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愤怒的刘老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尤其是刚刚自己还帮张嫂试奶了,虽然张嫂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但那里依旧饱满坚挺,陈强心里暗叹张哥的好福气,娶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简直就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啊。

    “这张哥也是舍得,把这么娇艳的媳妇儿一个人放在家里,自己却跑外地去打工!”

    陈强暗暗叹了口气,不过也能理解,现在的时代发展得越来越快,物价飞涨,在农村光靠那一亩三分地挣的几个钱根本禁不起花销,所以很多农村男人都跑到大城市务工,等到了过年才能回来,这也造成了春运人头攒动拥挤不堪的现象。

    只是这家里的男人出去务工了,这一年到头也就过年才能见上一面,一起睡个觉温存温存,倒是苦了这些留守的媳妇儿和孩子……

    没有多想,看着张嫂曼妙的身影走远后,陈强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诊所。

    张嫂离开后,诊所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病人,不过都是些小问题,陈强处理起来也轻松。

    说起来这份工作并不是多累,陈强也很喜欢,再加上现在诊所的名气打开,收入也变得可观起来,陈强算了算,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的纯利润就达到七八千。

    这让陈强不禁感叹,医生真是个暴利的行业啊,其实药材成本真的不多。

    当然,陈强这边人气好了,但却对刘氏诊所造成了致命性的冲击,现在刘外山的诊所人气直接少了一大半。

    “草-泥-马的小王八犊子,这是要老子的命啊!”

    刘氏诊所,刘老头背着一双手在门口来回走动,不时往外看,可这半天愣是没有一个病人来他这儿看病,这可把他慌的,把所有的气都泼到陈强身上。

    以前刘老头这儿那可是门庭若市,毕竟整个云竹镇就他一家诊所,所谓奇货可居,大家生病了不往他这儿走,又能去哪里看,哪怕刘老头的价格有些黑,大家也都忍了。

    但是现在,陈强的诊所开起来,经过这段时间诊所闹的几出事情,让陈强渐渐把名气打开,尤其是在车祸现场妙手回春,几针银针挽救一条性命的传奇事迹早就传遍十里八乡了。

    现在谁不知道云竹镇陈氏诊所的陈医生医术了得,妙手回春,甚至传得更夸张的还有,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人家陈医生就能把你给救回来。

    而且在陈强这里看病价格公道,都是按照市价来的,跟刘氏诊所比起来简直就是良心诊所,老百姓看得起病的诊所。

    乡下人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也不是笨蛋,尤其擅长货比三家,所以渐渐地,大家要是生个病啥的,也都跑到陈强这里来看病了。

    搞得现在刘老头那叫一个苦不堪言,门可罗雀,诊所的收入跌了大半,可把他肉疼死了。

    尤其是看到陈强诊所人气爆棚,他心里那个羡慕嫉妒呀,恨不得把陈强给掐死。

    “二虎,你在干啥呢?”

    刘老头终于忍不住给自己的二儿子打电话。

    “爸,我这边正在忙着呢,是不是有啥事儿?”

    电话那头,刘二虎有些意外,而且听自家老头子的语气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他妈了个巴子,现在有人要你老子的命-根子,你说咋办吧?”

    刘外山气呼呼地冲着电话吼道,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阴的不行老子就来狠的。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草,爸你等一下……”

    刘二虎那边闹哄哄的,忽然听到家里老头的吼声,赶紧跑到一边,等环境安静一些这才停下来。

    “爸,到底发生了啥事儿?哪个王八蛋敢要你命-根子?你说你这都一把年纪了,是不是在外面勾搭别人老婆了?”

    刘二虎压低声音,这种事儿可不能让旁人给听见,那特么得多丢人。

    “妈的,老子打死你这个小王八犊子,说什么呢你?有你这样说你老子的吗?”

    刘外山气得差点背过气去,这他娘的兔崽子一天到晚脑袋里装的啥,居然这样说他老子?

