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章 逃过一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妈!你干啥啊!”陈强吓了一跳,赶紧抓-住被子使劲儿按着。

    “我看你小子才是要干啥,今晚上咋奇奇怪怪的,都热得满头大汗还捂着被子!难道你被子里还藏了个女人怕妈看到不成?”

    李春岚气呼呼地瞪眼,抓着被子不放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被子里的马翠芸却是吓得够呛,大气不敢出,陈强更是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阿切!”陈强忽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还是朝着李春岚打的,关键时刻他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

    “哎哟你这臭小子,往哪儿打呢?臭死了!”

    李春岚惊叫一声赶紧退开,这喷嚏打出来的气味的确是有点臭。

    “哎呀妈,我这是感冒了,用被子捂一下。”陈强见状,赶紧解释道。

    “哎严重不,吃药没有啊你!”果然李春岚很快就被转移注意力,怪不得这小子大热天地捂着个被子,原来是感冒了呀。

    这大热天感冒可怪难受的。

    “吃了药的,我是医生我知道的,等捂一身汗就没事儿了,妈,你赶快去睡吧,我头晕乎乎的,得睡了!”

    陈强揉着太阳穴,做出一副昏昏沉沉的虚弱模样。

    “哎呀,你这孩子平时咋不多注意身体呢,哎,既然你身体不舒服妈就不多说了,

    好好睡啊!妈回房间睡去了!”

    李春岚一脸责怪,然后唉声叹气地边走边退,最后离开陈强的房间把门关好。

    看到老妈离开,陈强不由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爬起来跑到房门口用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下,直到听到老妈他们的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陈强才长吁一口气。

    “嫂子,妈走了!”陈强赶紧走到床边将被子掀开,刚才捂了这么久,千万可别把嫂子给捂坏了。

    “呼——!”马翠芸早就憋得不行了,听到陈强的声音,立马掀开被子钻出来,大口大口喘气。

    被子里实在太热了,马翠芸早就受不了了,一张脸蛋儿通红,就像熟透的蜜-桃,香汗淋漓,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薄薄的睡裙都被打湿透了,贴在身上,勾勒出前-凸-后-翘的美妙弧度,而且刚才两个人亲热了一阵,马翠芸衣衫不整地,刚才情急之下钻进被窝里也来不及整理,这下

    猛地钻出来登时春光大-泄。

    女人睡觉的时候都是不穿罩罩的,马翠芸的衣服胸前是解开的,露出光溜溜圆润挺拔,白-皙细嫩的饱满,两颗殷-红小巧的果实看得陈强眼睛都直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呀!”马翠芸看到陈强的眼神,立刻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不由得惊叫一声,然后连忙把衣服扯起来捂住。

    “不准乱看!”马翠芸羞恼地瞪了陈强一眼,目光忽然下移,看到陈强身体某处顶起的小雨伞,不由得脸红地暗啐。

    原来陈强刚才爬起来的时候也没注意那地儿还没消停下去,现在看到马翠芸春-光乍-泄又被刺激得不行,那地儿只能越涨越大,把他的内-裤都撑开,从马翠芸的角度都能看到里面黑黑的鸟毛,甚至粗大的根部。

    唉呀妈呀!陈强也注意到马翠芸异样的目光,双-腿不由得一夹,屁-股往后面一翘,连忙用手捂住。

    你不也在乱看么…陈强心里嘀咕,但是这话他没敢说出来,否则他不敢保证嫂子会不会气得打人。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嫂子,我这不是故意的…正常,正常的生理反应!谁让嫂子这么漂亮动人呢。”

    陈强干笑两声,眼睛不由得在马翠芸身上游动,又不着痕迹地拍了一记马屁。

    “少跟我说漂亮话,你们男人都是鬼话连篇!”

    马翠芸瞪了陈强一眼,但眼神里却闪过一丝喜色,通红的脸蛋含羞带怯。

    我这是怎么了?马翠芸心里忽然一惊,不知道怎的,听到陈强夸她,她心里就欢喜得紧。

    马翠芸说完话,两人就陷入安静,大眼睛瞪着小眼睛,一个捂着胸口,一个捂着裤裆,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对了嫂子,你跟我哥还没和好吗?”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陈强忍不住开口问道。

    “别问了,我不想提这个…”马翠芸幽幽一叹,眼神有些复杂,显然她心里还有气儿呢。

    这次陈刚把马翠芸的心给伤透了,怕是很难愈合了。

    “既然你回来了,我还是过去睡吧!”

    马翠芸连忙起来,既然从陈强回来了,她也没在这儿睡了。

    “要不嫂子你睡这儿吧,我去大堂里的沙发上睡。”

    看到马翠芸忧伤和不情愿的样子,陈强不由得脱口而出。

    “你傻呀,咱妈刚才都进来过,知道你回来的事儿了……”

    马翠芸不由得嗔怪,但是话还没说完,她的脸蛋就更红了,因为想到刚才李春岚说的话,不由得低下头,不敢看陈强。

    “呃,嫂子,刚才妈就是胡说八道,你可别往心里去!”

    陈强心里那个瀑布汗哪!老妈也真是,大半夜跑儿子房间里说这事儿,结果却没想到人家正主就躲在被窝里呢,将她的话一字不落地听到。

    “嗯嗯…”马翠芸就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然后逃也似地离开陈强的房间。

    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陈强叹了口气,心里竟然有一丝不舍,看着下边顶起的小雨伞,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

    躺在床-上,陈强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满是刚才跟马翠芸缠-绵的情景,炽烈的湿吻,柔-软的饱满,火热的磨蹭……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才睡着,睡得晚,醒得早,一般人起来头肯定是昏沉沉的,但陈强的身体经过某种蜕变,蕴藏着充沛的活力,所以第二天早上虽然七点过就醒了,但依然精神充沛。

    为了避免被步入更年期的老妈又拉着唠嗑,陈强早早地就出门了,不是去诊所,诊所开门还早。

    早晨的乡间空气很清新,他准备去跑个步,这是他不久之前的想法,这天天在诊所坐着很容易长膘,现在他都还没讨媳妇儿呢,必须保持身材。

    毕业到现在,由于经常久坐再加上熬夜加班,生活不规律,他已经有了小肚子了,

    虽然不是太明显,但陈强还是决定将它减下来。

    就这样,顺着村里的水泥道路跑了十几分钟,忽然陈强看到前面有个身材窈窕的美女也在跑步。

    “苏月?”陈强眼睛不由得一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