不得自己吃,非要等到孩子回去再弄。

    “等你回来再弄,就这样,明天给我回来。”

    李春岚没有废话,今天儿子不在家她是不可能弄那两条草鱼的。

    现在不比旧时代,虽然不愁吃不愁穿,但这代表着父母的心意,陈强也知道无需多言。

    “正好去派出所看看上次的取证进展得怎样了,顺便把那本医书拿回来。”

    陈强看了下时间,才下午四点过,看到今天没用什么人来诊所,便索性决定早点把门关好了,一会儿晚上还要去给徐世严针灸,趁着这点时间去把那本破旧医书拿回来。

    上次逮住王发财偷他书的事情在派出所给立案了,可这都几天过去了,派出所也没个电话来,陈强暗自吐槽了一下这些人的尿性,觉得不能再等。

    其实王发财那事儿不算啥,过了这么多天,他也懒得去计较,能教训到王发财固然好,不能就算了,毕竟偷本书处罚也重不到哪里去。

    然而陈强不知道的是,当天晚上自己被刘老头给算计了,他那本书被刘老头暗度陈仓给弄去研究了,可惜的是刘老头也没能研究出个所以然。

    “嘶!”正在陈强准备关掉诊所的时候,一阵剧痛突如其来让他眼前一黑,差点栽倒。

    “卧槽!怎么又来了?”

    陈强摸着后颈,那里有一个奇特的印记忽然变得跟烙铁似的,散发着灼热的气息,也是剧痛的来源。

    “特么的那老乞丐到底在我身上留下的啥玩意儿。”

    陈强愤愤不平,当初他请那老乞丐吃了碗面条,那个老乞丐为了报答他送给他那本破书,除此之外,老乞丐走的时候还在陈强的后颈上拍了一巴掌,当时疼得陈强眼泪都出来了,差点没昏过去,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老乞丐已经不见了。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后来陈强洗澡的时候也无意间看到自己的后颈上有个奇特的印记,纳闷儿了好一阵子,但却研究不出啥,只能作罢,到现在也过去了这么久,陈强都快忘了这回事儿,直到这突如其来的剧痛,才让陈强想起来。

    这阵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却让陈强刻骨铭心,疼得都快抽过去了。

    “咦?怎么感觉好像不一样了?好像脑子清明了很多!”

    陈强忽然睁大眼睛,感觉脑子前所未有的灵活,很多医学上的疑难问题在这一刻居然稍稍一想就通了。

    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仿佛有一股暖流,让他充满了力气,而且也变得更加灵活了。

    他双脚猛地一蹬,身体灵活地跃上半空,然后来了一个空翻,虽然他也算身强体壮,但这种灵活与力量兼备的动作以前他是做不到的,但这一刻却轻松办到了。

    “中!”忽然陈强取出一根银针,猛地一甩,银针飞射而出,朝着墙上射去,一只苍蝇感受到忽然袭来的劲风想要飞逃,但还没来得及就被银针钉住。

    “我勒个去,飞针神射啊!”

    陈强都不禁吓了一大跳,刚才他也只是忽如其来的感觉,看到墙上那只苍蝇,他随手一甩,没想到居然中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自己武林高手附体了?对了,刚刚我这儿忽然痛起来,然后我的身体变得灵活,视力和感觉也变得超准。”

    陈强皱眉,忽然想到自己变化的关键,一切的来源似乎都在自己后颈,那个印记上。

    那老乞丐到底是什么人?这给我留下的印记到底是什么意思?原先陈强还不在意,以为只是个说话不着边际的普通乞丐,后来研究出那本破旧医书里隐藏的玄奥,对那乞丐开始产生怀疑。

    现在这个印记复苏,居然带给自己脱胎换骨式的蜕变,这让陈强心里对那个乞丐更加好奇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毫无疑问,那个乞丐绝对不简单,居然在陈强身上留下这等神奇的手段。

    “哈哈,牛掰了,老子现在感觉浑身充满力量,能一个打十个,飞针一出,例无虚发!”

    陈强心潮澎湃,感觉自己快要超神了。

    要是那天晚上遇到徐世严的时候自己拥有这种变化,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要是那天被王杰那犊子堵住的时候自己拥有这般变化,就不会挨那几拳了,最终靠着银针近距离偷袭来侥幸吓退那几个家伙。

    “徐世严…”人一旦拥有力量,就可能爆发出可怕的欲望,无穷的野心,先前还惧怕徐世严的势力,但陈强现在拥有这种神奇的变化,自然而然地,心里对徐世严的惧怕之心也就淡了。

    甚至陈强还想着就此作罢,不给徐世严医治,那老家伙当初那么威胁自己,而且还对自己暗藏杀机,陈强心里早就很不爽了。

    不过陈强在心里再三掂量了一下,觉得不到万不得已,眼下还是不能和徐世严撕破脸皮。

    不管怎样,现在都是法治社会,徐世严黑白两道通吃,自己就算有些神奇的手段,可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人,一个凡人,无法对抗这世俗界的力量。

    更何况自己还有家人,还有那么多的牵挂,如果徐世严给他来阴的,他还真的防不胜防。

    “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管怎么说,现在总算有点反抗的力量了,这是好事儿。”

    陈强暗自沉吟,然后骑上电瓶车朝派出所赶去。

    云竹镇的派出所是在大路边上,距离赶集的街上不远,不到十分钟陈强就来到派出所。

    “警察同志,我来询问一下那天王发财偷窃我东西的事情进展得如何了?”

    陈强走进派出所,找到一个年轻的警察询问道。

    “什么时间,姓名,什么情况,我给你查一查。”

    那个年轻警察例行公事地询问道。

    陈强报了自己的姓名还有王发财的名字,以及案件的经过,那个年轻警察很快就查出来。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嗯,查到了,这是你那本书吧?”年轻警察从旁边抽屉里取出陈强那本破旧医书,然后似笑非笑地问道。

    “嗯,是我的,你们那天晚上说要取证,现在结果怎样的?”

    陈强问道。

    “取证已经完成,结果表明这书上的确有王发财的指纹,但并不能证明王发财是入户盗窃的行为,证据不足,再加上物证价值过低,因此王发财不构成盗窃罪的最低处罚标线。”

    年轻警察例行公事地回答道。

    “当时我亲眼看到王发财从我诊所里跑出来的!”

    陈强眉头一皱,忍不住说道。

    “那也只是你看到的,你有什么证据吗?”

    年轻警察脸色顿时一沉,冷冷道。

    “你们…”陈强脸色顿时一变,的确,这事儿真要细论,他也拿不出王发财进了他诊所的证据,当时他没有考虑到这么多,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些。

    不过如果现在他还反应不过来,那他就是真笨了。

    联想到王发财那天满不在乎的样子,那王发财在这派出所肯定有关系,只是那家伙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脉关系?

    “好了,拿着你的东西,你可以走了。”

    那个年轻警察冷冷地说道,然后埋头做事,不再理会陈强。

    陈强脸色阴沉地从派出所里出来,心里憋着一股火,但是他没有当场发作,在派出所闹事,那就是给自己找事儿,吃亏的只有他。

    “强子快来救我,冰雨KTV!”忽然,陈强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来自李玉兰的微信消息。

    “婶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儿?”陈强顿时大吃一惊,赶紧发消息过去。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那边却没有再回消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