    “爸你就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上次你跟李婶儿那事儿还是我出面给你摆平的。”

    然而电话那边,刘二虎却是不屑地嗤笑,自家老头什么德行他太清楚了。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今天走这条道,那也多少遗传了自家老头骨子里不安分的基因。

    “兔崽子行啊你,能耐了,敢编排起老子来了。”

    刘外山老脸不由得一红,不禁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之前他的确勾搭过一个半老徐娘,刘外山不是医生嘛,那李婶儿也经常在他这儿看病,这一来二去的就摸出感觉了。

    别看刘外山这家伙快六十岁的人了,但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枚,这老了也不差,而且这家伙是医生,平时很注重养生,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硬朗,尤其是某些地方又大又长。

    那李婶儿也不是个安分的人,这一来二去的被刘外山给弄爽了,两个人就悄悄地好上了。

    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的苟且之事最终还是让李婶儿的丈夫给发现了,那可是个杀猪的屠夫,这特么被人给戴绿帽子了那还得了。

    李屠夫那叫一个怒发冲冠,拎着那把不知道杀了多少头猪的刀上门,非要把刘外山给宰了。

    刘外山当时吓得那个哆嗦啊,差点都尿崩了,当场背上就挨了一刀,这还是他跑得快,否则还真就被李屠夫给劈了。

    关键时刻还是刘二虎赶到,那时候刘二虎还在云竹镇混,是叫得上名的恶霸。

    那李屠夫虽然是和狠茬子,但刘二虎更狠,而且手底下兄弟伙多,按着李屠夫就是一顿暴打,当场肋骨断了三根,腿都给打瘸了。

    这个事儿闹得不小,后来连警察都来了,不过刘二虎当时在云竹镇可谓是只手遮天,方方面面关系很到位,最后就是赔了点医药费,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而李屠夫,不仅老婆被人给偷了,自己上门找麻烦还被人给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可以说是凄凄惨惨戚戚,李屠夫也不是没有血性的人,但奈何刘二虎在云竹镇的势力太大,后来更是找人威胁他的家人。

    所以这笔血仇,他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吞。

    当然,那个李婶儿后来也没脸呆在这云竹镇了,跟李屠夫离了婚,离开这云竹镇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行了爸,你直接说怎么回事吧?谁要你的命-根子了?”

    刘二虎知道自家老头啥德行,干脆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就是开诊所那个小王八犊子,妈的,这段时间你老子这诊所都快被他给挤垮了。”

    刘外山这才把实情告诉自己儿子。

    “什么?不是你偷别人老婆?”这下轮到刘二虎愣住了,原本他还以为是自家老头老-毛病又犯了去偷别人老婆被逮住,别人要废他命-根子呢。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废话!你个兔崽子,你老子是那样的人吗?”

    刘外山气得差点摔电话。

    电话那边,刘二虎撇撇嘴,很想说您老还真就是那样的人,不过见老头儿正在气头上,他也不敢再刺激老头儿。

    “你在云竹镇开诊所都这么多年了,那小子才开多久?怎么可能说把你挤垮就把你挤垮?”

    刘二虎纳闷儿地问道,他现在盘子做得大,整天都很忙,很少回去,所以并不知道现在陈强的诊所在云竹镇名气到底有多大。

    “哼,那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刘外山气哼哼地说道,他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的医术比不了陈强的。

    “那您老到底想怎样?”刘二虎问道。

    “那小子现在拽得很,浑然不把你老子放在眼里,你给我找人砸了他那个破诊所,妈了个巴子,竟然敢抢老子的生意。”

    刘外山发狠地说道,这个诊所就是他的命-根子,现在命-根子都快被人家给废了,他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想要用强硬的手段,把陈强搞得在云竹镇混不下去。

    “爸,这事儿咱们暂时不能出面。”

    电话那边,刘二虎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

    “为啥?”刘外山一愣,不禁问道。

    “嗯,那小子现在貌似跟一位大人物扯上了关系,不过您放心,已经有别的人出手了,现在咱们静观其变,我跟你保证,要是那位大人物不干涉,我肯定让那小子在云竹镇混不下去。”

    刘二虎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