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章 亲密接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将苏月托到背上,陈强的手也不好在放在她的屁-股上,而是一路下滑到大-腿上,苏月的腿也很光滑细嫩。

    或许是被人触摸-到敏感位置,苏月忍不住轻哼一声,感觉到胸前传来的宽厚和炽热,苏月的脸蛋上飞起两朵红云,这个姿势实在是有点那个。

    于是苏月就用手撑着陈强的肩膀,然后整个人稍稍往后仰,这样她的胸前就不用跟陈强紧贴在一起了。

    感觉到背上柔-软的触感消失,陈强心里遗憾地叹了口气,埋着头背着苏月加快脚步往村委会走去。

    村委会大楼上有好几个房间,除了给村干部办公用,倒是还剩下一两间空的,这不苏月初来乍到,村里就把她安排住在这里。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两个凳子,还有一个衣柜,这只是暂时性的安排,所以条件自然算不上好。

    但是苏月的房间打扫得很干净,瓷砖地面干净又光亮,床-上收拾得很整齐,衣物都放在柜子里,看得出,这位大美女是个生活很细致的人。

    把苏月放到床边坐好,陈强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感觉怎么样?”陈强不由得问道。

    “还是很痛,感觉这只脚都动不了了,遭了,今天还要去乡政府跑一趟呢,这可咋办。”苏月瘪着嘴,眼睛红红地,竟有点儿小女孩儿姿态。

    “放心吧,有我在,你这点儿伤算不了什么。”

    陈强微微一笑,然后从身上取出银针。

    “这也行吗?”看到陈强手里的银针,苏月本能的有点儿害怕。

    “你忘了上次也是我用这个给你止痛的?你这扭伤根本不算啥。”

    陈强笑了笑,然后轻轻抬起苏月白-嫩光洁的小脚丫。

    被陈强这么一提醒,苏月不禁想起上次的情景,脸蛋不由得一红,然后微微低下头。

    陈强也没有注意到苏月这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现在他要做的是削减苏月的痛苦,然后梳理一下受伤的脚腕经络。

    “你这只是扭伤,并不严重,所以我就稍微给你止一下痛,最主要的还是疏通一下你这里因为扭伤而受阻的经络,然后上点药酒按摩一下就好了。”

    陈强一边施针,一边给苏月解释道。

    虽然针灸秘法中的镇痛可以立刻帮苏月消除疼痛,但这脚扭伤不一样,本身是肌肉或者筋拉伤,就算镇痛了,但本质上局部组织的损伤并没有得到治疗。

    而感觉不到疼痛,人肯定会以为好了,到时候起来走路做剧烈运动什么的,只会加剧组织的损伤程度。

    针灸镇痛其实就相当于麻痹,刺激穴位,让那段痛觉神经短暂的失去作用,虽然相比于止痛药和麻醉剂要好得多,但也没必要有点疼痛就直接针灸止痛吧。

    所以陈强打算只针灸部分穴位,削弱苏月的痛苦,但并不完全镇痛。

    针灸第二式镇痛很简单,而且苏月脚部的扭伤本来就不是啥大事儿,所以陈强很快就施针完毕。

    “感觉没刚才那么疼了吧?”然后陈强问道。

    “嗯…是没刚才那么痛了,能勉强动一动了!”苏月点点头,然后尝试着转动脚腕,虽然还是能感觉痛,但还在她的承受范围内。

    “对了,你这里有没有药酒,我给你擦上按摩一下。”

    陈强环视屋内一圈,然后问道。

    “没有,我这哪会准备药酒嘛!”

    苏月摇摇头,无奈地说道。

    陈强眼珠子一转,然后对苏月说道:“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借点儿!”

    然后陈强拿过桌上一个喝得没剩多少的矿泉水瓶,走下村委会的大楼。

    在离村委会不远这,有老陈家的一个亲戚。

    “表爷!早啊!”老远就看到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陈强连忙走过去打招呼。

    表爷是老爸这边的亲戚,是陈强他爷爷的妹妹的儿子,表爷这个称呼是陈强老家这边的叫法。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诶怎么是强子?”毛大春看起来精瘦精瘦的样子,跟大多数发福的中年男人不一样,有着一双十分精明的眼睛,虽然看起来笑眯眯的,但陈强知道自己这个表爷贼精得很。

    其实要不是为了苏月,陈强是不愿意来毛大春这里的,怎么说呢,因为老爸这边的几个表爷,姑爷什么的亲戚都比较有钱,但小时候陈强家里就穷得很,所谓的势利眼亲戚就是说得这些人。

    从小这些表爷、姑爷什么的亲戚就瞧不起陈强家里,小时候陈强生了一场大病,那会儿家里的钱都花光了,仓里的大米都卖了个干净,陈大山逼不得已去找亲戚借钱,

    那可真是求爹爹告奶奶,为了治陈强的病,陈大山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对这些表亲戚那叫一个卑躬屈膝。

    可让陈大山没想到的是,这些表爷、姑爷一个个都推脱家里没钱,最后愣是一毛不借。

    这种陈年往事陈强自然不可能知道,那时候他才两三岁,太小不记事,后来长大慢慢听父母说的才知道。

    所以陈强一直对表爷、姑爷这些个亲戚不怎么感冒,一般只有过年的时候大家才聚一下,平时也是各忙各的。

    “表爷,姑老辈的药酒还有吧,我来借点用。”

    虽然对这家亲戚不怎么感冒,但人家毕竟是长辈,而陈强现在有求于人家,自然满脸堆笑。

    有时候你明明很讨厌一个人,但面子上依旧要笑脸相迎,这句话以前陈强不懂,但现在长大了也就体会到了,因为这就是现实。

    “噢,应该有的,你姑老辈在后面,你去找找他吧!”

    毛大春点点头,说道,也不问陈强拿药酒做什么,如果是正常的亲戚关系至少还问一声你拿药酒做什么,是不是受伤啥的。

    但毛大春对陈强这个侄子却漠不关心。

    姑老辈也是陈强老家这边的叫法,也就是毛大春的父亲。

    老人要比毛大春热情一点,带着陈强去屋子里取了点药酒,他的爱好就是炮制这些药酒,这可都是好东西啊,什么跌倒扭伤擦上这种药酒按摩按摩,过段时间就好了,而且还不会留下隐患。

    跌打损伤虽然看起来是小问题,有些不去管它,忍忍也就自动好了,但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强子,听说你在镇子上开了个诊所,生意咋样啊?”

    这时毛大春走过来,随意地问道。

    “嗯,凑合吧!”陈强也随口回答。

    “哎,你说你呀,好歹是个大学生,不去城里的医院找工作,跑咱乡下这嘎吱堆开啥诊所,年轻又没多大的本钱。对了,我劝你哪,那诊所还是别开了。”

    毛大春叹了口气,语气有点不屑。

    “为啥不开啊表爷?”陈强一怔,不由得问道。

    “你忘了镇上的刘氏诊所了?那可是刘二虎他老子开的,这都多少年了,你去那里开算啥嘛,别到时候被人家给砸了!刘二虎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你哪还是太年轻,拎不清这些东西。”

    毛大春一副长辈教训小辈的语气,很不看好陈强开的这个诊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