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章 刘老头的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看到120的医生到来,那个男人去忙活的时候他就悄悄走了。

    救死扶伤是作为医生的天职,陈强并不觉得自己救了那个女孩儿就要留下来等着人家的感谢。

    “做好事不留名,现在像哥这样的有为青年不多了。”

    陈强抬头望天,微微叹了口气,留给后方人群一个淡薄名利的背影。

    事实上只有他知道,不是他不想留下来,毕竟救的是个大美女,等那大美女醒来,说不定一感激就来个以身相许啥的桥段,多美好啊!

    可是陈强并没有昏头,因为那个女孩儿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穿着都是上上之选,陈强也算是个大学生,在外面见过不少美女,但像这种气质的女孩儿却一个没见过。

    论样貌,新来的女村官苏月或许能够跟那女孩儿有得一拼,但论身上的那种气质,却不是苏月能比的。

    当然,苏月的气质也很好,但跟那个女孩儿气质完全不一样,那女孩儿的气质还带着一种叫贵气的东西,用古代的话说,那就是名门闺秀,千金大小姐的气质。

    “难道自己无意间救了一个传说中的千金大小姐?”

    陈强摩擦着下巴,暗自嘀咕,刚才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感觉像是被一头豹子盯住,搞不好还真是那个女孩儿的保镖。

    车上两男一女,两个男的应该都是保镖,据说肇事者是一辆大货车,早就逃之夭夭,这说不定是一场仇杀,车祸现场一个男保镖当场死亡,另一个侥幸捡了一条性命,千金大小姐重伤垂死,幸好自己出手相救……

    “日了,这都什么跟什么,看来是最近都市兵王类的小说看多了,还是多钻研钻研医学,为人类做贡献。”

    或许神游太虚,想得太入神了,回到诊所一个不留神碰到门框,疼得陈强赶紧回魂,不由得暗自嘲笑自己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

    可能是刚才那一手瞬间止血的针灸太过神奇,陈强回到诊所没多久,一大群人就呼啦啦涌进来,称赞陈强妙手回春,乃当时扁鹊,在世华佗云云之类的,听得陈强一阵头大。

    “看来出名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好不容易将这些凑热闹的人给请走,陈强瘫坐在凳子上,大大松了口气。

    “小陈啊,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淡泊名利,出名有什么不好的。”

    忽然,一阵笑声从外面传来。

    陈强定睛一看,发现居然是刘外山,心中一动,淡淡地说道:“哪能跟您老比啊,您老才是早就名扬千里了。”

    名扬千里?看病死贵,动手动脚的黑心色老头还差不多。

    刘外山嘴角一抽,也听出陈强的话并不是什么称赞的意思,他也知道自己的名声不怎么好听,有时候他不小心都还会听见有人在暗地里妈他黑心色老头。

    这名扬千里,扬的可不是什么好名。

    奈何以前云竹镇就他一家诊所,大家就算是吃点亏也不愿意明面上得罪刘老头,不过现在多了陈强这家诊所,那些以前在刘老头手里吃过暗亏的病人,还有被刘老头揩过油的女人再也不用顾忌,有时候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穿刘外山的黑心猥琐,让刘老头恼怒不已。

    “小陈啊,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你才是英雄少年!刚才那一手瞬间止血的针灸真是令老头子我大开眼界啊,我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针灸之法,不知道小陈你是师从何方高人啊?”

    虽然被陈强指桑骂槐,刘老头心里也很恼火,但表面上这家伙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反而笑容可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跟陈强关系多好似的。

    针灸是中医的范畴,是中华上下五千年传承下来的瑰宝,自然的,一些老规矩也跟着传承下来。

    就像旧时代练武需要拜师,这针灸之法,想要真正学到东西,还得拜得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傅。

    所以刘老头才会问陈强师从何人?不然那套神奇玄奥的针灸秘法,陈强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怎么施展得出来,这必然是有名师指点才行的。

    “哪有什么师从?都是雕虫小技罢了,让您老见笑了。”

    陈强瞥了刘老头一眼,那套针灸秘法是他的秘密,绝对不能外泄。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现在他还不知道刘老头暗度陈仓把他那本破书弄去研究过了,只可惜没有研究出什么门道。

    “你这还叫雕虫小技?那些外科大夫还不得各个跳楼?针灸是我们大中华传承下来的瑰宝,到如今许多典籍已经失落了,我们作为医生,对于老祖宗传承下来的东西还是得多多交流,才能将其发扬光大才是,小陈啊,那么神奇的针灸之法,你总不能敝帚自珍吧,多多传扬才能更多的救死扶伤。”

    刘外山看出了陈强话糊弄的意思,但他脸皮厚,而且对那套针灸秘法有所了解,打定主意要刨根问底,从陈强这儿弄到诀窍。

    “对了,小陈啊,你不请我坐坐?咱们坐下好好聊聊?”

    刘外山看了一眼陈强面前空着的凳子,笑容可掬地指了指,说道。

    “您老说笑了,咱这庙小,容不了你这尊大神,你那诊所里也忙,那么多病人等着您老救治呢,用您有限的时间去多多救死扶伤吧,我就不留您老了。”

    然而陈强却无动于衷,压根儿就没有想请刘外山坐下的意思,反而下了逐客令。

    想到那天晚上这老头帮着王发财睁眼说瞎话,还有刘二虎差点强-暴李玉兰的事情,陈强对这老头就没什么好脸色,要不是看这老头年纪大了,陈强早他娘的骂人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恃才傲物,仗着会点雕虫小技就目中无人,好,好得很!”

    刘外山一怔,没想到陈强说话这么直接,顿时脸色变得铁青,气得一拍桌子,掉头走人。

    他刘外山在这云竹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舔-着脸不耻下问,居然被人讥讽赶人,真是气煞老夫也!

    “什么玩意儿,小陈也是你这老东西叫的?”

    看到刘外山气冲冲地离开,陈强撇了撇嘴,尊敬老人的确是传统美德,是应该的,但对这种老流氓,就用不着客气了。

    “强子!”就在刘外山走后不久,正低着头整理病例的陈强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个耳熟的女人声音。

    “姐…”陈强不由得浑身一颤,然后猛地抬头,正是李玉兰,这才分开不到一天,难道这女人就这么忍不住?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久旱逢甘霖,要了还想要?

    不过当陈强看到李玉兰身边的苏月时,陈强就知道自己误会了,刚到嘴边的姐字也生生吞了下去。

    而且陈强还惊讶地发现,这新来的美女村官居然捂着肚子,走路一扭一扭的,还要靠李玉兰给扶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