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5章 势利眼亲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宝华村虽然只是个村,但地盘大着呢,总共分了九个队,陈强家是二队的,而表爷这边是六队的,中间还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

    虽然陈强的诊所现在人气不错,但传播范围主要集中在镇上以及临近的一些区域,至于村里面有些也只是听说,再加上又不是经常有人生病。

    毛大春这一家子最近都没人生病,而且他平时忙着在外面跑,陈强诊所现在的情况

    他根本就没听说过,他也只是知道陈强回来在镇子上开了个诊所,如今才两个月左右,能有啥起色?

    “刘二虎当年可是云竹镇的恶霸,谁也惹不起,听说现在更是飞黄腾达,在临江县都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你跟他老子抢生意?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听表爷的,那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好歹医学院毕业的,踏踏实实去县城的医院看看,能不能找份儿工作?

    实在不行干脆转行得了!”

    毛大春说道,他是经常在外面跑的人,知道现在大学生已经泛滥,不跟以前那么宝贵了,所以也觉得陈强这个大学生不算啥,虽然他自己的儿子没能考上大学。

    “谢谢表爷的提醒,不过我觉着大家公平竞争,没有什么好怕的!”

    看到毛大春这副自以为是的嘴脸,陈强心里不禁冷笑,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诊所现在蒸蒸日上的情况,还有刘二虎在自己面前低头的情形,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这种事情,陈强自然不会说出来,而且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你就算是真的把实情告诉他,他也只会嘲笑你在吹牛,那还不如不说。

    “哎,你小子怎么跟你爸一个样,都掘得跟头牛似的,这样是会吃亏的,就跟你爸当年那样!”

    毛大春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摇头叹息。

    听到毛大春提及当年的事,陈强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但毛大春毕竟是长辈,陈强硬是忍着没发作。

    尊敬长辈是传统美德,尤其在农村更看重这个,哪怕毛大春说话再怎么不中听,那也是陈强的长辈,如果陈强给毛大春甩脸色没好话,这要是传出去,人们都会说陈强的不是,还是个大学生呢,怎么连尊敬长辈这种基本的道德规范都做不到,人家长辈说你,那也是为你好。

    到时候指不定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一辈子都得被人戳脊梁骨。

    “表爷你费心了,那我就先走了!谢谢姑老辈了!”

    陈强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掉头就走,说实话,他现在都有点后悔跑来他表爷家借药酒,明知道这家亲戚的嘴脸尖酸刻薄。

    “哎老表!你咋来了?”然而就在陈家走到门口的时候,毛大春的儿子毛田星从楼上跑下来,看到陈强不由得打了声招呼。

    “来你家借点药酒用!”陈强扬了扬手里装了小半瓶的药酒,笑了笑说道。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还真是稀奇啊,老表你不是医生吗?怎么还缺药酒?”

    毛田星一听,不由得笑道,眼神里带着一丝轻蔑。

    毛田星跟陈强年龄相仿,陈强稍大一点,虽然是表亲,但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毛田星跟他老子一个德行,仗着自家有点儿钱,从小就瞧不起陈强这个老表。

    所以虽然过年的时候大家会聚一聚,但陈强基本上不跟这些老表玩,每次都是吃完饭自己玩自己的,到了时间就回去了。

    “有个朋友扭伤了,我正好路过,顺便就借点,这药酒可是好东西!”

    陈强瞥了毛田星一眼,淡淡地笑道。

    “老表你现在在干嘛呢?”看了毛田星一眼,陈强随口问道。

    “跑运输,开大货车的,一个月万把块吧!老表你那诊所一个月能挣一万块吗?”

    毛田星有些自得地说道,然后-戏谑地问陈强。

    一个月挣一万块,这在农村来说绝对算得上是高工资。

    草-泥-马的老子是问你干啥的,没问你挣多少钱!陈强心里无语,这他-妈-的还真是亲父子,都一个德行。

    “我还凑合吧!”现在陈强的诊所半个月就能挣一万,但陈强别说准数,只是模棱两口地说了句凑合,他的性格随陈大山,稳重内敛,不喜欢炫耀。

    “噢!要我说老表你那诊所也没啥可开的,不如来跟着我跑,一个月不说挣一万块,五千还是有的。”

    听到陈强的回答,毛田星脸上的不屑更加浓郁了,以为是诊所的经营情况太困窘所以陈强不好意思说,于是十分牛逼哄哄地让陈强跟着他混。

    草,你会这么好心?陈强心里不屑,先不说他的诊所现在蒸蒸日上,就算是他真的混得不如意,也不可能来求这家亲戚。

    至于什么一个月五千块还是有的,这简直就是空头支票,以这家人的尖酸刻薄,怎么可能带你混?搞不好就是压榨你的劳动力,做一些跑腿打杂的活儿,到时候别说五千了,估计两千都难。

    “算了,我没那个天分,还是老老实实地在我那诊所里呆着吧!”

    被人这么看不起,陈强也没有生气,他现在可是能跟县委书-记、公安局长谈笑风生的人,用得着跟这种人置气吗?

    “行了臭小子别吹了,赶紧回去收拾收拾自己,张书-记那边儿已经答应了,一会儿你就赶紧过去,到时候跟着张书-记,然后他晓得给你介绍那女娃。”

    这时毛大春从后面走出来,看到儿子还蓬头垢面的,忍不住笑骂道。

    张书-记就是宝华村的村支书,毛大春一直混得不错,跟村里那两爷子的关系也处得好,还混了个队长当着,这都好多年了。

    “老表这是要相亲啊?”陈强一听,不由得问道。

    “可不是嘛,对方还是个大学生,刚来这边做村官呢,长得可水灵了。”

    毛大春满脸骄傲地说道,搞得好像自己的儿子已经跟人家谈上似的。

    大学生?刚来这边做村官?难道是苏月?陈强一听,不由得一怔。

    “强子啊,你谈女朋友没有?”毛大春问道。

    “还没有!”陈强老实回答道。

    “这你可得抓紧了,现在是僧多-肉少,那些个女娃的眼光那是一个比一个高呀,都讲究那啥房子车子呀。这不,为了给这小子讨媳妇儿,我还在市里给他买了套房子,

    花得也不多,四十来万吧,诺,还有辆车子!十几万!”

    毛大春虽然一副感叹的样子,但任谁都能听出他话里赤-裸裸的炫耀。

    “按说这条件早该讨媳妇儿了,可这小子眼光也贼高呀,一般的女娃这小子愣是看不上眼,这不,总算有个对得上眼的了,我心里这块石头可算是落了地了。强子啊,

    你呀千万别学这臭小子,过日子嘛,找个普通点的女人就得了,哪怕丑点儿,但只要踏实顾家就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