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尴尬撞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农 村 的 茅 房 不 像 城 里 那 么 讲 究 , 有 些 是 修 在 房 子 边 上 的 , 而 陈 强 家 的 茅 房 就

    是 在 房 子 后 边 搭 的 , 需 要 从 大 门 出 去 , 然 后 绕 一 转 过 去 。

    这 时 候 李 春 岚 好 巧 不 巧 地 起 来 解 手 , 但 是 却 忽 然 发 现 棚 子 里 陈 强 的 那 辆 二 手

    电 瓶 车 。

    陈 强 诊 所 的 问 题 解 决 了 , 这 两 天 李 春 岚 也 松 了 口 气 , 心 情 也 变 得 好 多 了 , 看

    到 陈 强 的 车 子 , 李 春 岚 准 备 解 完 手 去 瞧 瞧 。

    屋 子 里 , 马 翠 芸 被 陈 强 突 如 其 来 的 热 吻 给 弄 懵 了 , 大 眼 睛 死 死 地 瞪 着 陈 强 ,

    有 羞 怯 , 有 着 急 , 还 有 一 丝 愤 怒 , 这 家 伙 怎 么 能 这 样 ?

    这 时 陈 强 也 反 应 过 来 , 看 到 马 翠 芸 的 眼 神 , 忍 不 住 想 要 抽 自 己 两 巴 掌 , 这 他

    娘 的 到 底 干 的 啥 事 儿 ?

    刚 才 看 到 马 翠 芸 要 尖 叫 , 陈 强 情 急 之 下 就 来 不 及 多 想 , 鬼 使 神 差 地 竟 然 用 嘴

    巴 去 堵 。

    怎 么 办 ? 嫂 子 不 会 以 为 我 是 故 意 的 吧 ? 这 他 娘 的 要 怎 么 解 释 ? 陈 强 心 里 焦 急

    如 焚 , 尤 其 是 跟 马 翠 芸 嘴 对 嘴 , 还 是 对 方 醒 来 的 情 况 下 , 他 的 脑 子 更 加 不 够 用

    了 。

    说 起 来 时 间 长 , 但 两 人 的 僵 持 却 仅 仅 十 几 秒 钟 , 然 后 两 个 人 都 听 到 屋 外 李 春

    岚 的 嘀 咕 声 , 吓 得 赶 紧 身 体 都 僵 住 了 , 第 一 个 打 破 这 种 平 静 的 尴 尬 是 马 翠 芸 , 她

    把 脑 袋 往 后 挪 了 挪 , 嘴 巴 跟 陈 强 的 嘴 巴 分 开 , 这 次 她 没 有 想 要 尖 叫 。

    感 觉 到 嘴 唇 分 开 , 陈 强 心 里 有 些 不 舍 , 但 却 暗 自 松 口 气 , 只 要 嫂 子 别 叫 , 事

    情 就 还 有 回 旋 的 余 地 。

    “ 嫂 子 , 刚 刚 我 真 不 是 故 意 的 , 我 是 怕 你 一 出 声 把 老 妈 引 来 , 到 时 候 就 真 的

    说 不 清 了 … … ”

    看 到 马 翠 芸 在 黑 夜 里 散 发 着 光 芒 的 大 眼 睛 , 陈 强 赶 紧 解 释 道 。

    马 翠 芸 沉 默 了 一 下 , 然 后 问 道 : “ 你 啥 时 候 回 来 的 ? 怎 么 我 都 没 听 到 一 点 动

    静 ? ”

    按 理 说 , 陈 强 回 来 怎 么 也 要 开 灯 , 然 后 闹 出 点 动 静 , 到 时 候 她 肯 定 就 醒 了 ,

    也 不 会 弄 成 现 在 这 样 。

    而 且 马 翠 芸 发 现 自 己 醒 来 的 时 候 , 自 己 居 然 正 跟 陈 强 亲 在 一 起 , 所 以 她 严 重

    怀 疑 是 陈 强 故 意 的 。

    虽 然 心 里 猜 测 是 陈 强 在 使 坏 , 但 马 翠 芸 却 惊 奇 地 发 现 自 己 心 里 居 然 没 有 想 象

    中 那 么 升 起 , 反 而 还 有 那 么 一 丝 窃 喜 。

    而 且 她 刚 刚 醒 来 , 对 刚 才 做 的 梦 还 有 些 印 象 , 梦 里 她 居 然 跟 陈 强 在 做 那 种 事

    儿 , 想 到 这 里 , 马 翠 芸 就 感 觉 脸 蛋 一 阵 发 烫 , 偷 偷 瞄 了 陈 强 一 眼 , 竟 有 种 做 贼 心 虚 的 感 觉 。

    不过,如果她知道自己做那梦的时候居然在说梦话,而且还被陈强听到的时候,不

    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我刚回来一会儿,困得很,就没开灯抹黑进来直接躺下,可没想到嫂子你居然在

