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章 苏月的请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痛经一直都是苏月的噩梦,每个月的那几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地狱般的煎熬,她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自己的痛经要是能被治好就好了,但是去了那么多大医院,也都无济于事。

    痛经是女性正常的生理现象,通过医疗是很难根治的,当然,可以通过跟异性进行某种活动,从而阴阳调和,这种痛苦就会减轻许多,甚至每个月那几天来大姨妈的时候都不会出现痛经的现象。

    刚才自己的痛经居然被陈强那神奇的针灸分分钟给止住了,让苏月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的痛经已经被治好了,哪知道这竟然只是暂时性的。

    不过陈强竟然能分分钟给自己止痛,那应该有办法根治自己的痛经才对,所以陈强现在可以说是苏月全部的希望。

    “大村官,痛经一直是医学上的难题,我不过是一个开诊所的小医生,哪有那本事根治痛经这种疑难杂症。”

    陈强瞥了一眼苏月,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阵阵柔-软的感觉,他的心里不禁一阵火热。

    不过他是个有节操的医生,区区美人计怎么能让他就范呢?陈强觉得自己该坚守原则。

    然而苏月一听陈强这语气,就知道陈强是故意这么说的,这家伙肯定有根治痛经的办法。

    尽管心里把陈强恨得牙痒痒,但苏月实在是不想再承受痛经的折磨了,为了以后每个月那几天能够活得轻松一些,苏月决定就委屈一下自己,暂时地给这个家伙服软。

    “陈大医生,以前是我不对,我误会你了,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吧!”

    苏月暗暗咬牙,微微低头,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还真别说,苏月这样漂亮有气质的女孩子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动,至少陈强都感觉自己的心快化了。

    “苏大村官,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以前那都是误会,我呢也有不对的地方,谈不上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陈强忍不住说道,欺负这样一个单纯美丽的女孩子,让他心里满满的罪恶感。

    “不不不,是我不对!您看您是救死扶伤的医生是吧,我这问题都折磨了我好多年了,我实在是不想再承受这种痛苦了,请陈大医生用你那神奇的针灸,帮帮我吧!”

    苏月忙不迭地摇头,眨巴着大眼睛,那两汪如山间清泉泛起的波光粼粼让陈强不由得一愣,差点就脱口而出放心吧,这点小毛病哥能治。

    不过关键时刻,陈强还是收住了本心,冷静下来,盯着苏月泪汪汪的眼睛看,直到把后者看得有些发毛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苏月嗔怪地白了陈强一眼,问道,这大色-狼这么快就忍不住暴露本性了吧,这么盯着本姑娘美丽的脸庞看,也太明显了吧。

    “那个,大村官,其实你这个问题不是不能根治。”

    陈强眼神微微一动,嘴角勾起一丝若有如无的笑意。

    “呀!我就说你肯定有法子,陈医生,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帮我。”

    苏月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心里暗道,本姑娘这一招美人计果然管用,哼,男人都一个德行。

    对于自己的相貌,苏月向来自信,只要自己服个软,然后撒个娇卖个萌啥的,就算再铁石心肠的男人也要被自己软化,然后乖乖投降。

    想到这里,苏月的嘴角就情不自禁露出一缕得意的弧度。

    然而她不会想到陈强却恰巧注意到她嘴角这一丝得意的弧度,自从陈强的身体发生莫名蜕变以后,各种感官都被提升了一大截,所以苏月这点神情变化根本逃不过陈强敏锐的眼力。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这个不太好吧?”陈强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是医生,帮我治病天经地义呀!”

    这下轮到苏月愣住了,她满脸不解之色,问道。

    “你确定要我帮你医治?”陈强嘴角憋着一股笑意,然后一脸郑重地问道。

    “当然,陈大医生,我这个病也就指望着你给我治了,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苏月肯定地点点头,然后还不忘跟陈强卖个萌装个可怜。

    陈强瞥了一眼苏月挤压在自己手臂上的柔-软饱满,也不知道这小妞是故意的还是根本就没注意到,都这么一会儿了,还在用那儿蹭自己。

    陈强本来想给苏月提个醒的,毕竟男女有别嘛,偶尔蹭一下无伤大雅,可你这都压这么久了,光天化日的,外面可还有人呢,这就有点有伤风化了。

    不过陈强转念一想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再怎么人家也是个黄花大姑娘,如果自己就这么当面点穿,那人家姑娘会多不好意思,所以陈强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再忍耐坚持一下。

    是的,自己是在为人家姑娘的面子着想,所以才如此“忍乳负重”。

    “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个问题得慢慢来,别着急,嗯,先告诉我你今年多少岁了?属什么的?”

    陈强沉吟了一下,然后问道。

    “我今年二十四岁啊,属羊的,怎么啦?”

    苏月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既然陈强问,她也就老实回答了。

    “嗯,我今年二十五,年龄再合适不过,那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呀?”

    陈强眼睛微亮,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然后继续问道。

    “这跟你的年龄又有啥关系?还有跟我家里人又有什么关系?”

    苏月愕然,问道。

    “这很重要啊!”陈强说道。

    “我家里有我父母,然后还有我奶奶,就这些人了!”

    苏月虽然疑惑,但看到陈强的表情这么认真,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地回答道。

    “嗯,家庭美满,想必我老爹老妈应该会满意。”

    陈强点点头,自顾自地说道。

    “喂,怎么又跟你爹和你-妈满意不满意扯上关系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月这下总算感觉到不对劲,忍不住拍了陈强一下,要不是还有求于这家伙,她早就不耐烦了。

    “嗯,苏月妹子,既然你这么执意要我帮你,那么好,我决定了,就让你做我的女朋友!”

    陈强忽然一把抓-住苏月拍过来的手,一副做出重大决定的样子,认真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