    我床-上。对了嫂子,你咋睡我床-上呢?简直吓我一大跳。”

    面对嫂子的质问,陈强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然后又忽然问道。

    “我……”马翠芸顿时语塞,是啊,自己睡得是陈强的床,刚才那一切或许真是误

    会吧。

    想到这里,马翠芸竟然发现自己心里有一丝莫名的失落。

    呸呸呸!我这是在想什么,马翠芸心里暗啐道。

    其实马翠芸是跟丈夫陈刚还没和好,心里还在跟陈刚闹着劲儿呢,所以陈强不知道

    的是,这几天马翠芸和陈刚直接是分床睡的。

    由于陈强一直在诊所守夜,床空着,所以马翠芸就跑到这边来睡了,陈大山和李春

    岚也都知道,但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随着马翠芸。

    但是马翠芸没想到,这大半夜的,陈强居然摸回来了,而且直接抹黑上床,导致后

    面两人出现旖-旎的一幕。

    “咚咚咚…”忽然,陈强的房间门被人敲响,原来是李春岚解完手过来,一来看看

    这小子怎么突然回来了,二来今晚上马翠芸是睡这个房间了,那现在马翠芸在哪里?

    还是说回到陈刚那边了。

    想起大儿子跟马翠芸之间闹的事儿,李春岚就忍不住在心里叹气,都这么大个人了

    还不让人省心。

    “强子,睡了吗?”李春岚敲了敲门,然后出声问道

    大堂里的沙发上没人,那自己儿子肯定是睡自己房间里去了。

    屋里,陈强和马翠芸都吓了一跳,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的这一幕要是被妈看到了可

    怎么办?

    当初虽然陈大山是赞同陈刚的想法的,但可不代表李春岚是赞同的,估计这会儿她

    都还不知道自家老头子心里的那点龌龊念头呢。

    这可怎么办?床-上的两个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会儿早把刚才的尴尬抛到一边

    儿去了。

    陈强忽然对马翠芸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故意打起鼾来,而且还特意“调

    高”音量,生怕外面的李春岚没听到。

    听到陈强故意做出的鼾声,马翠芸暗暗松了一口气,老妈听见鼾声肯定就不会进来

    了吧。

    然而事实却完全出乎两人的意料,只听门外的李春岚笑骂了一句:“这小子啥时候

    打鼾这么大声儿了?”紧接着,房间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

    陈强现在心里真的想骂娘,你说您老都听到我在打鼾了,这说明我睡着了,您老还

    跑进来干啥?而且现在他心里特别后悔自己养成的坏习惯,那就是在家里睡觉从来不

    反锁门,因为觉得没必要。

    如果反锁了门,李春岚现在就算是想进来也没法,但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嫂子,赶紧躲进被窝里!”情急之下,陈强赶紧掀开被子,示意马翠芸钻进去,

    现在李春岚已经推门进来了,也来不及找地儿躲了。

    马翠芸虽然不大愿意,但情况紧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然后闷头就钻进去。

    “啪!”李春岚也干脆,一进来就直接把灯给打开。

    陈强也被这阵灯光刺得眯起眼睛,然后赶紧捂住被子。

    “妈!你干啥啊?我都睡着了你还跑进来,到底啥事儿啊?”

    陈强打了个哈欠,故意做出一副被吵醒的样子,怨气十足地对李春岚说道。

    “妈是忽然想起个事儿,话说你小子怎么突然回来了?”

    李春岚笑了笑,然后问道。

    “我回来有一会儿了,刚睡着!”陈强回答道。

    “咦?这大热天的咋还盖着被子,你小子不热吗?”

    李春岚的目光忽然落到陈强盖在身上的被子上,不禁奇怪地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